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都,民企何处寻“天府”?

2018年11月,中央民营企业座谈会在京召开。最高领导人为民营经济发展定军心、提希望、指路子,这对散落在中国大地上超2700万家民营企业、6500万个体工商户来说,被视为具有标志性意义的重大利好。

其实,在位于中国西部的成都,关于营商环境和民营企业“鱼水相欢”的故事,一直多见诸公开报道。其民营经济从历史深处走来,在新时代依然与时俱进、拔节生长。

什么是成都?成都从哪里来?成都将往何处去?深藏在蜀地基因和川人灵魂里的营商血脉,给我们展现了成都民营经济的哪些力量?

一、什么是成都?

一般认为,公元前311年,秦置蜀郡后,张仪、张若按咸阳建制重筑成都城,为蜀郡首府,是成都建城之始。2001年,自金沙遗址被发现后,成都可考据的建城史,又往前提了六百年。

西汉时期,成都丝织业驰名天下。以成都为起点的南方丝绸之路已初步开通,丝绸、蜀布、邛竹杖等远销印度、中亚、东罗马帝国。

相关文物考古研究显示,新疆和田地区曾出土了大量汉代丝织品,“一带一路”沿线发现了有关蜀锦、蜀绣、蜀杖记载的文献。这都直接或间接地佐证了,成都作为北方丝绸之路的制造业和物流中心、南方丝绸之路的起点的历史地位。

三国时期,成都织锦手工业盛况空前。蜀锦驰誉全国,是蜀汉政权对外贸易的主要商品,也是财政收入的大宗来源。

据说蜀锦织成后,织锦工人要用江水濯洗,因而人们把江水称为“锦江”。蜀汉王朝还专门设置了“锦官”以集中织锦工匠,管理蜀锦生产,这是后世“锦官城”的由来,成都亦被简称为“锦城”。

后世左思作《蜀都赋》,这样描述蜀锦的生产盛况,“伎巧之家,百室离房,机杼相和,贝锦斐成,濯色江波。”

隋代以来,成都经济文化持续发展。

在当时,成都突破了传统历史上坊市制的束缚,兴起了临街设店的风气,进化为“前店后坊”的模式。一年内,灯市、花市、蚕市、锦市等各种季节性、专门性市场不断,繁华的夜市也在城内兴起。

现中共四川省委的所在地“商业街”,成都市委原所在地“羊市街”,这些街名正是成都历史上商业繁荣的印记和传承。

中唐时期,“扬一益二”成为商业美谈。

唐代《元和郡县志》称,扬州和成都,“是为天下繁侈,故称扬、益”。甚至唐宣宗以后,未经安史之乱的成都,其繁荣已经超过扬州,“江山之秀,罗锦之丽,管弦之多,伎巧百工之富,扬(州)不足以侔其半”,可称独领风骚,富视天下。

成都之繁富,于宋代甄于极盛。

北宋时期,成都商品经济发展迅速,对内对外贸易兴旺昌盛,是著名的西南大都会。公元10世纪末,成都商人还在货币史上留下了一个里程碑式的贡献,就是发明了世界上最早的纸币——交子,后来由政府正式印发,通行全国。

其间,成都本地的十六位富商,还开设了办理铜币与交子兑换业务的店铺,开民间金融之先声。

700多年前,当马可波罗沿古丝绸之路,游历东方,驻足成都府时,曾用这样的语言描述了他眼中天府之国工商业的繁盛:南河水阔、帆影重重,商贸船只往来其间。“世界之人无有能想象其盛者,未闻未见者,必不信其有之也。”

2017年,党的十九大在京召开,中国进入了新时代。同年,成都重新编制了城市总体规划,宣告“三步走”:到2022年,建强区域中心城市;2035年,全面建成国家中心城市;2050年,迈入世界城市行列。

2018年11月,那场应时而生的最高规格民营企业座谈会在京召开,最高领导人代表中央向“自己人”重申了民营经济的历史地位和“三个没有变”,鼓励“所有民营企业和民营企业家完全可以吃下定心丸、安心谋发展”。

