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历史现场:是淮海战役选择了商丘,还是商丘成就了淮海战役?

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编者按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着力“互联网+社科”创新,强化网上社科工作的思想引导和文化引领作用,在商丘市委、市政府领导和市委宣传部指导下,商丘市社科联联合方塘智库推出“网商社科之重新发现商丘”项目。

如果把历史比作一面镜子,那么我们总是可以通过照镜子来窥见历史。当然,史册古籍记载了我们可能用到的一些资料,但是,我们也可以从行走中发现历史,而且,这种行走可以带给我们更多的现场感,甚至,我们就像走进了历史当中,去想象曾经发生的故事。

我们曾经行走在乡村,汲取着大地之元气;我们也曾行走在都市,看遍那人间的繁华;现在,我们要行走在历史的现场,来一场说走就走的祭奠和追忆之旅。

7.1建党节临近,全国各地不约而同通过各种方式来庆祝中国共产党的生日,网商社科之重新发现商丘项目组也在预设的计划当中,进行了致敬和缅怀商丘红色革命圣地的行走。

商丘是红色文化资源丰厚的城市,这里经历过著名的睢杞战役、淮海战役,而在文旅IP里面,淮海战役是被低估的文化资源。

商丘是淮海战役的重要战场,我们或许从历史资料中撷取一二,但是,更细节的画面,需要我们来到事发地或者纪念馆来感知这段真实的历史。

淮海战役商丘战场的历史地位和价值重大。是淮海战役选择了商丘,还是商丘成就了淮海战役?我们该如何看待这段重要的历史?

从古到今,商丘都是战略要地,其独特的交通要塞优势,以及中原粮仓的历史地位,决定了兵家必争之地的局面,古老的商丘大地,沉淀了仁爱、互助、诚信、英勇、爱国、忠孝的民族品格,古代不但涌现出像张巡、花木兰这样的英雄人物,到了近代,抗日战争、解放战争当中,商丘人民英勇无畏、知难而上,全力配合中国共产党指挥,输送战略物资、人力、财力支援前线,为抗战、解放全中国做出了重要贡献。

商丘是淮海战役支前总兵站,弹药、粮食、服装、布匹等支前物资集结商丘站,正是因为,商丘这片热土的人民全力以赴支援淮海战役,有力保障了前线所需,才有了淮海战役的胜利。

所以,一个地域的文化基因注定了其所在历史当中的地位,我们应该充分相信在商丘厚重的历史文化积淀下,新时期的“仁义礼智信”正沿着商丘千年文脉的足迹,继往开来,精神文明的种子遍布商丘大地,它正迎着风雨,茁壮成长。

1、红色旅游现状及其前景

有机构预测,未来几年(2019-2022)我国红色旅游年均复合增长率约为16%之多,到2022年红色旅游产值将近8000亿元。

当下,红色旅游一片火热,因其固定的时间节点勾起因素,在建党节、建军节、国庆节等重大节日当中,红色旅游流量是很可观的,众所周知,红色旅游知名度高的,比如,井冈山、西柏坡、延安、大别山等地,这些红色旅游圣地不单有重大历史事件导引、遗址遗迹遗物保存较好,另外,其自然环境、生态环境也是原生态,注重游客旅游、重温历史的体验感,像“重走红军路、着红军衣、吃红军饭”当回红军的参与设计,无论是研学旅游还是中老年怀旧旅游,都有很强的吸引力,这些基于红色资源下的旅游产品设计已经活化了红色资源,在旅游当中体验感知发生地的红色故事,战争文化的不怕苦累、全心全意奉献、爱国主义的革命传统得到较好的发扬和传承。

而且,红色旅游近些年随着传统文化教育理念的复苏,尤其是学生群体,中小学生的研学游,成为红色旅游的重要客流,很多红色旅游景区已经成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这有助于学生了解真实的历史,树立正确的价值观、人生观,真正去体会幸福也是革命前辈用鲜血换来的道理。尤其是,近些年西方文化的渗透,可谓是无孔不入,作为中小学生辨识力较弱,崇尚西方文化之风一度甚嚣尘上,而通过红色旅游的洗礼,让中国本土传统的文化重返他们心中,养成吃苦耐劳、勇于奉献、舍己为人、同甘共苦的坚韧不拔之志,对于提升未来国民整体素养意义重大。

目前,红色旅游发展模式相对传统,主要体现在到红色旅游纪念馆参观学习,生态观光、演艺实景等,创新力度不足,所以,未来基于5G以及万物互联时代下,着眼于互联网、IP打造,并持续发力新消费受众需求方为红色旅游发展之王道。

