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一洋:郑州都市圈的崛起与华夏幸福武陟产业新城的选址逻辑

文丨于一洋(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中国的产业新城故事发生地终于从环首都和沿海等发达地区向内陆及中部等崛起地区蔓延。顺应天下大势,响应国家战略。作为国内领先的产业新城运营商的华夏幸福,亦布局中原,借势发展。

2016年6月,华夏幸福与武陟县人民政府签署合作协议,武陟产业新城正式启动。从河北固安到河南武陟,空间距离不足700公里,但华夏幸福走了14年。

2002年,环北京布局的固安产业新城在探索中诞生,时至今日,已发展成为产业新城行业的标杆和PPP模式的标杆。但辉煌的过往不代表成功的未来,在国内地产巨头纷纷转型和业内其他产业新城运营商集体发力的时代档口,一个或几个标杆项目维系不了华夏幸福国内领先产业新城运营商的行业地位,也不符合华夏幸福本身对于产业新城行业和中国城镇化的未来预期。所以,在中国各大中心城市已经进入或正在进入都市圈发展阶段的背景下,更多的谋求在核心都市圈布局产业新城,抢占价值洼地的同时推进地方产业体系的转型升级和新城建设,当是华夏幸福较为合理的战略选择。

基于这个价值维度、新的国家战略导向和区域发展态势等背景,再回过头来重新审视即将年满三岁的武陟产业新城,可以发现,华夏幸福又一次跑赢了时间、获得了空间。郑州市在过去的2018年再一次实现发展飞跃,跻身“万亿GDP城市俱乐部”和千万人口超大城市行列,宣告着郑州正式进入都市圈发展阶段且气象已成,而环郑州布局与郑州市隔黄河相望的武陟产业新城也迎来了发展的黄金战略机遇期。

作为一家市场化智库,在扎实理论研究的同时更要通过实地调研来使理论与实践相结合相印证。所以,近日我们实地调研了华夏幸福武陟产业新城,以期通过多维度、系统性和案例化的解读,来更深入的探究包括华夏幸福产业新城项目在内的中国产业新城的营造逻辑,并尝试就产业新城的选址逻辑、新城规划与产业发展逻辑、招商引资与创新创业的耦合关系等问题,给出市场导向下的分析。本文作为开篇,将以新的国家都市圈战略为背景,以区域经济地理格局为依托,尝试对武陟产业新城的选址逻辑做出解读。

1、为什么是郑州?

研究华夏幸福不久前发布的2018年年报可以发现,华夏幸福坚持产业新城异地复制的逻辑、坚持核心都市圈聚焦战略从未改变,并在年报中重点提及布局15个核心都市圈,形成“3+3+4”的格局。即重点布局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3个高能级核心都市圈,同时加快布局郑州、武汉、成都3个高潜力核心都市圈,以及长沙、西安、贵阳、沈阳4个潜力核心都市圈。

仔细分析这份战略布局可以发现,这是明显的三个都市圈能级划分。第一能级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京津冀是华夏幸福的大本营,由于首都北京和天津、雄安新区的存在,其发展能级极高;长三角和粤港澳作为中国40年改革开放的前沿高地一直引领着中国各方面的发展,是最具活力也是中国国内最有可能发展成为世界级都市圈的两大区域,三大“高能级”名副其实而又显而易见,不再赘述。

第二能级华夏幸福选择了郑州、武汉和成都。华夏幸福将这三大都市圈称为高潜力核心都市圈。在我们看来,这个“高潜力”是这样界定的,即与上述第一能级的三大区域相比,郑州、武汉、成都都市圈在各方面都是全面落后的这点毫无疑问,但相比于京津冀、长三角和粤港澳已经进入相对成熟发展期,郑州、武汉和成都显然还处于快速成长期,具备更大的发展潜力,且其潜力兑现度极高,兑现周期也相对较短。

第三能级华夏幸福选择了长沙、西安、贵阳、沈阳,潜力核心都市圈。同样的,这些城市和都市圈也具备相当的发展的潜力,先不论其与第二能级的潜力高低问题,由于区位条件、经济基础、战略倾斜度等等指标所构成的综合发展现状,第三能级都市圈的潜力兑现度和兑现周期相比与第二能级是落后的。

那么为什么郑州、武汉、成都的能级更高呢?更具体一点说,华夏幸福为什么会选择郑州都市圈作为“高潜力”核心都市圈布局重心之一呢?

