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瑶绣:指尖上的传承

文丨张月(方塘传媒《乡愁里的中国》编辑)

在瑶族中,有一首古老的歌谣一直传唱至今:“盘古造人先造女人,又造男人让女的招郎结亲。女人坐着高机织细布……女人在家织布勤绣花,盘古又造松明来点灯。”按照歌中所表达的,瑶人在很久以前就有了自己的刺绣。

确实,据史料所记载在秦汉时期,瑶族先民便已开始以木皮为布,以草实为色,其色五彩斑斓。也是自那时起就基本奠定了瑶族服饰刺绣所喜爱使用的色彩——挑花多是以大红或深红的丝线为主调,再辅以黄、白、绿、蓝。

恰好是五色,外族人言瑶族自古“好五色衣服”,却不知这风俗是瑶族人在试图将他们的民族感情和历经的历史变迁,通过服饰的色彩记录下来。

01.传承,历史的延续

瑶族是名副其实的“游耕民族”,因受外界逼迫,不得不处在长期的迁徙流离中。尤其是过山瑶(乳源瑶族),因其祖先在生存方式上以耕山为主,“食尽一山又一山”而得名。瑶族用来刺绣的布以黑色为主,在瑶人心中,黑色代表着土地,他们用黑布来表达对土地的向往和失去土地的悲痛。

瑶族没有文字,瑶绣技艺靠“母传女,婆传媳”的方式得以保留和代代相传。在瑶族,刺绣是女人家必备的技能,母亲要在女儿刚懂事后就教她刺绣,依当地风俗,绣工做的不好的姑娘是嫁不出去的。

冥冥之中,瑶绣贯穿了瑶族女性的一生。从她们学会穿针引线的那天起,就要开始绣她们结婚那日要穿的嫁衣,和生育后孩子要用的一些衣物。而如意郎君的找寻同样也要靠带有瑶绣的烟袋作为定情信物。

作为广东省瑶族刺绣非遗项目传承人,同时也是瑶族刺绣邓家第四代传人的邓菊花从五岁那年就拿起针,跟着姐姐和母亲开始学习刺绣。她回忆起最初学刺绣的时光,那时要走上一整天的路才买到一根自己想要的针,后来却不小心丢了,只能再走上60多公里的路重新买一根。

但邓菊花说这种辛苦跟瑶绣挑花相比算不了什么,瑶绣做起来要更辛苦。瑶族刺绣区别于其它刺绣品种的独特之处就在于此,瑶族习惯“反面刺绣”,即从反面绣,不看正面,但绣完之后,正反面是相同的图案;而且绣时不画底稿,全凭着着脑中对所见之物的印象来抽象化变为简单几何图案的组合,再绣到画布上。

瑶绣图案的灵感来源于自然和生活。瑶族虽然有自己的语言,却没有文字,瑶绣上的图案其实是古时瑶族人民用来记事的。比如瑶绣上的星星图案,邓菊花解释说它是来自于一个浪漫的爱情故事,大概内容是,一个小男孩喜欢看星星,当喜欢他的小女孩学会刺绣之后,她就天天把绣有星星的绣品送给小男孩,最后他们在一起了,星星图案也自此流传下来。

瑶人对他们的始祖盘王有着最虔诚的崇拜,盘王印的图案被瑶族人像家传珍宝一样守护着。传说十二姓瑶人乘船过海,遇上狂风大浪,在危机存亡之时,从天而降盖有盘王玉印章的神符,瑶人才得以死里逃生。因此她们在衣服各处绣上盘王印,希望仍然能够得到盘王的庇护。

瑶人供奉蜘蛛,在瑶绣中也多出现蜘蛛网的样式。对于蜈蚣这样的毒虫,在绣品中也有着不一样的诠释,瑶人把它画在身上是企盼它能让人百毒不侵。

邓菊花说过山瑶的魅力在于,反面刺绣时如何知道正面的图案是否正确。而对于绣娘来说,想绣什么样的图案,绣成多大的尺寸也全看个人喜欢。因为瑶绣不做为商用,可以尽情的将从山水之间得到的灵感挥洒在其上,这也是过山瑶的情怀所在。