2、商丘红色资源价值梳理

在中国共产党98周岁生日前夕,我们随商丘市社科联调研组走进商丘代表性红色革命遗址遗迹,缅怀先烈,致敬曾经因战争而亡的英雄,不管是观摩战役陈列馆,还是造访烈士陵园,抑或听老人讲述战争的故事,我们怀揣一颗探秘的本源之心,寻着历史的脚步,姗姗而来。我们在现实与想象交锋的时空里,似乎感知到发生在商丘的重大战役的恢弘和惨烈,同时,也为商丘民众积极参与革命事业的热情和众志成城、团结一致的精神所震撼。

从睢杞战役到淮海战役张公店第一枪,从淮海战役总前委到陈官庄战役的胜利,商丘这片土地,亲历了中国解放战争三大战役之淮海战役,并开启了渡江战役的序曲,到底是淮海战役选择了商丘,还是商丘成就了淮海战役?

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和中原野战军,在粟裕将军指挥下,于1948年6月27日,在睢县、杞县地区对国民党邱清泉、区寿年、黄百韬三个兵团发起睢杞战役,战斗历时9天,经过激战,歼敌5万余人,迫使黄百韬兵团退守帝丘店,7月6日,睢杞战役胜利结束。粟裕将军回忆豫东战役时说:“这次战役,是一次包括攻坚战和运动战在内的规模较大、持续时间较长的大兵团作战,也是我经历的最复杂、最剧烈、最艰苦的战役之一”。这次胜利,彻底打垮了国民党的中原防御体系,为我军进行大兵团中原作战积累了宝贵的经验,自此我军由战略进攻转为战略决战,随后发动济南战役、淮海战役,为消灭国民党主力军队于长江以北奠定了基础。

在这场战役中睢县人民积极参战,踊跃支援,为睢杞战役的胜利付出巨大牺牲,做出了特殊贡献。

为纪念这次战役,睢县人民政府建造睢杞战役纪念馆,以慰英灵,该纪念馆位于睢县城北两公里处,南临城湖,北靠环城路,西临民(权)太(康)公路。馆内有睢杞战役烈士陵园始建于1980年,陵园中心是共和国第一大将粟裕将军的雕像,该雕像是在纪念睢杞战役胜利60周年时修建的,粟裕将军逝世后,遵其遗嘱,部分骨灰被撒放在陵园花池内。睢杞纪念馆已经成为睢县青少年教育基地,商丘市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河南省国防教育基地,河南省社会科学普及基地,河南省中国共党史教育基地,河南省青少年教育基地,年接待游客量10万人次以上,在传承红色文化,普及军事知识,弘扬爱国主义精神上起到非常重要的作用。

据公开资料,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野战军、中原野战军在以徐州为中心,东起海州(连云港),西至商丘,北起临城(今枣庄市薛城),南达淮河的广大地区,对国民党军进行的战略性进攻战役。战役于1948年11月6日开始,1949年1月10日结束,徐州剿匪总司令部刘峙指挥中华民国国军五个兵团部、22个军、56个师及一个绥靖区共55.5万人被消灭及改编(当时国共兵力对比是80万对60万),解放军总共伤亡13.4万人。

1948年11月6日至8日,中原野战军第一和第三纵队,在华东野战军第二纵队的配合下,在虞城县张公店地区一举歼灭国民党刘汝明部181师计5600余人,活捉181师师长米文和,打响了淮海战役的第一枪。1948年11月11日,《人民日报》在显赫位置报道:“解放淮海地区的战役开始,全歼商丘逃敌一个师......”

而今,张公店烈士陵园静静的凝望着脚下的土地,在这里,英雄们的浩然之气长存,他们的英灵也庇佑着善良、勇敢、拼搏、智慧的虞城人民,深耕热土,生生不息。

淮海战役总前委有两个司令部,总前委商丘司令部和总前委淮北司令部。其中,淮海战役总前委旧址位于河南省商丘市睢阳区闫集镇张菜园村,同时这里也是中原野战军司令部旧址、渡江战役总前委旧址。邓小平、陈毅、刘伯承等人在此指挥了淮海战役第三阶段的战斗。从1948年12月31日至1949年1月10日淮海战役结束期间,淮海战役总前委一直在这里。1949年2月11日在商丘张菜园村成立渡江战役总前委。1949年3月24日离开商丘,两大总前委司令部设在商丘张菜园村83天。1963年11月,被河南省人民政府公布为第一批河南省级重点文物保护单位。2013年,被国务院公布为第七批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沿着105国道缓缓而行,距离商丘市区不足半小时的行程便是淮海战役总前委旧址纪念馆,院落整洁有序,设三个展厅正堂和东西厢房展厅,西厢房分别有会议室、警卫室、机要室,里面有淮海战役的详实图片、器物、机要文件等图文实物展览资料,比较全面的呈现了发生在商丘战场的重大事件,彰显了商丘在淮海战役当中的举足轻重的历史地位。该纪念馆现在是河南省商丘市党员教育创作培训基地、河南省商丘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商丘市机关主题党日活动基地、河南省国防教育基地。