首先,郑州、武汉、成都这三个城市既都是省会也都是国家中心城市,在所处的城市群中也都是核心存在。战略和政策优势天然存在。

其次,经济发展水平、人口人才密度、资源集聚能力、交通发达程度等方面,第二能级的郑州、武汉、成都相比于第三能级也是具备明显优势的,均是万亿GDP+千万人口的城市,且都地处交通要道。

所以,华夏幸福三大能级都市圈的划分清晰而又合理,其核心逻辑是根据能级高低来决定产业新城的选址和开发时序。

具体到郑州都市圈而言,自古以来,得中原者得天下。而现如今,得郑州者得中原。在我们看来,首先是战略和政策红利的释放。

早在2016 年,国家发改委印发《促进中部地区崛起的“十三五”规划》,就已正式批复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虽然郑州的综合实力在9个国家中心城市中排名靠后,但这同时也意味着郑州未来还有非常巨大的成长空间,发展潜力极大。

及至今日,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战略红利还远未完全释放,甚至可以说,郑州才刚刚起步。国家中心城市的头衔和界定,是对郑州空间、经济、人口、产业、技术、开放等方面的全面助推,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内作为指引郑州发展的主要核心。这也就是说,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战略红利释放将是一个很长的周期。

2018年12月7日,河南省委常委会审议通过《郑州大都市区空间规划(2018-2035年)》(虽是叫大都市区,但其内涵与大都市圈的概念相同)。这次会议指出,郑州大都市区作为中原城市群发展的增长核心,既承担着支撑中部崛起,拓展我国经济发展新空间的重大使命;也承担着引领中原崛起,振兴河南的重要任务。这次《规划》的落实是郑州2019年加快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工作重点。

所谓郑州大都市区,是以郑州为中心,包括开封、新乡、焦作、许昌共五座地级市在内,涵盖国土面积超过3万平方公里,人口近3000万,地区GDP过2万亿元。其实本质上讲,郑州大都市区的概念就是郑州都市圈。如此庞大的都市圈规划,必然要由中心城市、次中心城市、中小城镇及卫星城共同构成城市体系,产业新城在这个体系里有非常大的发挥空间,且将扮演非常重要的角色。

2019年2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这是首次在国家级战略文本中出现针对都市圈发展的详尽指导意见,这意味着中国的大城市与特大城市正式进入都市圈发展建设新时代,同样的,在此政策背景下的郑州都市圈建设也将驶上快车道。

这些所有的战略和政策红利是郑州未来发展的指引和基石,且这些红利的释放是一个长周期过程。那么环郑州都市圈打造产业新城的第一个逻辑出发点就是借助战略和政策倾斜的机遇周期,享受其所释放出的红利,如土地供给、产业扶持政策、人才吸引政策、技术创新扶持政策、招商引资等等方面,这些直接影响到生产要素的政策红利对于一个产业新城的成长和成熟是首要的。

其次是综合发展水平和潜力。2019年1月,这对于郑州来说是一个的特殊时间节点,在郑州现代建城史上注定被铭记。河南省初步经济数据出炉,正式宣告着郑州跻身“万亿GDP城市俱乐部”和千万人口特大城市行列,这是一次质变。这两大标志性数据意味着郑州在集聚阶段向前迈进了一大步,距离扩散和辐射阶段已然不远。意味着郑州更强的资源集聚能力、更大的城市发展空间、更完善的产业结构、更大的市场、更多的就业机会、更强的人才吸引能力。郑州将在集聚阶段不断做大做强,并将直接带动辐射周边产业新城的发展。

最后是区位与交通优势。建国以来,郑州就以其优越的地理位置成为南来北往、东奔西走的交通枢纽。现如今,作为“一带一路”的关键节点城市和中部“米字形”高铁路网的核心城市,郑州的交通效率更是在中部地区首屈一指。强大发达的交通意味着更强的运输能力和效率,这将直接体现在资源、人才的集聚与流动,更遑论对于物流能力的极大提升,跨境物流和国际贸易已成为郑州的明星产业,河南自贸区、郑州航空港的建设就是最好的例证。

