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廉为天下巡抚第一”的宋荦之于当下商丘意味着什么?

文丨刘金芳(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特约撰稿人)

编者按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着力“互联网+社科”创新,强化网上社科工作的思想引导和文化引领作用,在商丘市委、市政府领导和市委宣传部指导下,商丘市社科联联合方塘智库推出“网商社科之重新发现商丘”项目。

在巍峨高大的商丘古城北城门东侧的城墙上,镶嵌有一块石碑,上书“清德”二字,据记载这是康熙皇帝给宋荦题写的“清德堂”的残留部分,其字刚劲有力、清秀隽永,出自康熙皇帝御笔。在城南城湖南岸的八关斋里,还保留着十几块康熙皇帝赐给宋荦的匾额碑刻。

宋荦,字牧仲,晚号西陂放鸭翁,是商丘宋氏家族继宋纁,宋权以后,又一位杰出人物。14岁被顺治招为三等侍卫,为太子陪读。康熙三年,宋荦始做黄州通判,后升江宁巡抚,官至吏部尚书。康熙任上有数次南巡,时任江宁巡抚的宋荦多次接驾迎从,颇得恩宠。宋荦在任江宁巡抚的14年里,为官清正有为,江南一派祥和,康熙赞誉其“清廉为天下巡抚第一”。

1、少年才俊,一代名臣

宋荦所在的商丘宋氏家族堪称商丘望族,其父宋权,是明朝天启年间的进士,明崇祯年间为兵科给事中,后以佥都御史巡抚顺天。清军入关以后归顺清廷,后入阁为国史院大学士,死后谥号为文康公,其祖父宋沾万历举人,曾为福山知县,而族爷宋纁则为明朝吏部尚书。可以说宋荦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的富贵之家。

据史料记载宋荦年少聪明,矫健,堪为一代少年英才。其10岁能骑烈马;13岁始学声律、书法,笃学好交游,淹通掌故,有诗名。顺治四年14岁,应诏以大臣子列侍卫,以勇猛见嘉。顺治五年15岁,对侍卫进行考察,宋荦名列第一,考授通判。其父宋权以宋荦年龄较小缘故力辞,希望皇帝批准回家乡读书。

顺治皇帝答应了宋权要求,宋荦回到家乡归德府。回到家乡的宋荦,和乡里的文人雅士侯方域,徐作肃,贾开宗,徐邻唐等人重结雪苑诗社,他们之间讲论辞章,谈诗论词,穷究今古,指点江山。宋荦也成为雪苑文社后六子之一,宋荦,这位雪苑诗社的后起之秀已经脱颖而出。

康熙三年,31岁的宋荦授湖广黄州通判,从此开始其几十年的宦海生涯。康熙十六年,因为颇有善政,被补为理藩院判,先后又累迁为员外郎,山东按察使,江苏布政使等职。

宋荦为官清正廉洁,每到一个地方,都政绩显著,富有良好的声望。

据《归德府志》记载:“时值楚乱,避兵小船数千,蔽江而下,无敢西行者,荦独乘官舫,破浪而行,达湖口即缴取湖库银,命道员往谕,变乃定”。面对汹涌而来的兵变,宋荦毫无怯意,单枪匹马直入敌巢,颇有关云长单刀赴会之胆识和豪气,足见宋荦胆识智慧方面的过人之处。

宋荦初到任的江西,变乱初定,疮痍未起,百废待兴。于是宋荦除大耗,禁私派,惩刁诬,平盐价,事事实心举行,进行一系列的安抚人心恢复正常生活秩序的工作。

在江西巡抚任上,宋荦还兴建理学,忠义二祠,修葺当地乡贤詹台子,徐孺子墓和濂曦鹅湖书院,康熙三十一年,宋荦调任江苏巡抚,临行之时还留下自己的俸金,嘱咐修葺白鹿洞,令当地士人感激不已。