此后,“地方版”大会纷至沓来,成都紧跟中央步调发力,一系列被视为民营企业利好的营商环境建设方案也配套推出。

2019年,被看作是成都的“国际化营商环境建设年”。在政府公布的营商环境“1+10”文件中,推出了涉及驻蓉企业方方面面的福利。这座自古因商而立、因商而兴的城市,正着力营造更优质的国际化、市场化、法治化的便利营商环境。

有些人认为,锁定“世界城市”的雄心,让新发展理念引领蓉城走向世界,不过是一个内陆城市的条件反射。然而,一路循着这座城市的历史走来,你才会发现,崇商重商、拥抱世界,一直以来就是这块古老盆地深深的印记。

这一次,成都甚至用了四个“千方百计”,来表示优化营商环境的改革决心:千方百计降低制度交易成本、千方百计提高要素匹配效率、千方百计构建精准政策体系、千方百计构筑有效法治保障。

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城市问题专家、中国社会科学院城市与竞争力研究中心主任倪鹏飞谈到:

在分税制改革的影响下,各个城市的政府需要通过改善各自的营商环境来吸引跨国企业和农业剩余劳动力的进入,这种城市之间的竞争行为,促进了产业聚集、人口聚集和城市土地的集约化利用,最终带动了城市建设的超速发展,加快了城市化的进程。

二、成都从哪里来?

时至今日,在同一个中央政权之下,以行政区划区别开来的“城市”,打响了新一轮没有硝烟的战争。近代著名经济学家张五常提出的“县域竞争论”,就表达了这样的观点:不同地方政府之间的竞争,曾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密码。

在这个大舞台上,从经济地位而言,北京、上海、深圳、广州,无可争议地成为了领跑这场战争的第一梯队,“四大一线”的城市格局也已深入人心。加上“直辖市”这一政治地位带来的禀赋优势,天津和重庆也有着显著的竞争力。

与此同时,成都、杭州、青岛、武汉、西安、厦门、南京等诸多城市,或在招商引资政策上倾斜,或在城市文化宣传上用功,或在“抢人大战”上发力,明星城市间的新闻报道层出不穷。

早在千禧年之初,新锐杂志《新周刊》便认为:中国开启了新一轮的城市赛跑。

彼时,重庆刚被中央设立为直辖市不久,经济还未腾飞。互联网时代刚刚露出了熹微的晨光,借此升腾的深圳仍在暗暗蓄力。在发展速度上,谁将拔得头筹?

这本杂志将目光投向大西部,选取了它心中经济实力最强、生活水平最高、人文气息最浓、城市声誉最久远之地,那就是成都。

然而,来自成都民间的声音,一直有这么一种遗憾:错过了移动互联网的激荡十年。在过去的互联网大世代当中,成都本土并未孕育出诸如BAT或者TMD这样的领军企业。

但是,我们同时看到,在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等场景的布局上,成都积极布局,已然走在全国前列。这些也被普遍认为是下一幕商业变革的主战场,会诞生诸多不逊色于过往互联网传奇的故事。

时光流转,当年的媒体换成了《第一财经》,从2013年起连续7年,成都又被贴上了新的标签——“新一线”之首。是的,这次甚至还坐上了头把交椅。

这不能简单看作是“城市营销”上的胜利。在有公开报道的各项数据指标上,成都均表现亮眼。

例如,最近发布的成都市一季度经济运行“成绩榜”:一季度成都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3550.1亿元,按可比价格计算,较上年同期增长8.0%,增速高于全国、全省1.6、0.2个百分点。

其中,国际化营商环境的建设更是表现不俗:

“放管服”改革深入推进,市本级政务服务事项”一次办“实现率93.9%,“马上办”实现率25.6%,“网上办”实现率55.5%;金融市场发展稳定,截止三月末,金融机构本外币存款余额达3.95万亿,同比增长6.7%;人才招引成效显著,人才新政实施累计吸引27.3万本科及以上学历青年人才落户;同时,创新活力持续激发,1-3月成都市技术交易额总计211.3亿元,同比增长126.84%。

