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沙湾飘色:人间的一抹绝色

文丨张月(方塘传媒《乡愁里的中国》编辑)

在广东番禺区的沙湾镇,每到暮春三月时节,都会举办一场盛大的北帝巡游活动来庆贺水神北帝的诞辰。北帝巡游活动是番禺丰富民俗文化的集中展示,其中最为亮眼的是凌空飘逸的那一抹虚幻神秘之色——沙湾飘色。

01、飘色是什么

飘色,仅凭字面意思很难想象出它的艺术表现形态。在广东方言里,“色”等同于“景色”,用来指代美好的场景。在马上装扮人物的称为“马色”;在水上装扮人物的称为“水色”;“飘色”就是装扮腾空飘起的人物。

飘色最神秘的地方是它利用了色柜、色梗和色芯三个重要的部分来让人物稳稳的“飘”在半空,又因为人物扮演的角色大多来源于粤剧,因此有“凝固的戏剧,流动的雕塑”之美称。

其中,色柜相当于展示台和表演区,色梗和色芯都以它为载体来进行展示。

色梗是飘色艺术的灵魂,人物能“飘”起来全倚仗它。沙湾飘色造型一般分为上下两部分,下部分即是固定在台面上的人物,称为“屏”;位于上部分的称为“飘”,色梗就是连接“屏”和“飘”的中间部分。

色梗的制作是飘色中最需要谨慎仔细的一步,它的成功与否直接决定了整体的成败。不仅要考虑它是否坚固和不易变形,还要使色梗的形状造型符合故事情节。

为了追求视觉上的美感,在装扮板色时,艺人会将色梗用合适的道具巧妙的隐藏起来,营造出表演者“漂浮”的效果。比如脚踏飞燕,或是踩在一片芭蕉叶,一根笛子上。

何燮和(人称“和叔”)是资格最老的飘色艺人,从事飘色制作已有四十余年。对于色梗的制作,他认为,这不仅是技术活,还是一项艺术创作,最重要的是要靠装饰来让观众看不出这些小孩是怎么凌空而立的。

这些装扮成故事中人物的小孩就是色芯。色柜和色梗的承重有限,“屏”一般由十岁左右孩童扮演,位于上部分的“飘”的孩童年龄则要更小,多为五岁以下。

不同于其他的技艺展示,飘色需要幕后的制作者和这些幕前的小演员们的相互配合才能完成整个表演。因此色芯的挑选极为严格,年龄体重是基本要求,飘色是一场美的盛宴,长相是否俊美也是筛选条件。除此之外,还要勇敢不畏高。

在色梗上有一个秘密,那就是专为年幼孩童设计的坐兜,因为飘色演员年龄小,表演时间长,经受不住长时间的造型固定。所以从表面上看他们动作各异,但其实都是在坐着,那些露出来的脚是用塑料做的假脚。

色芯的选角竞争激烈,却不是个好差事。年幼的孩童要被固定在色梗的坐兜上长达数个小时,不论风吹雨淋日晒,都要忍耐到游行活动结束。且小孩的家中还要出钱出力,旧时参加飘色的小孩身上的服饰和首饰全部由家中包办,家人也要沿途跟着一起巡游。但因为飘色活动的祈福意义,人们都以自家孩子能成为色芯而感到光荣。

02、飘色的前世今生

关于沙湾飘色的起源有着种种说法,最令大众信服的有两种。其一是飘色产生于本地,在清代末年时,广东粤剧艺人李文茂因响应太平天国起义失败,导致清政府明令禁止广东民众观看粤剧。

在这之后,当地民众只好通过其他途径来寄托他们对粤剧的喜爱。于是,民间就开始出现一种将小孩扮成戏曲中人物固定在台面上,抬着在各村游行的艺术形式。在此基础上通过不断的完善,渐渐成为今天的飘色艺术。

另外一种说法是,飘色是经由从他处流传过来的。番禺当地流传着一首民谣:“员岗好跷色,沙湾好飘色”,表明了沙湾飘色和员岗跷色之间存在的某种联系。在员岗村崔湛先生的回忆中,曾看到一套县志上记载,员岗跷色自明代即有,随着崔氏一族的向南迁移传入员岗,在清道光年间,又传到沙湾镇。