宋荦刚到江苏巡抚任上不久,江苏各地发生了大规模自然灾害,据《清史稿宋荦传》记载:三十年,苏州滨海各县遇飓,上元、六合诸县发山水,淮、扬、徐属县河溢,疏请视被灾轻重,蠲减如例。发江宁、凤阳仓储米麦散赈。别疏请除太湖傍坍地赋额,户部以地逾千亩,令详察。荦再疏上陈,上特允之。 赈荒抚饥,深得人心,康熙誉其为“清廉为天下巡抚第一”。

明末清初散文三大家之一汪琬曾评论宋荦说:“廉而不刿,严而不苛,抚循吏民,煦煦慈爱而不失之姑息。当其莅吴,仅四阅月耳,裁决簿书,勾稽金谷,往往至丙夜,虽精锐少年不敢望。一二老奸宿蠹,俯首侧足,亦率不敢旁睨,考其设施。”

沧浪亭修建五百名贤祠时,将其画像刻于石上,其画赞就以沧浪亭的清流为喻,赞颂其人其行:“惠爱黎元,宏奖髦士。心迹双清,沧浪之水。”

明清时期江南就是人文荟萃之地,可以说是当时中国的文化中心,在江南的士大夫中还有很多持华夷之辨,心向前朝,以遗民自居的不合作者。自古以来得民心者,得天下。实际上这里所说的所谓民心就是士大夫的心,得到士大夫阶层的拥护,是一个王朝统治合法性的基础。

所以,自从清朝统一中国以来,无论是顺治,康熙,甚至雍正,乾隆等皇帝无不重视江南士大夫阶层,拉拢知识分子,获得江南士大夫拥护,实现对江南地区和江南士人的有效控制,康熙帝采取了一系列措施,改善朝廷同“江南”的紧张关系。

在康熙二十三年至雍正元年间,江苏巡抚中惟宋荦任职最久,治绩最得帝心,对江南政局影响最显著。

在宋荦的江南施政中,最重要的是对明末东林、复社的精神遗产加以引导和收编,使江南士人逐渐消磨反抗斗志,最终加入到新的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建构中。宋荦为实现自己的作为,首先选择了一批得力幕僚,“赋予他们监督吏员的责任”。

康熙三十一年十二月,宋荦延邵长蘅至幕府。邵长蘅不负厚望,成了宋荦结交江南士人的得力助手。康熙三十二年四月,宋荦观风各郡邑,录取若干士人。他们对宋荦结识江南士人、处理江苏事务出力很大。

宋荦本身就是一个文化造诣,书画造诣颇深的读书人,他对读书人有一种天然的亲和力和吸引力。宋荦在江南宏奖人才、大兴文教,更得到江南士大夫拥护和赞同。

康熙三十三年正月,宋荦会同熊赐履、江苏学政捐俸修东林党之旧地——无锡东林书院。三月,宋荦应沈客子之请,于桃花坞修复唐寅墓,建亭其旁,题曰才子亭,为文祭之,诸名士题咏甚多。六月,宋荦选亡友侯方域、魏禧、汪琬三人遗文为《国朝三家文钞》,为之序。九月初,苏州高士徐枋卒,为经纪其丧。康熙三十五年十二月,重修苏州府学毕;康熙四十四年底,卓尔堪辑《遗民诗》将付梓,宋荦序之。此外,对其他江南文社,如计东创建的几社,宋荦也一体推崇。

康熙四十二年年六月,宋荦选刻王式丹、吴廷桢、宫鸿历、徐昂发、钱名世、张大受、管棆、吴士玉、顾嗣立、李必恒、蒋廷锡、缪沅、王图炳、徐永宣、郭元釪之作为《江左十五子诗选》成,自序之。宋荦麾下客观上形成了一个诗人群体,而宋荦无疑就是诗人团体的领军人物。

宋荦在江南施政得到康熙皇帝极大的赏识。

康熙三十八至四十四年,康熙帝三次南巡,皆驻跸苏州,时任江苏巡抚,负责接待。康熙帝嘉赞其居官安静,迭蒙赏赉,御书“仁惠诚民”、“怀抱清朗”以赐,又“御书诗扇,又临米芾书,董其昌书天马赋,渊鉴斋法帖及耕织图以赐”。后康熙帝以其年过七十岁,书“福”、“寿”字以赐。