陈官庄战役是1948年12月至1949年1月在淮海战役第二、第三阶段人民解放军对国民党军进行的规模最大的一次村落攻坚作战。1948年12月4日,人民解放军将杜聿明部包围于以陈官庄为中心的南北只有5000米、东西不过一万米的狭小区域内。1949年1月6日,华东野战军15个纵队和冀鲁豫军区两个独立旅向被围敌军发起总攻,至10日下午,全歼国民党军第二、第十三兵团共26万余人,杜聿明被俘,淮海战役至此结束。

在河南省永城市境内,为纪念淮海战役第三阶段陈官庄地区歼灭战中牺牲的烈士,建有淮海战役陈官庄战斗遗址纪念馆。陈官庄烈士陵园1974年奠基,1978年建成,占地约200亩,坐北向南,正中为花岗岩烈士纪念碑,高25米,上刻周恩来总理手书“淮海英雄永垂千古”八个大字。该纪念馆被列入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第二批名录,先后被国务院、中宣部等部门批准命名为全国重点烈士纪念建筑物保护单位、全国爱国主义教育示范基地、全国红色旅游经典景区、国家国防教育示范基地、国家AAAA级旅游景区等荣誉称号。

在淮海战役期间,江苏、山东、安徽、河南等地的人民用极大的物力、人力支援了战争。这四省共出动民工543万人,其中随军常备民工22万人,二线民工130万人,后方临时民工391万人;担架20.6万副,大小车辆88.1万辆,挑子30.5万副,牲畜76.7万头,船只8539艘;筹集粮食9.6亿斤,运送到前线的粮食4.34亿斤。陈毅元帅有句名言:“五百万支前民工,遍地都是运粮食、运弹药、抬伤员的群众,这才是我们真正的优势。淮海战役的胜利是独轮小车推出来的”。

淮海战役是解放战争战略决战的三大战役中规模最大的战役,1948年11月6日至1949年1月10日,历时六十六天。淮海战役是三大战役中解放军牺牲最重,歼敌数量最多,政治影响最大、战争样式最复杂的战役。淮海战役是中国人民解放战争中具有决定意义的三大战役的第二个战役,为解放军渡江战役奠定了基础。

商丘是淮海战役的肇始地,睢杞战役是淮海战役的前奏,睢杞战役为淮海战役创造了良好的条件,提供了宝贵经验;商丘是淮海战役的发起地,虞城张公店战斗打响了淮海战役的第一枪;商丘是淮海战役的策划地和结束地,永城陈官庄歼灭战消灭杜聿明“剿总”三十余万军队;商丘是淮海战役消灭国民党军最多的地方,达35万人,约占整个淮海战役歼敌总数的60%以上;商丘是淮海战役中贡献最多、支持最大的地方,仅永、夏两地贡献粮食达15500万斤,出动支前民工就达160万人次之多;商丘是淮海战役总前委司令部、后勤部、政治部、总兵站所在地,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原地区中国共产党、中国人民解放军坚强的大后方、大本营、指挥中心;刘伯承、邓小平在在商丘起草了《关于渡江作战方案和准备工作意见》,为百万大军胜利渡江直捣国民党反动派政府的首都南京,为中国革命的最后胜利,为新中国的建立做出了不朽的贡献;商丘是邓小平、刘伯承、陈毅在淮海战役和渡江战役期间工作战斗时间最长的地方,前后达100多天。

100多天,商丘书写了解放战争不朽的诗篇,从淮海战役第一枪开始,勤劳智慧勇敢的商丘人民已经与解放中国的伟大历史绑定在一起,不惜抛弃一切,支援解放战争的情怀,爱党拥军奉献、为幸福生活奋斗的红色基因深埋在商丘的土地上。后人在缅怀、感慨的同时,无不为先辈奉献精神鼓舞,生逢美好的新时代,我们应该保有更大的热情投入到新商丘的建设当中。

水能载舟亦能覆舟,历史反复证明得民心者得天下,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我们更应该不忘初心,牢记使命,坚持一切以人民利益为重,在新时期创造出更辉煌的成绩。

3、商丘红色旅游未来展望

在文旅融合时代,红色旅游已经占据旅游产业的很大一部分主题市场。

据公开资料显示,至2017年,全国红色旅游年出行人数突破13亿,景区综合收入保持二位数增长,高于国内旅游业整体水平。

纵观,全国红色旅游经过多年探索和营造,呈现出遗址遗迹与区域内文旅资源整合开发;融入先进的声光电等多媒体智能体验科技手段;甚至是组织红色概念的实景演出以及自主设计红色主题的大型活动;开发红色旅游文化商品及具有红色意义的风物、民俗特产等综合了吃、住、行、娱、购、游,旅游六要素的发展趋势。