综合以上来看,郑州未来的成长空间和发展潜力显而易见,华夏幸福提前在此布局彰显其战略眼光和对中国未来区域发展的敏锐洞察。作为中原大地上仅有的国家中心城市,郑州的区域首位度正在不断提升。虽然郑州仍然处于集聚阶段,但在不远的未来,其所释放的扩散和辐射效应非常值得期待。而在郑州周边布局产业新城,无论是在空间、产业还是人口方面,都能作为郑州市的功能配套和产业互补,在郑州都市圈中扮演极其重要的角色。

2、为什么是武陟?

在9个国家中心城市里,郑州是体量和市域面积最小的一个,由此带来的空间和建设用地供给不足极大限制了郑州建设国家中心城市的步伐。不仅如此,2018年郑州在河南省的经济首位度为21.1%,人口首位度仅为10.6%,在国家中心城市中排名靠后,对周边的辐射带动作用相对较弱,但同时也意味着郑州的发展空间还有极大的增量余地。

在我们看来,随着郑州继续保持快速发展、不断提升首位度,跨过黄河将市域向北延伸基本已成定局。纵观国内外大城市建城史,河流都不应该成为城市规模扩张和发展的“阻碍”。郑州亦然,是时候将黄河“天堑”变为大郑州的内河了,如泰晤士河之于伦敦、长江之于武汉。寻求与焦作、新乡等城市的融合发展,通过空间规模的提升来加快经济要素的集聚与流动来为郑州的发展“松绑”。

郑州现如今已经是千万人口大城市,高密度的人口集聚势必需要郑州对自身城市空间做存量和增量上的双调整,而空间层面上的优化伴随着的是产业与人口的双集聚。在我们看来,郑州现有存量空间的优化应属于城市更新,而增量空间则需要与周边城市进行融合,如此一来,紧靠黄河北岸的武陟、获嘉、平原新区等县区将成为郑州对接融合的首冲之地。

那么为什么是武陟呢?答案是区位!

武陟县属于焦作市,地理位置极其优越。距郑州市政府直线距离约30公里;距郑州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仅20多公里;距新郑国际机场直线距离约66公里;乘坐城际高铁20分钟即达郑州火车站,属于郑州“一刻钟经济圈”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郑州都市圈内,郑州是名副其实的中心城市,那么焦作显然是次中心城市之一,而地处郑州与焦作之间的武陟县,在都市圈城市体系中,天然具有节点城市的作用。在此基础上,武陟县向与郑州、焦作形成功能互补作用的卫星城发展是最优选择。

产业层面亦然,都市圈的产业体系分布正需要武陟这样区位位置优越、经济基础良好、交通运输发达的节点城市来充当都市圈产业链和价值链的关键环节。这就为产业新城故事的发生提供了最好的土壤。

不仅如此,随着黄河生态经济带建设问题愈加得到重视,2019年两会期间对于把黄河生态经济带建设上升为国家战略的呼声也是愈发高涨。河南省委书记王国生到黄河调研时也曾强调,要深入学习贯彻习近平生态文明思想和对黄河保护治理工作的指示要求,高起点谋划、高标准推进沿黄生态经济带建设,以实际行动扮靓母亲河,促进区域经济高质量发展,推动黄河流域生态文明建设水平全面提升。

作为黄河流域重要组成部分的河南沿线,尤其是郑州、平原新区、武陟一带,将迎来又一波发展机遇。而对于生态城市的建设也是华夏幸福产业新城的一致追求,在武陟产业新城的规划建设中,有一条共产主义渠生态绿带,与黄河景观带相连,一体化打造黄河生态涵养带。

所以,华夏幸福选择武陟作为在郑州都市圈布局产业新城的第一站是前瞻性的。随着郑州的发展不断做大做强,武陟将是第一波享受到大郑州辐射带动作用的受益方。在不远的将来,武陟将成为与郑州发挥功能互补、产业协同作用的节点城市,在这个过程中,武陟产业新城将承担对接郑州外溢辐射与资源的桥头堡作用,将成为郑州都市圈产业链条中,重要产业故事的发生地与承载地。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