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稀土王国”赣州将向何处去?

文丨宋彦成(方塘传媒主笔)

在当前中美贸易战的僵持阶段,稀土这一稀缺性战略资源进入大众视野,并且近一两个月内在国内的证券市场上所属板块表现抢眼,与此相关,作为中国稀土主要出产地之一的江西省赣州市迅速走红,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地区,并赋予其更综合的战略思考,而此前,外界关于赣州的印象几乎停留在革命老区以及赣南脐橙。

江西省行政区划内的赣州市乃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革命摇篮,不论是过去还是当今为众所周知的“瑞金市”便隶属于赣州,“吃水不忘挖井人”几乎成为几代人的历史记忆。

在中国总计333个地级行政区中,赣州市并非是一个明星城市,不论是GDP产出还是在工业化时代的城市品牌营销战中,似乎都是默默无闻的那一个。

一、“世界钨都”和“稀土王国”

赣州市是江西省的下辖地级市,总面积3.94万平方公里,也是江西省最大的行政区,下辖3区14县1个地级市(瑞金市),2018年数据显示其户籍人口981.46万人。赣州市位于江西省南部,地处赣江上游,处于东南沿海地区向中部内地延伸的过渡地带,是内地通向东南沿海的重要通道。

作为中部地区的赣州市其向东向南所连接的是东南沿海地区的福建与广东两省,然而在地缘上所亲近的两省之地市也都是该省的欠发达地区,比如福建省的三明市、龙岩市,以及广东省的梅州市、河源市、韶关市等莫不如此,而且属地境内多是丘陵山地,传统的种植业欠发达。

无一例外的是,同属于南岭、武夷、诸广三大山脉交接地区的赣州市,其地形也是以山地、丘陵为主,据统计,山地丘陵约占其总面积的81%,其中丘陵面积24053平方千米,占赣州市土地总面积61%,赣州市山地总面积8620平方千米,占赣州市土地总面积21.89%。当然,同时兼有50个大小不等的红壤盆地,面积6706平方千米,占赣州市土地总面积的17%。

但正因为是以丘陵、山地为主,并且属于亚热带季风性湿润气候,赣州市所在也是林业资源富集地区,如此才有国家地理标志产品“赣南脐橙”的享誉大江南北,而且,值得一提的是,赣州市境内水系较为密集,大小河流1270条,水资源人均占有量高出全国70%。

与此同时,赣州市境内的矿产资源丰富,为全国稀有金属产业基地,有“世界钨都”“稀土王国”之称。据一份有关国内稀土行业发展的官方报告显示,赣州市的离子型稀土资源查明储量世界第一、成份独一无二、产值全国最大,赣州全市中重稀土资源远景储量1000万吨以上;累计查明资源储量约89.73万吨,保有稀土资源储量43.84万吨;中重稀土开采约占全国同类型稀土开采总量的70%。2016年,赣州稀土产业主营业务收入585亿元,产业规模居全国之首,是全国产业链最完整、规模最大、产品最齐全的稀土主产区之一。

此外,据官方资料显示,目前已发现矿产62种,其中有色金属10种,稀有金属10种,而其中就包括当前炙手可热的稀土,此外还有贵重金属4种,黑色金属4种、放射性金属2种,非金属25种,燃料5种等。

在某种程度上而言,赣州除了是革命老区以及国家集中连片贫困地区之罗霄山区所在之外,也还是典型的资源型城市,在过去的三年,根据赣州市人民政府网站的公报显示,其依旧在化解煤炭过剩产能,与此同时也在集中治理矿产资源无序开采的乱象,其中就有主要针对稀土行业的规范与整治。

此前,在一篇由赣州市国资委发布的文章(2018a)中提出,由于汇率的变化和美国稀土行业的复苏,将进一步加剧世界稀土市场的供需矛盾(原本稀土就供过于求),中国稀土产品的出口价格可能受到冲击,中国稀土产品的出口数量也可能减少,而美国的高科技含量的稀土产品有可能会大量涌入,从而加剧国内稀土产业的产能过剩问题。

很显然,无论出于什么背景,稀土市场的变化,对赣州发展的影响都是赣州不可回避的问题。而且,对赣州新一轮发展的观察,也不仅仅与稀土有关,更大的分析框架是资源型城市的转型。

二、资源型城市赣州的转型升级 

2013年,国务院印发了《全国资源型城市可持续发展规划(2013-2020年)》(以下简称《规划》),《规划》范围包括全国262个资源型城市,分为成长型、成熟型、衰退型和再生型四种类型,其中赣州市被列入资源成熟型城市,其辖下大余县属于资源衰退型城市。

《规划》指出,成熟型城市资源开发处于稳定阶段,资源保障能力强。此类城市应高效开发利用资源,提高资源型产业技术水平,延伸产业链条,加快培育一批资源深加工龙头企业和产业集群;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尽快形成若干支柱型接续替代产业。

2018年赣州市GDP总量为2807.24亿元,常住人口850.75万人,位居江西省第一,人均生产总值3.3万元,排名在江西省11个地级行政区中是最末位。

事实上,这与江西省整体的社会经济发展水平不无关系,江西省2018年的GDP总量为21984.80亿元,在全国范围内的排名与重庆市不相上下。近些年来,以成都、重庆、武汉、长沙等为首的长江上中游城市表现抢眼,而长三角城市群和珠三角城市群在全国的地位自不待言,但江西省内,无论是南昌还是赣州都表现平平,而且赣州市还是中部地区首个执行西部大开发税收政策的城市。

在我们看来,不论是作为“世界钨都”还是“稀土王国”,对于赣州市而言既是优势也是负担,一方面战略性资源为稀土产地带来可观的社会经济效益,但是另一方面技术欠发达,面对国际竞争几无话语权和定价权,而且在资源开发过程中还造成了大量浪费和环境污染。

也正是基于此,不论是从国家层面,还是在赣州、包头等国内稀土主产地的城市层面,都需要重新审视稀土行业的接续发展,尤其是对属于资源成熟型城市赣州而言,更应该基于既有优势做强做优产业,延伸产业链条。

当前,赣州聚焦于钨和稀土新材料应用等19个首位产业,正在大力建设“两城两谷一带”。但是,正如所有的资源型城市一般都会经历一个成长、成熟、衰退的轨迹,赣州的未来取决于其在资源成熟型阶段能否未雨绸缪,两条腿或多条腿走路。

赣州市也是江西省的一个制造业基地。

在赣州市规模以上工业体系中,涵盖有农副食品加工、烟草、纺织、制药、家具制造、造纸、文教、工美、体育和娱乐用品制造、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以及新能源汽车制造等。

在2018年累计涉及投资19929.6亿元的江西省大中型建设项目中,赣州市占70项,总投资2604.3亿元,尤其是还涉及到了清洁能源的风电、高性能稀土永磁材料、OGS触摸屏及触摸屏组合全贴合等“四新”经济项目。

此外,赣州市还有着丰富的红色旅游资源以及自然人文景观资源,并有“客家摇篮”之称,而且赣州还具有种植脐橙等农产品的山地资源等,这也是其发展文旅产业以及特色产业的重要物质支撑。

显然,今天的我们,对于赣州的认知理应超越稀土、革命老区以及赣南脐橙之上,此为赣州长远计议的必然选择。

参考文献:

赣州市国资委:《美国税改对我国稀土行业的影响》,2018年11月。

陶春:《中国稀土资源战略研究——以包头、赣州稀土资源产业发展为例》,北京:中国地质大学,2011年5月。

赣州市统计局:《赣州市2018年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统计公报》,2019年4月。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