关于虞城仓颉墓祠的文旅化思考:让文物的归文物,让产业的归产业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编者按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着力“互联网+社科”创新,强化网上社科工作的思想引导和文化引领作用,在商丘市委、市政府领导和市委宣传部指导下,商丘市社科联联合方塘智库推出“网商社科之重新发现商丘”项目。

1、一个被低估文旅资源

虞城县的仓颉墓祠位于县城西北方12公里的古王集乡堌堆坡村(现在隶属于商丘市城乡一体化示范区民安办事处),占地约10亩,墓高3米,周围45米,呈圆丘形,墓碑书有“仓颉古墓”字样。墓前有大殿3间(东西长10米,南北宽6米,殿总高6米),是为仓颉祠,官方说法是始建于汉代,历朝历代多有修缮。大殿殿脊正中间立有“康熙九年重修”字砖。大殿东西两侧有厢房各六间,周围院墙待修葺。

殿前有两株国家一级古侧柏树,据公开资料显示,距今有500多年历史,为整个仓颉祠增加了很多古朴的气势。大殿内塑有一尊四目仓颉神像,甚为震撼,我自从看过后,每次想起该墓祠都能感受到该神像的活灵活现。

另外,据《虞城县志》记载,“墓周生丛菊,清香可充茗”,故此菊被人们称为茶菊。如今,该菊花依然可寻,花淡色黄,状如铜钱,可入茶入药,明目醒神,所以当地人也称为“仓颉菊”,只是,因为数量甚少,所以,颇为珍贵。

就我寻访过程中的直观感受而言,该墓祠虽然简陋,但气象颇盛,进入墓祠的一瞬间,我便为整个环境的肃穆和庄严所触动,如果再联系到周边的地形地貌,当可进一步想象历史上的墓祠规模和气势。在我看来,这些都是今天围绕仓颉和文字进行更丰富的文旅化思考的空间和遗存基础。

当然,虞城县并非是唯一拥有仓颉墓祠的地区,从传播的角度来看,表现比较活跃的有陕西白水县、山东潍坊寿光以及开封市,这些地区的仓颉墓祠也多有明显的遗存支撑,并有相关文献的记载。尤其是陕西白水县,更是有仓颉故里的说法,当地的仓颉墓祠的遗址规模也更大,还是第一批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随着近些年文旅产业的快速增长,这些地区也都开始围绕当地的仓颉墓祠进行文旅化开发,并致力于通过文旅产业的发展综合带动所在地区的转型发展。在此过程中,各地也都在努力建构其所拥有的仓颉墓祠的独特性,以提升其文旅价值。可以预见的是,在新一轮的文旅开发热潮中,围绕仓颉墓祠以及仓颉所代表的汉字文化的文旅开发还会越来越多,彼此间的竞争也在所难免。

商丘虞城的仓颉墓祠也不例外,最近几年从古王集乡到虞城县乃至商丘市层面,也注意到了仓颉墓祠潜在的文旅价值,并尝试通过一些修缮改造以及创意传播实现文旅化的价值变现,甚至结合周边地区,进行了文旅休闲度假区的规划。不过,从效果来看,还比较初级,与其所具有的潜在开发价值还不匹配。

在我们看来,在全国所有的仓颉墓祠遗址来看,虞城的规模虽然不是最大的,建筑品相也不是最好的,但是,无论是从对当地民间小信仰的影响而言,还是对当地崇文氛围的养成以及对当地的文旅产业发展的赋能而言,这都是一个被低估的文化资源,可以通过更具创造性和创新新的保护和开发,推动其综合价值更充分的发挥。

从资源的独特性来讲,一方面,仓颉墓祠在当地有着广泛而深厚的民间信仰支撑,从古至今,每年春秋祭祀,历代香火不断,而且,当地人也都将该处视为地方文脉的重要地标,有着强烈的价值认同,而这也是目前很多著名的历史人文类景区所欠缺的;另一方面,该墓祠在考古上具有相对专业的考古支撑,根据三联书店版的《虞城县志》记载,1978年和1984年,考古队曾对仓颉墓两次勘探,发现有汉代陶片,并探出方格纹、蓝纹、绳纹、附加坡纹、磨光等陶片及灰土、蚌壳等,确定为距今约4000余年的龙山文化遗址;还有就是,在当地一个广为流传的文化传说是,春秋战国时期,孔子携弟子巡游时,途经该仓颉墓地,看到一具裸露的颅骨,抱在怀中跪地痛哭,弟子不解,孔子解释说,他怀中抱着的颅骨上面有四只眼孔,据此认定该墓所葬之人就是造字鼻祖仓颉,并命弟子挖坑筑墓,将仓颉的尸骨重新掩埋。

