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打造应天书院的未来?

文丨姬瑞丹(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实习编辑)

书院文化最早可以追溯到何时?最早的书院规制和文化功效是什么?集“讲学、藏书、祭祀、学田”四大规制加之“研究、刻书”等在内的六大事业的书院文化到底对今天书院有何借鉴意义呢?

以应天书院为基点,向古城文化甚至是中州文化大胆辐射。以应天书院为蓝本,与全国乃至全世界的书院进行对比独创,如何打造出具有自我特色的书院文化?

如何更好地把握文化因素点,牵引出一系列的文化经济驱动力的新动能发展、文化产业的迭代升级、文化元素的深度解剖、文化人才的深度挖掘,以及在新时代下如何对商丘地区文化自觉与文化自信更进一步解读、如何更好地发挥商丘文化在中州乃至华夏文化中的重要作用?

1、书院沉浮处,薪火传佳情

有着 “相继登科而魁甲,英雄仪羽台阁,盖翩翩焉,未见其止”的佳绩;也有着“聚学为海,则九河我吞,百谷我尊; 淬词为峰,则浮云我決,良玉我切。”的气势,应天书院无疑是中国教育史上的一座丰碑,它的影响力和辐射力不容小觑,荣膺“天下四大书院”之一的美名。四大书院是一个由南宋学者提出的概念,它是宋初书院影响之广、声势之大的代指,集中体现了宋初书院替代官学的作用,以及由此而被强化的教育教学功能。而在宋代声名远播的“四大书院”中,有两所位于古老的中原大地——“嵩阳书院”、‘“应天书院”。应天书院因“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范公而镂刻于更广阔的天地,同时也对当今教育体系与文化自信开启了一个新的思考角度。

应天书院在河南商丘,亦称睢阳书院,为宋初四大书院之一。前身为五代时杨悫所建南都学舍。杨悫卒后,其学生戚同文继承师业,改称睢阳学舍,太宗时,同文去世,学舍一度中断。真宗即位初,邑民曹诚出资在学舍旧址建书舍,“博延生徒,讲习甚盛”。大中祥符二年(1009)曹诚以学舍入官,真宗“面可其奏”,赐“应天府书院”额,命曹诚为助教,书院取得官学地位,成为宋代较早的一所应天书院正门地方官学。宋时开科取士,学舍生徒登第者达五六十人之多。著名生徒有薛居正、向敏中、杨大雅、王洙、富弼、李诚、韩绛、蔡挺等。可以说,应天书院这种“以学为本,以身传教”的核心理念与教学风化在当时培养出了一批批“敢作为、能作为”的新民性人才,起到了继往开来的历史交错感,对今天的教育理念无疑是一股清心的甘流。

明初,统治者采用官学结合科举制度的方式大力推行程朱理学,令各地府、州、县及卫所皆设儒学,在朝廷的大力提倡下,是时虽“下邑荒徼,山陬海涯”,亦可闻“庠声序音”(《明史》卷七十《选举二》)。在国家官学体系逐步得到健全的同时,统治者认为既然已有学校育才,那么就无俟于书院,对书院则采取了一系列禁绝措施,此举使明代书院进入了长达近百年的沉寂期。明代成化年间以后,随着官学日渐衰落和科举日益腐败,书院又重新受到社会各界的重视并得以复兴。就河南而言,在各级地方官员的大力支持下,豫省书院建设呈现出一派兴盛之势。从书院的由盛转衰再即盛,历史留给我们的声响绝不会浅浅消逝。循着应天书院这蜿蜒曲折的“不平之路”,留给当代执政者与管理者最深的反思到底是什么?不是说书院的沉寂就代表着文化的沉寂,而是说代表着“文学圣地”的集大成者--书院文化所在地真切的存在价值的普适性与积极变现。

在成化之前的明天顺五年(1461),河南提学副使刘昌曾兴建丽泽书院(后更名大梁书院)于开封城南薰门内,这直接开启了成化年间河南书院的建设热潮。成化年间,全国共修复和新建书院78所,河南一省即达10所,超过了老牌书院名区江西、湖南的6所和7所,位居全国第一,这对明中后期全国的书院建设活动有着重要的引领作用。嗅过书院气息,在河南大地再次追寻古文化遗迹,先民之声犹在耳畔。“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仍然是一代人孜孜不倦的追求。

12世纪前后,程颢、程颐两位理学大师依伊皋、嵩阳等中州各地书院讲学,开创了理学的基本形态—洛学。洛学作为程朱理学的前身和基础,对中国传统社会后期曾经产生过巨大影响。然而,北宋之后数百年间,河南作为奠定理学与书院相结合传统的创始之地,却长久地失去了它当日的风采。明清鼎革,战火频仍,书院多废,嵩阳书院也是“断碑残碣与荒烟蔓草俱尽”(清·耿介《嵩阳书院志》卷二《凡例》)。明亡清兴的历史巨变,使中州学者们进行反省,他们将文化的衰落归咎于书院讲学不振。因此,复兴洛学就成了这些学者们的使命和责任。17世纪中期,以“中州八先生”为主的河南士人群体相与讲学于百泉、嵩阳、朱阳、南阳、紫云等河南书院,这对清初“由王转朱”学术风气的变化产生了重要影响。

晚清时期,顾璜在主讲河南省会开封大梁书院时,编订有两部藏书目录,从这两份前后相隔不过六年的藏书目录之中,我们可以窥见晚清河南书院学术由旧转新的趋向。黄舒昺(1834—1901),湖南湘潭人,字晓瀓,号曙轩,晚号悔庵居士。晚年受河南省、道官员之聘,曾史无前例地同时主持河南洛学、明道两书院,主讲程朱理学于其中。在豫十七年间,从学者数千人,下起诸生,上至巡抚,曾经影响过广泛的社会群体。其书院讲学既呼应了清初河南诸儒在书院中对洛学地发扬,同时也是程朱理学与书院结合教育模式的绝响,它所凝聚的士人群体及所主张的价值理念与康有为、梁启超等维新派在当时呈现出双峰对峙之势。

