商丘曲艺的回归

文、图丨徐威威(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编辑)

曲艺是中华民族各种“说唱艺术”的统称,它是由民间口头文学和歌唱艺术经过长期发展演变形成的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曲艺发展的历史源远流长,被称为中国最具民族特点和民间意味的表演艺术形式集成。

商丘是中华民族的发祥地之一,其悠久的历史和灿烂的文化为商丘曲艺艺术的发展提供了条件,商丘曲艺因此积累了丰厚的艺术历史。但是,在娱乐形式多元化的冲击下,曲艺正面临着生存与发展的严重挑战。

随着社会的发展和生活水平的提高,大众对精神文化生活的需求不断加大,很多人都开始聚焦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我们慢慢发现,很多具有前瞻眼光的人早已付诸行动,为传统文化的发展做了很大的贡献。而在曲艺传承方面,商丘人一直为曲艺艺术而努力。那么,商丘非遗曲艺的传承都有哪些动作呢? 

《吕氏春秋·古乐》篇中说:“汤乃命伊尹作《大护》,歌《晨露》,修《九招》、《六列》,以见其善。”在这些文字记载的历史上可以发现,商汤和伊尹时代,商丘地区的歌、乐、舞已经具有一定的影响力,这些都是曲艺艺术的雏形。

宋国末期,商丘地区出现的“相思树”和“鸳鸯鸟”的故事,在说唱文学和中国文学史上都有着重要的地位。有关曲艺文学的著作,《木兰辞》绝对算是一首人尽皆知的英雄赞歌曲目。《木兰辞》的基本情节描绘的是南北朝时期,北魏的一位年轻女子代父从军的故事,依据这个故事,逐渐衍生出有关木兰的戏剧、相声、动漫、影视、剪纸、文创等各种文化,值得一提的是木兰传说被评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商丘曲艺的发展,定型于唐宋时代,脱颖于民国初期。以商丘为中心的东路坠子在民国初期迅猛发展,一直传承至今,商丘也因此产生一大批曲艺类的非遗传承人,值得一提的有宋爱华先生和高洪胜先生。

宋爱华是著名的河南坠子表演艺术家,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传承人,原中国曲艺家协会河南坠子艺术研究会主任。宋爱华是商丘人,她的母亲也是著名的东路坠子艺人,自幼受到母亲的艺术熏陶,创办了“河南省少儿曲艺班”,为河南坠子的传承发展作了很大的贡献。

出生于商丘宁陵的高洪胜先生,是中国曲艺家协会理事、中国曲协山东快书艺术委员会主任、中华曲艺协会副会长、中华山东快书研究会会长,同时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性传承人。

而商丘曲艺家更多则是省市级非遗传承人,他们很多人都为商丘培养了大量的曲艺演员,也正是因为他们对曲艺的热爱,他们保存了大量的曲艺相关的珍贵资料,为曲艺的发展和传承提供很好的作用。

但是,文化的传承不能只靠本身的发展历史和政府保护,而是要靠文化本身在市场上的社会效果。在这一点上,商丘的曲艺事业做得丰富多彩。

每逢节日甚至是平时,商丘各地都会出现某某豫剧团、某某曲艺团等进行演出,每次都会有大量人员前去观看,一群群男女老少齐聚戏台下,有做生意的,有听戏的,还有凑热闹的,现场甚至连各种娱乐活动都有,很是繁华,可以说戏台映射着中国人生活的影子,因此,戏曲也一直是商丘地区非常重要的曲艺文化娱乐活动之一。

商丘很多的公园,几乎每天都会有曲艺艺人公开表演。大多是流动的表演群体,他们不化妆,但他们与现场观众融为一体,演出气氛高潮迭出。很多曲艺爱好者也会在公园里边表演边交流,商丘人也早就把这些文化现象视为常态。

商丘的曲艺团队有很多,甚至每个县区都有几个至几十个曲艺团队。有表演团就有相关上下游行业,相关机构有“商丘市学苑曲艺学校”、“商丘市北方曲艺学校培训基地”、“曲艺语言工作室”、“商丘市木兰曲艺社”、“商丘市应天曲艺团”等等。

有很多机构也在用新媒体等渠道对外进行传播展示,比如商丘某曲艺学校,不但有官方网站,还有微信公众号等传播平台。这种与时俱进的思维使曲艺的发展获得很好的机会。

曲艺的创新发展中离不开交流平台,商丘曲艺博物馆便承担了交流平台的角色之一。商丘曲艺博物馆位于商丘市睢阳区闫集镇张菜园村淮海战役纪念馆西侧,开放于2018年,据悉其主要功能是展示商丘曲艺简史,科普曲艺常识;发掘抢救、征集收藏、整理修缮、展览展示曲艺实物、书籍、书画等;开办曲艺传习所和舞台小剧场、传承曲艺艺术、培训培养曲艺人才;打造全民曲艺文化、大中小学生曲艺文化进校园教育实践和文艺志愿者服务基地;组织曲艺文化交流,举办曲艺展演和比赛。

前段时间参观了商丘曲艺博物馆,发现已经开放了两层展馆(一共设定了三层),其中一楼有商丘曲艺简史展示、商丘曲艺简介、曲艺非遗传承人介绍和曲艺传习所等内容。曲艺传习所和舞台小剧场是同一个空间,同时台下的桌椅也具备会议功能,为曲艺工作者交流提供便利。

曲艺博物馆二楼也有曲艺非遗传承人介绍,更多的空间主要展览展示曲艺实物、书籍、书画等相关收藏。商丘曲艺博物馆的工作人员很热情给介绍博物馆的情况,也有工作人员和来访人员进行艺术交流,我相信,这些都是商丘曲艺大发展的一个良好信号。

无论是曲艺非遗的申请、曲艺学校的设立,还是曲艺博物馆的建成,曲艺文化传承局面正在逐步形成并得以发扬光大,接下来要发展成商丘具有代表性的地域性文化之一。

当然,商丘的曲艺艺人应该走出去,多与全国其他曲艺艺人进行沟通交流,学习其他地区曲艺类非遗传承发展成功经验。2018年在天津举办的全国非遗曲艺周,河南代表团则很好利用了这次活动进行了展示和交流,这是一次成功的活动,为河南曲艺下一步的发展带来了参考价值。

随着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们对文艺作品的质量、品位、风格等的要求也越来更高了。曲艺必须要跟上时代发展、把握人民需求,传承中还要创新,要结合最新科技和最新传播手段,比如打破传统界限,多用3D拍摄技术、AI技术与曲艺进行跨界结合,再用直播、抖音等媒体技术进行传播,既能创作出让曲艺爱好者眼前一亮的作品,也能让更多的人看到符合大众文化的现代曲艺作品,结合新时代条件传承的文化,才会受到大众的认可。抄袭和低俗的曲艺作品没有生命力,高品质、高科技、创新性的作品才有可能使曲艺更好发展繁荣起来。

我们一直相信,在地的就是世界的。传承在地文化,培养文化自信,才有可能令在地文化在世界文化激荡中站稳脚跟。当商丘曲艺再次回归大众的生活,当商丘曲艺事业形成一定规模的产业,当大众对商丘曲艺给予足够的重视的时候,商丘曲艺就迎来新的春天。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