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脱贫攻坚到乡村振兴:虞城县脱贫摘帽的启示

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编者按

为深入学习宣传贯彻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和党的十九大精神,着力“互联网+社科”创新,强化网上社科工作的思想引导和文化引领作用,在商丘市委、市政府领导和市委宣传部指导下,商丘市社科联联合方塘智库推出“网商社科之重新发现商丘”项目。

众所周知,至目前,乡村振兴已经是全国上下热议的话题,尤其是在乡村振兴战略发布之后,撸起袖子加油干成为无数人的共识。乡村振兴涉及的相关问题比较多,比如,乡村治理、精准扶贫、产业兴旺等。这些问题看似相对独立,其实相互之间有着或多或少的关联,我们应该从更长远更宏观的视角来看待乡村振兴,以期实现一个区域的长久发展。

我们邀请人民日报社虞城挂职干部、虞城县委常委、副县长程惠建探讨乡村振兴、扶贫、脱贫攻坚等问题。在程惠建看来,脱贫摘帽不是终点,应该巩固已有脱贫攻坚成果,利用产业发展优势,在乡村振兴大背景下,培育县域特色经济,规范乡村治理,解决好“三农”问题,缩小城乡差异。

1、扶贫脱贫

2019年5月9日,商丘市民权县、柘城县、睢县、宁陵县、虞城县等5个国定贫困县和省定贫困县夏邑县,经省级专项评估检查,达到脱贫摘帽标准,正式退出贫困县序列。

《重新发现商丘》:过去,商丘经济基础薄弱,很多地区被列为贫困县,您认为商丘这个地方的贫困解决方案是什么?将来该怎么做?

程惠建:从我个人三年扶贫工作经历来看,我觉得,像商丘这个地区贫困县的脱贫问题解决方案,主要依托两个方面:其一,产业发展,这是根本的脱贫之道。只有产业发展了,带动了更多的贫困户就业,才能够从根本上解决贫困户稳定持续增收的问题;其二,靠政策帮扶。拿虞城来说,截止到2018年12月31日,全县尚有12082人没有脱贫,计6104户。这些人群当中更多的是老弱病残,痴呆憨傻,鳏寡孤独,大部分人不具备完全劳动能力。解决这部分人的脱贫问题,可能更多的需要国家政策的兜底,比如,五保、低保,除了农村居民基本医疗保险之外,还需要大病补充保险等保障,以解决兜底问题。

其实,从现在开始,脱贫攻坚工作就已经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它跟乡村振兴衔接。在农村,现在有两个主题词,一是脱贫攻坚,二是乡村振兴。未来商丘地区贫困县脱贫攻坚工作,应该是在乡村振兴的大背景下,对脱贫攻坚原有的成果进行巩固和提升。只有脱贫攻坚与乡村振兴,两手抓两手硬,才是将来彻底解决商丘几个贫困县全面脱贫的根本解决方案。

《重新发现商丘》:作为一个媒体人,曾担任人民日报社国际金融报常务副总编辑,您为何选择到贫困县虞城挂职?从魔都到乡村的差距很大,如何适应日复一日的驻县生活?扎根基层,走访、调研、与贫困户交流等工作应该是扶贫干部不断重复的日常,您认为基层扶贫的关键是什么?

程惠建:脱贫攻坚是全党全国具有战略意义的重点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强调指出:脱贫攻坚是头等大事,一号民生工程,贫困地区要以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全局。作为一名普通中共党员能够参与到脱贫攻坚这项中心工作中来,是一种荣耀。

作为人民日报的干部来说,能够参与到人民日报对口帮扶虞城的工作,是一种责任。人民日报对口帮扶虞城始于1995年,25年来,人民日报跟虞城县一直不离不弃,我是人民日报派驻虞城的第十二名挂职干部。这25年来,虞城的发展,点点滴滴的跟人民日报的帮扶、支持是分不开的。