02.创新,未来的开始

一直以来都对刺绣怀有热情的邓菊花在2007年的夏季突然接到了一份通知,要她到县里参加乳源瑶族自治区成立54周年的筹备会议。而在这里,有一份艰巨的任务在等着她,并且非她不可。

这份艰巨的任务就是,要她绣成一副百米长的过山瑶长卷。按照绣娘的工作效率,这样的一副瑶绣她一个人要绣二三十年。在经过一番思考后,她果断放弃了瑶族以往单独刺绣的模式,迅速找来二十四位经验丰富的绣娘合作。她临危受命,接下来别人眼中的“苦差事”,只是因为她“太爱绣花了,没理由停下来”。

经历数载寒冬与酷暑,终于完成这一巨作。在之后,她带领团队绣成的这幅百米过山瑶长卷《瑶岭长歌》斩获了上海基尼斯“中国之最”称号和世界纪录协会认证的“世界之最”称号。接着在上海世博会上,《瑶岭长歌》又亮相国际舞台,瑶绣终于向世界展示了它的魅力,而不只是沉寂在瑶家山村里。

然而这是经过改良版的《瑶岭长歌》,最初这件作品被拿去参加广东省年度艺术作品比赛时,只拿到了三等奖。主办方认为这件绣品中图案与图案之间空隙太大,美感不足。也是自那时起,邓菊花才意识到,瑶绣千百年传下来的传统固有的图案,已经不能够满足现代人的审美需求。

她决定对瑶绣进行创新,在原来绣图的空隙中,填补进具有现代化气息的图案,像乳源旅游文化节“牛节”的牛图案就被加入到其中。在《瑶岭长歌》之后,邓菊花没有停止她对瑶绣创新道路的探索,她又把汉字,尤其是“福”字绣进瑶绣中。她心里非常清楚,“刺绣和人一样,只有与时俱进,才不会被时代淘汰,才能有所传承。”

但时代带来的冲击依然无法避免,瑶绣做起来辛苦,费时耗力,收到回报却微薄,瑶族女子更多选择在外工作,“母传女,婆传媳”的传承方式被迫中断。且因汉族服装穿着方便,瑶人只在有节庆日时,才穿戴本族服饰,大多时候的着装已与汉人无异。

身在外地的一部分瑶人羞于向他人展示具有瑶族风格的服饰和物品,他们不想别人知道他们是从大山里面出来的。事实上,随着社会的不断发展,瑶族文化的生存空间日益被挤压,瑶族内部的族群认同感以及对传统风俗文化的自信感在减弱。

瑶绣传统文化的传承依托在瑶族人民的身上,只有本族人民在心里认同瑶绣工艺,为自己的生活文化感到自豪,才会采取主动积极的行动,对其加以保护和传承。

瑶绣日渐式微,为了把瑶绣这门技艺传承下去,邓菊花甘愿化为刺绣的针,去将这门古老的手艺与现代社会相连接。

她编写的有关乳源瑶绣的书《瑶绣》,是专门为年轻人写的瑶绣教材,在这本书里,她将刺绣各种物相形纹的绣料、花纹摆布、针法等详细的制作过程详细地写入其中。她希望瑶绣在告别了传统的家庭式传承后,能迎来新的大众化教学的传承方式。

谈起这本书,邓菊花只是说,“想要把瑶绣写下来,传下去。别人没有做的事,我去做”。这样简单、纯粹的理由,一如当年担下百米刺绣长卷的重任那样。

对于瑶绣的未来,邓菊花认为,如果瑶绣注定有一天要消失在世间,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反过来把它当成一个新生的、新奇的事物,然后当我们重新发现它们时,它们又是充满着满满的生命力,像几千年前刚出现一样。要因爱而去保护,而不是因受保护而去爱。有时候,这样的松弛感反而更能够让人感受到希望。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