比如,井冈山红色旅游开发走的是以活动加深对革命精神的体验并带动红色旅游增收,像吃上一碗红米饭,喝上一碗南瓜汤,走一段红军路,为烈士墓扫墓等,充分激发旅游者的兴趣,提升旅游品牌美誉度。

睢杞战役和淮海战役是革命先烈留给商丘的宝贵文化遗产,是一笔不可复制的精神财富,也是非常典型的大事件主题的红色旅游资源,在军事、文化、历史、爱国主义教育方面具有重要价值。就目前商丘红色旅游资源保护开发现状来看,处于初级阶段,甚至有些地方连基本的陈列、墙宣、维护等满足不了当下红色旅游的需求。另外,从功能来看,商丘红色文旅作为党政学习、中小学生爱国主义教育的公共资源空间,免费对外开放,其运营上还是以政府政策补贴为主,尚未走市场化、产业化之路。

从红色资源的市场化、产业化运营方面,我们尝试提出一些突围之策以鉴用。

如果从全域旅游的角度来看,红色旅游是不容忽视的一部分,而红色旅游的未来,要看商丘旅游的客流量增量以及存量消费新增情况,在保证流量水平情况下,可以考虑将红色旅游纳入沿线的人文历史景区当中,延长游客消费时长,走产业化之路。

红色旅游景区的市场化运营是不容回避的趋势之一,在成熟的红色旅游纪念馆,可以考虑适当匹配相关的红色旅游商品特产等消费品,以逐步建设市场化运营红色旅游景区的意识。比如,我们此次调研的淮海战役总前委纪念馆,景观、器物、展览、文化、建筑等设施已经很齐全,因交通便利,人流量也是可以,所以,在做好基本陈列展示保护基础上,如果能够探索出一条适配于红色旅游消费人群的产品,便是具有突破性的进步,在深度感知红色文化基础上,进行活化历史的产品开发,值得研究。

另外,从研学旅游市场来看,假期属于旺季阶段,红色之旅还是相当风靡的,我们可以看到很多研学营开赴山清水秀、革命文化浓厚的山区,让学生接受红色文化的洗礼,具有“游中学,学中游”的双重意义。试想,商丘的红色资源在历史文化价值方面并不差,红色旅游资源点状分布特征,可以考虑将红色旅游与区域内的旅游景区充分整合,挖掘红色旅游资源的文脉,并扩展产品链条与当地的观光、休闲、度假等旅游产品相连接,设计出联合绑定专线,基于这种点状分布特征,还可以延长旅游时间,并激发可能产生的消费需求。

民权的李馆地道战旧址,可以体验平原地道战的神奇,其周边的王公庄画虎村,白云禅寺,黄河故道生态湿地等可以设计一款有故事、有来头的红色旅游线路。与此同时,配合红色旅游概念,将李馆地道战与睢杞战役陈列馆、淮海战役总前委旧址、陈官庄战役纪念馆从时间周线上串联起来,增强旅游线路的价值。将物产与红色资源结合起来,辅佐区域内其他资源实现市场化突围,比如,睢杞纪念馆与襄园,北湖糟鱼,睢县中医院的康养医疗结合起来,对于旅游资源的产业链延伸需要大胆想象和创新。

2018年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革命文物保护利用工程(2018-2022年)的意见》,该意见是新中国成立以来首个以中办、国办名义印发的专门针对革命文物的中央政策文件,是党中央全面部署新时代革命文物工作的指导性文件。强调了革命文物保护的重要性,同时在政策支持上给予明确支持,该《意见》着眼点之一是加强革命文物创意产品的开发。将革命文物展示开发利用纳入“互联网+中华文明”行动计划的支持范围,鼓励支持文化文物单位和社会力量参与革命文物创意产品的开发。这是顺应时代潮流之选择,也是各地相关部门需要重点研究的纲领性内容。

我们慨叹历史伟大精妙的同时,应该给未来一个更客观的设想,既然发展是永恒不变的主题,那么,未来的发展也将是沿着红色旅游成熟市场之路前进。找到适合商丘本地特色的红色旅游市场化之路,并做好区域内红色旅游资源产业化的规划设计,或许是未来商丘文旅需要关注的一个命题之一。

同时,商丘红色旅游突围之路需要多方共同付出和探索,这里面就包括了旅游策划规划、设计、文保、市场统筹等多方的协作,政府起到桥梁作用,用公共的文旅资源来架起通往未来发展的价值之路。

惟破不立,我们期待改变发生。

注:

参考文献《红色商丘 英雄城市》 李建业 张道军主编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