如今,经济总量稳居全国前八、建设世界文化名城、培育民营经济沃土的成都,定论作为“新一线”之首可能仍有争议,但大西部未来之城,成都必定当之无愧。

2018年11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关于建立更加有效的区域协调发展新机制的意见》,其中提到:

以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成渝城市群、长江中游城市群、中原城市群、关中平原城市群等城市群推动国家重大区域战略融合发展,建立以中心城市引领城市群发展、城市群带动区域发展新模式,推动区域板块之间融合互动发展。

这是以城为子,下一盘国民经济发展的大棋。

今天的成都,蓉欧快铁开通、天府国际机场新建、跨国园区合作加快、民营企业生机勃发,正彰显着“新一线”应有的城市范儿,带着“一带一路”节点城市的战略自信,以一种直抒胸臆的方式向世界招手。

同时,作为新一线城市的“领头羊”,成都提出以产业兴城为核心构建产业生态圈,营造良好产业发展环境。

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上海交通大学特聘教授、中国发展研究院执行院长陆铭认为:

“人口是一种资源而不是负担,需要在集聚中走向平衡。中国未来的发展路径依然是人口向大城市集中,一个城市的产业要有竞争力才能吸引并留住人才。”

提及成都,陆铭坦言:

“中国在成为世界强国的历史进程中,一定会形成与其国际地位相匹配的十余个超大城市,这是大国大城的必然要求。同时,中国足够幅员辽阔,除了珠三角、长三角、环渤海地区以外,一定会在中西部形成几个发展向好的都市圈和城市群,成渝城市群一定会蓬勃发展。”

在地理版图的面积上,胡焕庸线以东的中国,大小近似于欧盟。但受益于大一统的中央集权体制,没有国家意义上行政藩篱的阻碍和束缚,在内部省际之间,形成一个更为流畅的自然市场,资本、技术、人力等各种生产要素得以顺畅流通。

5月14日,在中美贸易战再起波澜之际,央视刊发快评《中国经济的底气从何而来?》,快评指出:

中国经济的底气,来自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世界第一大市场的广阔空间和巨大的人口人才红利。13亿多人口、9亿多劳动力资源、1.7亿多受过高等教育或拥有专业技能的人才、1亿多市场主体……中国经济拥有其他国家难以比拟的庞大市场、极大的战略纵深和持续强劲的内需动力。

这也正是一幕关于城市战争的宏大叙事:大一统的中央集权体制,为内部带来了长久的稳定与和平。在共同愿景的指引之下,众多城市作为区域经济引擎竞合发力,辅以财政支付转移制度,其聚合效益抵消并远远大于了内部耗损。

在这个大江大河的时代,成都亦位列其中。中国各大城市的发展亦如浪奔浪涌、百川汇海,最终共同推动这个庞大的国家机器,在前往2050年的征途上,一步一步走向复兴。

三、成都将往何处去?

让我们先跳出这座城市,将视角回溯40年,以这么一个小问题切入:在中国实行改革开放之初,有多少家民营企业?答案为0,一家都没有,当时的中国是100%国有企业的国家。在很长的时间里面,民营资本不曾出现。

那从1978年到今天,中国社会变化最大的又是什么?

这种变化,不只体现在年均9.5%的GDP增长率,不只体现在城市里林立的高楼大厦,不只体现在飞速增加的大中城市。

自古城市因人而聚,产业因人而兴。改革开放带来的最为重要的改变,是中国出现了一个新的阶层,他们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叫民营企业家。

在整个经济体系中,我国民营经济贡献了50%以上的税收、60%以上的国内生产总值、70%以上的技术创新成果、80%以上的城镇劳动就业、90%以上的企业数量。

40年来,公有制经济与非公有制经济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共同造就了全球国家史上,实现最大规模人口现代化的经济奇迹。

40年来,成都完成了华丽转身。民营经济占GDP比重从0到56.2%,民营经济主体数量占市场主体比重从0到97.2%,这接近甚至超过同期我国整体水平。可以说是从无到有,直到撑起了半壁江山。

从历史深处走来的成都,崇商重商风气浓厚。在大江大河时代奔涌的成都,试图用新发展理念实现引领蓉城走向世界的破题。这个城市的发展也像我们的国家一样,需要“民营企业家”这个响当当的群体,需要这么一支重要的先锋力量。

“对于过往的十年,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您的答案是什么?”

