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览黄河,华夏气象

策展人语:

若说黄河之魂在山西,也许是百川汇流,激荡汹涌,才称得上是黄河的性格与气量。

揽山西入怀,滋养一方土地,沉淀出了厚重的黄河文明。

“黄河北自偏关县老牛湾入晋,抵芮城县风陵渡而东折,南至垣曲县碾盘沟出境,途经4市19县560个村庄,全程965公里。”

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无数次的驻足回眸,为山西留下多少风景与故事。气势磅礴的壶口瀑布奇观四季变换,鬼斧神工的黄河奇湾蜿蜒曲折,登高楼远眺不禁吟诗抒怀,辗转渡口古镇流连黄河人家……

老牛湾是黄河入晋的第一湾,这里曾是长城沿线上的军事要塞,也是黄河文明的发祥地之一。晋陕大峡谷以这里为开端,黄河在这里回眸,长城在这里停步,这里的古堡、古楼、古渡、古栈道、古庙、古村落更是令人惊叹不已。 

旧时黄河山陕段下游凶险,上游来往的船只,不得不在碛口停泊,继而转旱路通达天下。碛口因此凭借黄河水运成为北方商贸重镇,此地商贾云集,店铺林立,至今还保持着质朴的居民生活形态,被称为“活着的古镇”。

南下奔腾的黄河水流经山西石楼县时,形成了一道大圆湾,奇特无比,隽永委婉,堪称“天下黄河第一湾”。山、滩、河、岸合成一幅美轮美奂的山水画。仰韶文化、龙山文化诉说着远古的文明,出土的青铜器绽放着殷商时期的文化魅力,伟人也曾驻足于此写下了《沁园春·雪》,留下了红军东征永久的红色记忆。

至于黄河的真性格,在壶口瀑布展现得淋漓尽致,浊浪翻滚,汹涌澎湃。河口收束狭如壶口,挟雷霆万钧之势,直下百丈悬崖。其声、其势、其景,动人心魄,人们视其为中华民族自强不息、昂扬奋发的精神象征。

如果说将黄河比作一条伏在大地上的巨龙,那么黄河沿岸的古渡口就是龙身上的鳞甲。山西境内有诸多古渡,自古既是交通要冲,也是黄河流域至为精彩的人文聚点。

山西之南,黄河东岸,蒲津渡口,开元铁牛牵起了曾经气度不凡的蒲津浮桥,连接起黄河两岸文明。四尊铁牛气势磅礴,威武雄健,随黄河浮沉,历千年而不朽,既见证了大唐蒲州盛景,也是唐代国力强盛和我国劳动人民聪明才智的历史见证。

蒲州古城往西,鹳雀楼镇守黄河,前瞻中条山秀,下瞰大河奔流。鹳雀楼因时有鹳雀栖其上而得名,高台重檐,黑瓦朱楹,在唐宋时期就被誉为中州大地的登高胜地,吸引了历代名流登临作赋。

高楼多慨,古渡多情,“风陵渡口初相遇,一遇杨过误终身”,金庸笔下郭襄与杨过相遇之地,就在山西芮城。此地是黄河东去第一渡,河床开阔,洪涛金波,一望无际。如今一座黄河大桥飞跨南北两岸,连通晋、陕、豫三省,喜迎八方来客。

相传,黄河岸边的大禹渡是大禹受神灵点化,治水大军乘舟出发之地。从古至今,万里黄河两岸唯一以大禹冠名的千年古渡仅此一处,这里流传有许多大禹治水的动人传说故事。

黄河在山西留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呈现出了最具代表性的自然景观,孕育出了最具民族魂魄的人文精神,形成了独具魅力的地方风俗。流经黄土地的黄河留下的印记无算,蜿蜒向东奔流入海的黄河,也将中华文明继续向前推进。

从山西开始,一览大河气象,遍寻黄河传奇。

老牛湾 —— “天下黄河九十九道弯。”

碛口古镇 —— “水旱码头小都会,九曲黄河第一镇。”

石楼黄河第一湾 —— “天下黄河第一湾。”

壶口瀑布 —— “不观壶口大瀑布,难识黄河真面目。”

黄河大铁牛 ——“ 唐代浮梁处,遗牛制尚新。一朝移岸谷,千载困风尘。”

鹳雀楼 ——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

风陵渡 ——“ 一水分南北,中原气自全。云山连晋壤,烟树入秦川。”

大禹渡 —— “万里黄河神游处。”

(图、文丨孙月园:方塘传媒设计师)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