康熙四十四年十一月,授其吏部尚书。康熙四十七年,以老乞罢官,濒行,赐以诗。

康熙五十三年,奉诣入京师为康熙帝贺寿,加官太子少师,复赐诗,回乡;同年九月十六日,卒,享年八十岁。康熙帝下旨赐祭葬于其家乡,祟祀名宦乡贤,葬于西陂别墅。

2、宋荦在文化艺术上的成就

宋荦不但是一代廉史名臣,而且还是杰出的诗人、书画鉴赏及收藏大家。

著有《漫堂说诗》、《漫堂墨品》、《绵津诗抄》、《筠廊偶笔》、《西陂类稿》(50卷)、《沧浪小志》、《江左十五子诗选》等10余种,其编有《商丘宋氏西陂藏书目》,淹通典籍,熟习掌故。又喜刻印书籍,刻有《商丘宋氏家乘》、《古竹圃诗集》、《嘉乐堂诗集》、《柳湖诗草》、《绵津山人诗集》、《国朝二家诗抄》、《施注苏诗》等古籍30余种,宋荦曾合刻侯方域、魏禧和汪琬三家文为《国朝三家文钞》,影响颇大。

宋荦早年学诗得益于家教和雪苑诸子,他在诗坛上和王士祯齐名,其诗工于近体,也长于歌行,尤精写景物诗。其诗秀丽风雅,处处胜人。汪琬在称他的诗:“其长篇雄变如虬龙之细化,其短章秀杰如珠玉之莹润,甚至联句角胜,则写难状之物 而吐难言之情,如倾江倒河,益注而益不穷。”侯方域亦称他的诗“神苍骨劲,格高气浑”。

清学者朱彝尊诗云:“妙鉴谁能别毫发,一时难得两中丞。”两中丞指的是当时大收藏家卞永誉和宋荦。康熙帝除了御赐亲笔书法以外,还赏赐给宋荦大批量书画、典籍多达万件,宋荦在商丘城老宅建“御书楼”珍藏。宋荦藏书有数万册之多,有人评价其“所收藏唐宋名迹,宋元秘帙,冠于河右”,有“江南第一收藏大家”之称。宋荦因与收藏家袁枢同乡故,得藏名品,以此名重天下。

据刘金库先生所著《南画北渡》记载,经过宋荦鉴赏和收藏的书画作品,现存于故宫等博物馆的国家级文物就有125件之多。凡经过宋荦收藏的书画作品,大多加盖有“臣荦”、“商丘宋氏收藏图书”、“商丘宋荦审定真迹”等印。其中不乏国宝级文物,比如魏钟繇《荐季直表真迹卷》、唐杜牧《张好好诗一卷》、宋文天祥《木鸡集序卷》、宋黄庭坚《寒山庞居士诗卷》、元赵孟俯《行书十二扎卷》、明董其昌《苏氏六贴册》以及唐吴道子《钟馗小妹图》、唐韩晃《五牛图卷》、五代顾闳中《韩熙载夜宴图卷》、宋徽宗《四禽图册》、宋马远《江山深秀图卷》、明文征明《真赏斋图卷》等等。

3、宋荦文化价值的意义和启示

宋荦是商丘著名的历史文化人物,他身上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和历史价值,他身上的亮点既有商丘宋氏家族渊源家学传统,也和商丘悠久的历史传承有着密不可分的关系。

今天我们就是把这些传统厚重文化价值重新挖掘出来,赋予他们崭新的意义,通过对这些价值进行新的阐述,成为商丘独有特色的文化品牌和城市形象,从而形成一系列文化产业链。比如碧螺春这一品牌和宋荦康熙品茶有关,沧浪亭保留着宋荦的画像,香雪梅至今保存着商丘宋荦题写的几个大字(香雪海),如今这些都成为著名旅游景点,甚至香雪海成为一个品牌。而宋荦是商丘知名的历史人物,商丘更应该打出宋荦这个文化品牌,为商丘的未来发展服务。

商丘古城正在发展文化旅游,创建出商丘独特的文化品牌,发挥良好的名人效应,从而获得良好的文化和经济效益,这也是商丘文旅发展的必由之路。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