2017年4月,在一场“互联网+”峰会上,财经作家吴晓波曾这样向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周其仁发问。

作为中国最杰出的经济观察家之一,周略作沉思,依然延续了他用最简洁语言揭示最深刻真相的说话风格,用四个字进行了回答。

“水大鱼大”。

这四个字所暗含的“鱼水关系”,正好适用且形象地比喻了40年来,成都民营经济发展的蓬勃面貌:营商环境是希望之水,民营企业则是待跃之鱼。

大水之中,必有大鱼。2018年11月,成都对100户百强民营企业、30位优秀民营企业家、20位优秀创业者进行了表彰。

上世纪80年代初,以卖鹌鹑蛋起家的刘永好投身饲料行业,“刘氏四兄弟”凑了1000块钱起家创业,直到成就了如今的农牧业领军龙头新希望集团。

几乎同一时期,两河口水库渔场年仅20岁的技术员刘汉元,发明了网箱流水养鱼技术,被国家科委、农业部列为“星火计划”项目向全国推广,游出了一个通威集团。

90年代,年近半百、背负了1000多万元债务的曹世如,从老牌国企红旗商场脱离出来,创立了红旗连锁,登陆深交所,成为“便利连锁超市第一股”。

当年的药学专业硕士生刘革新下海创办科伦大药厂,“成都药”一炮而红,短短10余年间,成为全球最大的输液设备制造商。

除了这些本土孕育的创业老将,还有一批年岁尚轻、家乡各异的年轻人,把成都视为创业热土,加入民营经济发展的洪流之中。

成立于2013年的极米科技团队,就是其中的优秀代表。团队创始人钟波,带领一群专注于改善视觉体验的极客,创办了中国首家生产“无屏电视”的高科技创新企业,在细分领域走向世界后,一路超越LG、爱普生、索尼等传统国际巨头。

在产业招商对外的“筑巢引凤”上,成都还吸引了腾讯、阿里巴巴这样的国际互联网巨头在此设立分部。截至2018年9月榜单,在蓉落户世界500强已达285家。

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中国质量万里行促进会会长、国家质检总局原总工程师刘兆彬表示:

在成都的民营企业家群体中,专心致志、一丝不苟、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和创业精神得到了生动体现,这是民营经济发展重要的动力之源。

在接受凤凰财经采访时,北京大学首都发展研究院院长李国平指出:

一方面,从优化区域经济格局的角度来看,人、城、境、业和谐统一的成渝城市圈,未来必将获得和长三角、珠三角、京津冀城市圈同样的地位。另一方面,成都正努力打造高品质的宜居之城、公园城市,便捷高效的交通网络、触手可及的公共服务、舒适优美的生态环境,共同营造了对民营企业的落户吸引力。

今天,我们目睹了成都官方对于营商环境的大力建设,和对民营企业家群体不遗余力的支持——简政放权、表彰奖励、减税降费等,这些都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惠。

诚然,这是城市主政者风帆驰骋的雄心,也是国家意志在地方的坚定投影。而更深层次的是,这些举措之所以能迅速在最大范围内凝聚民心和共识,还是因为,那些营商血脉,是早早就融入了蜀地基因和川人灵魂的。

给市场以空间,给边缘以机会。

真正需要在意的应该是对企业家精神的呵护,它只能在宽容、平等和自由的气氛中成长。这得益于千年“烟火”传承下来的重商基因,得益于地方主政者“功成不必在我,功成必当有我”的历史胸襟,得益于一系列政策上对营商环境的善意和开放。

所有的这一切,铸灌了民营经济的成都力量。

对于已经扎根成都或准备来蓉创业的民企来说,“天府”不在远方,恰在此方。这些是成都一直在做的,也应是未来长久坚持的驶向。

(作者:李仁泽)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