作为媒体人来说,能够参与到脱贫攻坚中心工作当中,能够有机会到贫困县挂职担任县委常委、常务副县长,参与全县的脱贫工作,对我而言,是一种经历。

所以,不管是普通党员角色,还是人民日报干部角色,还是新闻媒体人角色,无论哪个层面,来虞城挂职我都无怨无悔。

刚开始来虞城,有诸多不适,比如,饮食、生活、语言等方面,但后来我慢慢适应,各方面坚持得比较好。我是2016年6月29日来虞城县,到2019年6月底,正好满三年。三年来,我参与到很多地方行政、地方治理、乡村振兴的工作,更多的是可以接触到基层工作推进的方式方法。生逢伟大的时代,如果不是脱贫攻坚,我也不会到地方挂职历练,我见证甚至参与指挥了120万人口大县的脱贫摘帽工作。这是我一生中值得骄傲的事情。挂职三年,收获满满,这段宝贵的挂职经历,对于我今后从事媒体工作有很大的帮助,我会继续关注虞城、关注商丘,尽我所能支持虞城、支持商丘。

基层扶贫工作的关键在于情怀。扶贫挂职干部,做还是不做,做多还是做少,做好还是做坏,完全靠党性,靠情怀,靠毅力。

我很珍惜这几年的挂职机会。我经常跟虞城的干部开玩笑,我说,你们是正式工,我是临时工,正式工和临时工的心态是不一样的,正式工的活,今天没有干好,可以明天干,明天干不好可以后天干。但对于我来说,工作机会,学习机会实在难得。我总希望能够尽可能量化每一天的工作。我总是开玩笑说:一天怎么只有24小时,如果一天有48个小时该多好,感觉工作时间总是不够。

《重新发现商丘》:您在主抓脱贫攻坚工作当中,一定很有感触。

程惠建:2017年,我同时主抓了城市建设、环境保护、招商引资、协助分管新闻宣传,同时还负责六个乡的脱贫攻坚,对我来说,这是最具考验的一年。从2018年开始,工作做了调整,此前分管的工作不再分管,我主抓全县的脱贫攻坚工作,而2018年是全县脱贫攻坚关键之年,是摘帽年。三年来,我跑遍全县所有的146个贫困村,每到一处都是尽可能多走访群众,督导落实国家扶贫政策。在脱贫攻坚工作中,不断创新扶贫工作模式,我倡导提出“精准扶贫合作社”、“孝善基金”、“名誉村长的创意”等一系列创新扶贫措施,成效显著。并通过“新闻扶贫”、“社会扶贫”、“招商扶贫”助力虞城县脱贫攻坚工作更高效的达成脱贫目标。

2018年12月13日在全省贫困县县委书记座谈会上,河南省委书记王国生对虞城县“村遍访、乡遍核、县遍验”的“三遍走”的做法给予了充分肯定,并在全省推广虞城做法。

讲讲我对扶贫办工作定位的理解。我分管扶贫工作之后,发现很多地扶贫办定位不清晰,职责不明确。后来,我给扶贫办开会,提出八字方针:“业务做小,格局做大”。县扶贫办是脱贫攻坚战役县级参谋部。扶贫办的职责分工,应该专注于精准识别、精准帮扶、精准退出的工作,此为“业务做小”,其他行业扶贫具体工作应全部交由其他部门负责。2018全县统筹整合资金5.8亿元,而扶贫办经手的资金是26万,就是一个雨露帮扶计划,其他全部交给其他部门,这样的话很好规避了经济风险以及工程不专业的问题。扶贫办虽然是正科级单位,但是要充分领会“脱贫攻坚统揽经济社会发展问题”的精神,其实就是统筹好县委书记、县长的工作,统筹好各个副县长工作,呼吁各位分管副县长把各自分管工作做好,问题追责,各分管口负责各自口的工作,此为“格局做大”。扶贫工作是全县的大事,不是扶贫办一家单位的事,是全县各部门各乡镇乃至全县所有人的事。

《重新发现商丘》:那么,贫困县的脱贫摘帽,就代表这些地区完全摆脱贫困了吗?在今后的经济发展当中,这些脱贫摘帽地区还应该注意哪些问题?