如果追溯到更早,飘色则是由北方传入到南方。在北方,这项民俗艺术活动被称为“抬阁”。据说是孔夫子到郑国干戈村去,“化干戈为玉帛”之后,村民高台彩阁欢送他而留下的一种习俗。

但不论飘色是如何产生,在这片土地上,能让它被一代代人自发传承下去的,除了民间信仰,还有宗族。

沙湾镇有何、黎、王、赵、李五大姓氏,其中以何姓最为富有。在珠江三角区流传的一句俗语“沙湾何,有仔无忧娶老婆”,足以见何氏家族在当地已是人尽皆知的殷实。

据《番禺县续志》引咸丰《沙湾何氏族谱》中记载:沙湾何氏,自宋淳熙十五年(1188),名何人鉴者(即何德明)定居沙湾。他买下人称“鱼游鹤立三百顷”的沙湾一带的土地。在此基础上,何氏家族又依靠政府和族人的力量,几百年间,迅速扩张在沙湾的家族势力和田地。

几乎所有能够富甲一方的家族都极为重视功名,何氏也不例外。他们投入了大量的族产来支持族人学习,参加科考,考取到功名者,还可以获得相应的祖荫奖励,功成名就的何氏族人又反过来为宗族的扩张出力。在这种良性循环下,何氏一族一跃成为番禺最富裕的宗族。

为了凝聚宗族力量,共同守护宗族荣耀,沙湾各姓氏或是同姓氏不同宗的家族都热衷于修建祠堂,沙湾当地历史文化的传承及延续都与本地大量的祠堂息息相关。在沙湾的宗族和经济不断发展壮大的背景下,沙湾飘色也得以迅速发展。

早期的沙湾飘色在飘色色梗设计和人物造型上都较为粗糙,板色数量少。宗族势力兴盛起来之后,民间的祭祀活动也变得频繁。飘色表演在祭祀活动中不可或缺的地位促使飘色制作工艺日渐成熟,又因沙湾乡中多文人雅士,他们热衷于与飘色艺人共同参与制作,故飘色造型也变得更为精致多样。

飘色的制作耗资巨大,当地人直言,飘色“飘”的就是钱。到如今,资金问题已经成了阻碍飘色传承发展的难关。据知情人士表明,每板飘色的成本一般要二三千元,在游行队伍中,多则有五六十板,少则二三十板。飘色活动场面宏大,除了主要的飘色表演外,还要锣鼓齐鸣,百兽率舞来助兴。一场活动下来,花费资金甚巨,因此很难有规律的长期巡演。

除此之外,飘色面临更大的困境是难以找到传承人,一方面是年轻人对它不感兴趣;另一方面是,沙湾飘色制作技艺复杂,师傅带徒弟这样“一脉相承”的方式行不通,只能亲自参与创作,边做边学。

和叔就是通过帮两位老师傅打下手,才逐渐掌握了制作飘色的关键技术。在被问到收徒问题时,他无奈的表示:“带过两个,但跟过一两次就不来了”。

飘色表演的台上和台下是冰火两重天,台上热闹红火,台下落寞冷清。对于大部分的观众而言,仅仅是看个热闹,未必了解飘色背后的故事传说;而沙湾的飘色艺人日渐凋零,2009年统计时仅有28人,至今日,年龄最小者也已57岁。

说到底,传统技艺要想代代相传下去,最关键是要勾起人们的文化自豪感,让大众打心眼儿里热爱它,只有这样才会自发地去保护和传承。

对于这些民间的传统技艺,《中国守艺人》一书的作者则表示,要像对待奥运火种一样去对待传统手艺和手艺人,“让它的存在,可以点燃每个人对于‘参差多态’的幸福的向往······以后不管走到何方,走了多远,回头看自己,以及看我们这个国家,都能够从一个角度,借助火种,看到我们来时的路”。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