书院兴衰中,反映了一朝的价值取向与当时的社会现状,具有很大的研究意义。不仅如此,作为承载文化、培育人才的重要载体,书院一直发挥着前所未有的独特的价值。书院在滚滚历史长河中如何能长久地“展其姿而奉其志”,这是我们后代人需要反思与借鉴的。

2、和而不同处,当独领风骚

当提到四大书院之首的应天书院,一个首要的文化产品IP的打造自然是最重要的事。从“和而不同”的角度来看,IP的打造应该以发挥书院本身的文化史料价值为主,真正将书院打造成“新民维民培养、会八方游人志士”的文化承载体。当然,天下书院千百间,如何创建自己的亚文化社群,聚焦于独特的消费业态,将书院文化成功赋予到文旅研究的板块上,运用科学的体系链架构,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近日,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新闻联合“全国县级融媒体智慧平台”共同打造《我给两会带个言》特别节目,其中140家县级融媒体平台,发出来自基层声音!这不仅是一个人民当家做主的时代,更是一个“基层映强国”的呼声普遍化的特殊历史时期。做好故事,讲好故事,最根本的一定是群众,最热点的一定是人民的迫切需求。那么该如何精准化把握人民需求呢?

结合应天书院的发展来看,在这个碎片化已成为常态的时期,该用怎样的笔触与镜头去折射当今人们所迫切需要的文化产品,这是值得去思考的。是大数据的追踪、还是融媒体的助力或者说是消费心理学与文旅产业的深度融合,这都是新时代下需要被精细化的文旅矩阵“贯通流畅性”发展。

如何让应天书院成为商丘文化最炫因素点,成为一个充满活力的静止文物?这是需要当地人民去努力营造的,像是《我在故宫修文物》一样的平实感、参与感,如何让当地人更好地融入书院建设,让书院文化更好地被挖掘、让当地文物保护更具人性化,让书院真正成为惠及民生的场所。

如何“尽万民之力得一事之成”,集广意来推动由“人民主导、政府协力、文物散力”的文旅新态势呢?政府如何做好实地调研制定“合民意”的举措、人民如何合理表达自我诉求、文物如何发散出自固有的价值?

政府应当结合当地经济发展状况与文旅资源的特点,不盲目攀求、更不妄自菲薄,打造出独属于自我的路子。例如在应天书院的发展上,更可以把它纳入整个“中华文化圈”文旅资源的大角度,让燧人氏与商王亥,还有《桃花扇》侯方故居“手牵手”,形成博大的文化发展圈,从系统的发展里让各个要素得到最大程度的彰显。

人民的自我诉求的表达更是一种深层次的文化鉴赏,更值得被我们深刻解读。在经济学的角度里,不同的民众有不同的“私欲”。在政府“ 有所为而有所不为”的大前提下,在对每个民众的“私欲”进行满足饱和后,民生这门艺术之花便自然而然地绽放。对应天书院的大研究,更应该放在人民“私欲”满足的大背景下,针对性地把它惠及民众,民众也一定会给政府巨大的惊喜。“官民交融”,政府何能不乐得其所?

3、巍巍书院史,我辈亦何为

在对应天书院的“联动贯通式”发展下,我们更应该看重哪些文化要素与经济要素?一个书院,不能仅仅把它看作文化产物,但同时缺乏文化内核的实物躯体又是断不能“屹立于众旅之林”的。

湖南大学邓洪波教授认为:现代书院的发展既要传承千百年来书院追求学术独立、自动研究、注重人性修养、学行并重、师生情笃的精神,还需要有文化的自觉、自信与担当。有传斯道以济斯民的情怀,以发扬光大民族优秀文化为己任。在新的形势下,再次践行宋儒的伟大抱负: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在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看来:作为一个书院,教育才是它根本之所在。如果从教育的角度去突破,那么和商丘的发展之间,可能代表的是一种新民的努力。通过一个教育场所的复兴,完成整个地区人的维新,人的革新。有了人的维新之后,才能根本上推动这个地区的转型。所以我们认为一旦从这个角度审视应天书院,那么不单可以真正在今天这个时间节点或时代节点寻找到应天书院它本来的固有价值,同时也能寻找到它下一步的运营,或者它进一步张扬过程中新的价值通道。

我们试图去建构这片土地,或者构建商丘古城里的应天书院,它不同于其他简单的硬性设施这么一个事实,只有这样才能够找到商丘新的出路。这也是我们在讲述这个地区时,或者重新发现商丘时,要坚持的一个思路。

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谷雨表示:文创是具有生命力的可以反应应天书院文化迎合新时期文旅消费趋势的最佳载体,构建应天书院的文创体系是一个系统思维,不单可以将应天书院本身的文创产品设计出来,还可以将商丘本地文化文创化,并设置多个消费场景,这或许是对门票经济说不的路径之一,尽管文创产业需要精细化更需要时间,但能够提前意识并进行前瞻性思考本身就已经很有意义。

应天书院,北宋四大书院之首,这段辉煌的历史理当铭记,但不应该成为当下书院之间比拼时固守的运营局限性,在应天书院文化软实力的运营上尚需再接再厉,应天书院这一商丘的文化图腾,正在被唤醒,我们期待一场轰轰烈烈的关乎应天书院美好明天的革新。

注:本文部分资料为邓洪波教授在商丘应天书院演讲内容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