程惠建:2016年,虞城县建档立卡贫困人口120954人,52046户,后来99961人,47621户,到2018年年底还没有脱贫的12082人,6104户。脱贫的这些贫困户,工作做得很扎实,无论是精准识别、精准帮扶,还是精准退出,也无论是产业帮扶,还是每户每家的经济收入账算得都比较清楚。从以上数据也可以看出,虞城县这几年的脱贫攻坚成效还是很明显的。其实,党中央提出的脱贫攻坚战,针对的是绝对贫困,相对贫困永远消除不了,我们目前解决的也是绝对贫困。

当然,无论是虞城还是商丘地区的其他的县城,跟我的老家如皋是有较大差距。如皋是江苏的一个县城,面积跟虞城差不多,但是经济总量近一千两百亿,接近商丘经济总量一半,所以说商丘与商丘之外的区域经济,尤其是江浙沪先进地区差距还是很大,所以,不能有任何松懈意识,脱贫攻坚后半程,更应考虑如何实现更好的发展。

2、乡村振兴

“三农”问题是关系国计民生的根本性问题,必须始终把解决好“三农”问题作为全党工作的重中之重,实施乡村振兴战略,这一战略也是助力农村实现新一轮改革蜕变的重要政策支持,未来,新乡民、新乡村、新乡业、新乡愁将成为重塑城乡关系的新要素。

《重新发现商丘》:我们知道关于扶贫有个方案是产业扶贫,对于农民的改变是非常大的,那么,产业扶贫跟乡村振兴当中用产业来落实乡村振兴战略,两者中提到的“产业”是完全一样的吗?

程惠建:乡村振兴第一位的是产业兴旺,无论从乡村振兴角度还是脱贫攻坚角度看,未来产业发展都是重点,我们说的产业不是狭隘的,既不能引进纯粹的种植业也不能引进纯粹的制造业,而是应该多引进一二三产业融合发展的项目。

比如,种花生,不仅种花生,可以炸花生油,还可以有加工花生相关成品,销售服务等一站式“从农田到餐桌”的全产业链模式。像金豆子不光有豆芽菜,它有大豆种植,当然,将来也会有新的产品形态。

《重新发现商丘》:我们了解到,您还是郭土楼村的名誉村长,您认为郭土楼的乡村振兴模式的核心竞争力是什么?它该有个什么样的未来?它是具有可复制性的案例吗?比如,乡村旅游,特色文化村,产业等方面。

程惠建:发展很多是偶然的因素决定的。从郭土楼乡村旅游想法说起。当时,在我们调研郭土楼之后,我提出来“豫东大竹海”的概念,后来就引进竹子、种竹子,郭土楼就这样一步步起来,再后来做了网红桥的项目。抖音捧红了网红桥,网红桥又捧红郭土楼。高峰时候村里客流量一万五到两万人,直接带动村民的非农增收。当然,另一方面也说明,虞城真正的旅游产品太少了,或者就是没有,虽然虞城有很多旅游实体景点,比如,伊尹祠、仓颉墓、木兰祠等,但是,这些仅仅是景点而已,除了观景之外,游客的消费需求无法充分体现,反而是县域没有成型的旅游产品情况下,才促使了郭土楼的乡村旅游在精心打造之下逐步进入大家视野,渐渐有了人气。

但是,郭土楼的乡村旅游仅仅靠郭土楼一个村是发展不起来的,它必须与周边几个乡村融合发展,联动开发,整体规划,整体考量,整体推进,才能够让郭土楼的乡村旅游走的更远。

目前,郭土楼的旅游风格是走的乡土道路,有豆腐坊、醋坊、磨坊老工艺,让市民来了之后,有可以体验匠心工艺的作坊,有娱乐休闲之所,有住宿养生之地,有可以购物消费的产品,有乡土美食,有竹刻创意工艺品展示销售,吃、住、行、娱、购都可以充分实现。

郭土楼的乡村旅游具有可复制性,但是从全县角度来看,也不是说全县的乡村都发展乡村旅游,发展乡村旅游必须有基础,整个规划布局也需要提前考虑好,当然,这也是决策部门要考虑的问题。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