所以,在我们看来,从周边丰富的文旅资源分布、规模化的文旅消费人群,以及通达的交通基础设施等综合条件来看,无论是独立开发还是纳入到虞城县乃至商丘市整体的文旅产业发展,围绕仓颉墓祠的的文旅化开发都还有相当大的空间,而且,从时机上来看,也越来越成熟。

2、跳出仓颉墓祠来看仓颉墓祠

如果说虞城仓颉墓祠的文化独特性构成中,周边地区的民间信仰、民风民俗和地形地貌起到了核心支撑的话,那么,在我们针对这一资源进行文旅化开发思考和策划时,与周边资源和产业的互动,以及对其文化本质的挖掘、阐释和叙事创新,将是决定性因素,跳出仓颉墓祠来看仓颉墓祠,超越物理空间的视角来思考这一文化遗产的产业价值,将是推动其文旅化价值变现的关键。

在我们看来,仓颉墓祠在文化上具备将其所在地的村、乡、县甚至商丘市纳入到中华文明谱系的可能性,让这片土地在文旅视角下变得与众不同,进而基于地区价值的提升实现综合性的品牌和产业收益。

具体的逻辑就是,可以考虑基于仓颉和汉字进行公共文化设施的建设,构建汉字文化展览体系和与汉字有关的文创产品的开发,以此扩展对游客的吸引能力,进而带动周边的配套设施的发展,最终实现文旅化收益。比如,联合有关企业或机构,打造一个最具创意性的汉字博物馆,并以此为平台,整合各种资源,不断拓展与汉字有关研学、文创、讲座、出版等产品和服务。当这些得到真正发展的时候,仓颉墓祠对所在地区产业和社会的更大的影响将得以体现。

在我们看来,从资源禀赋的角度来看,现有的仓颉墓祠不像兵马俑、黄山、黄果树等这种名川大山、世界奇迹一样显著,它的运营模式,不可能是直接把墓祠圈起来做成一个门票经济的旅游目的地。

当然,在前几年房地产市场火爆的时候,面对这样一个文化厚重并有足够知名度的文化资源,也有人提出了以文化产业园的名义变相进行房地产开发的方案,但直到目前都无法实现。

在我们看来,从长远来看,包括地产在内的硬件的开发和物理空间的营造,一定是要服务于内容的创意和服务的延伸,回到仓颉本身,回到汉字文化本身,通过精致化的产品和服务设计推进产业化,让文物的归文物,让信仰的归信仰,让市场的归市场,让产品的归产品。

在此背景下,就需要组织专门的课题组针对包括虞城仓颉墓祠在内的与仓颉有关的历史文化进行更加专业的系统性的研究,明确其资源性质和文化内涵;结合周边地区的历史人文、民风民俗、地形地貌等,对仓颉墓祠与当地的社会文化生活变迁的关系进行更加丰富的发现和讲述,从在地性的视角,对虞城仓颉墓祠进行更多元化的价值界定;针对“仓颉菊”的来龙去脉、草本属性、茶药功效等进行科学的评估分析,并针对其产品化和市场化开发做出专门的策划的安排。也就是说,只有先搞清楚仓颉墓祠是什么,才能具体思考围绕这一资源应该怎么保护和开发。

而且,如果按照这种逻辑去做,不仅可以给我们一个针对仓颉墓祠的不一样的价值认知,也会让我们重新发现商丘这片土地的价值——面对这片古老的土地,不仅要看到这里有多少具体的文化遗址,也不仅看到这里有多少史书记载的历史传说,更重要的是,要通过现代化的文旅产业延伸,让这些文化遗存和历史传说变得可以体验和触摸,这样以来,商丘这片土地的教育意义和时代意义就变得不一样了。这也是我们思考仓颉墓祠文旅化价值变现的过程中得到了一个启示。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