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一百二十八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我们知道我们一直在讨论乡村振兴的话题,在整个国家的宏观战略背景之下,其实我们更主要的是想探讨整个中国乡村振兴的一些路径和方法论。在探讨的过程中会牵扯到一系列的具体的乡村振兴的案例背后所渗透出来的普遍性问题,也会在具体案例的解决方案和路径的过程当中,不断地去寻找某一个乡村里独特的资源。这些资源也是我们将来去做乡村里乡村振兴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考量。

那么,我们在梳理乡村里独特的资源时,其中有一个门类是很多乡村都存在的。比如,我们在山西长治的张祖村进行调研时,其中有一个老人做了将近一辈子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布老虎,除此之外,村里还有人做剪纸的非遗。其实很多中国乡村里都有一些老人和年轻人在做非遗的产品,但遗憾的是这些产品基本上还停留在当地非商业化的应用中间,没有形成价值的最大化,也没有变成一个商品,非遗在乡村的存在越来越边缘。

非遗是乡村文化里面比较重要的一个文化载体,但到目前为止,它也没有找到一种和乡村进行更好的互动的模式。类似乡村振兴的发展模式,现在非遗在全国这一轮的发展当中,无论是从国家政策和市场而言,还是从整个的消费者而言,对于非遗观念的改变越来越大,有了这种观念之后,那么非遗的价值也变得很大。

如果我们去梳理整个中国非遗的分布情况的话,非遗和乡村在空间上重合度非常高,即中国很大一部分的非遗资源都存在于乡村。现在我们去做乡村振兴时,从市场和投资价值的角度而言,非遗的资源价值非常大;从文化的传承和保护的角度而言,非遗在乡村振兴中间具有文化振兴的概念;从产业兴旺的角度而言,非遗是文化创意产业的一个重要依托。

但就像目前全国整个非遗的发展一样,乡村的非遗也面临着传承人的后继无人等一系列的情况,同时在围绕非遗进行产业的布局时,非遗人才的缺失非常严重。所以接下来在乡村振兴的过程中,除了围绕乡村的非遗做更详细的资源普查以外,也要通过一些方式在保护和传承基础上针对这些乡村的非遗进行一种新的价值闭环的打造,这样才能真正的把乡村的非遗激活,用乡村非遗的资源反向的推动乡村振兴。

其实,这几年我们发现很多到乡村旅行的人很愿意去寻找或体验乡村里各种各样的非遗活动和产品,那么从这一段来看非遗的发展还是可行的。如果对村民而言,耳熟能详或习以为常的东西,有很多外部的机构和个人非常喜爱,那么对于整个乡村文化自信的提升也有很大的帮助,所以非遗可能在根本上会对人和乡村有一个深刻的改变。因此我们对非遗的重视不仅仅是因为它具有市场和商业的价值,还因为它具有整个的公共价值。

我们在理解中国非遗的转型和发展时,如果很多非遗的门类和乡村振兴可以结合在一起发展,那么两者之间的关联性,我想可能比以往历史上任何时期都具有更明显的价值连接,只有把这两者连接起来以后,再去看非遗和乡村振兴的发展时会获得一种新的可能。

在目前的阶段,两个最显著的关键词之间,非遗和乡村振兴的融合,一旦形成这样的关系,我想对两者的发展都非常重要。这也是我们今天想表达的非遗和乡村振兴这样一个主题背后的一个思考,这种思考对两者都有非常大的意义。那么对整个中国的文创和文化产业而言,也具有非常大的意义。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