潮州金漆木雕:一刀刀雕刻的是匠心

文丨张月(方塘传媒《乡愁里的中国》编辑)

当广东省博物馆把金漆木雕大神龛通过《国家宝藏》呈现在世人面前时,它的华丽富贵再次斩获了大波惊艳目光。初看它金光闪耀,让人误以为是纯金打造,但近看又被精雕细琢的技艺折服,人物面貌、鸟鹤羽毛无不以假乱真,栩栩如生。

潮州金漆木雕与东阳木雕、乐清黄杨木雕、福建龙眼木雕并列为中国四大名雕,潮州的木雕匠人习惯将其它三类木雕统称为北派木雕,潮州金漆木雕作为南派木雕与北派在雕刻手法上有着明显的不同。南派轻盈,北派厚重;南派推陈出新,北派固守陈规。

潮州人临海而生,海洋赋予了他们同样逆流而上的坚韧和永不止步的开拓精神,木雕匠人又把这些精神挥洒在他们的作品中。

01.匠人,是将艺术揉进生命

《龙虾蟹篓》是潮汕木雕中的经典作品,也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潮州木雕传承人辜柳希最令人拍案叫绝的作品之一,他在2009年北京举办的中国非物质文化遗产传统技艺大展上展示了这件不可思议的作品,还吸引了当时的全国政协副主席白立忱驻足凝观。他在远超自己身高的整段檀木上立体镂空雕饰了形态各异的螃蟹,龙虾,甚至还有捕捞瞬间带出来的水花。

辜柳希生于1954年,是广东潮州人。在潮州人们的生活中随处可见木雕,小到家中的桌椅,大到宗祠梁柱上的装饰和供奉先辈神位的大神龛。在这样的地方长大,耳濡目染间不知不觉对木雕产生了兴趣。他在17岁那年正式拜了潮州木雕名师陈春炎为师,年少时的热爱催生出他在木雕方面的天赋异禀,短短两年后就以优异成绩考入了潮州市金漆木雕厂。

“不疯魔,不成活”,工作台对于辜柳希有着神秘的魔力,他苦闷的时候,就去工作台那对着木头刻两下,心情就舒展了。他经常是从早上开始雕,再抬头的时候就是深夜了,有时甚至都不知道是什么时辰了。在木雕圈子里他还是出了名的“快刀手”,手速快,位置准。早年间的家境清贫让他不得不赶工,留出时间接私活。现在他已经不用担心温饱问题,但当年的刻意训练练就了他构思明晰、下刀干净利落的本事,像小型的木雕《龙虾蟹篓》,他半个小时就可以将粗坯制作完成。

在辜柳希的内心深处有着一股迫切把故事讲述出来的欲望。他不满足仅仅在木头上雕出人物,他追求的是要木雕像照片儿那样,凝固住人物一瞬间的神态动作,让死物重获生机;他还要让木雕像画,呈现出来的是一幅幅兴趣盎然的故事,人物之间有着互动。他的木雕作品《清明上河图》圆了这个念想,上千余的人物在他的一笔一刀下活灵活现。

对于木雕的制作过程,辜柳希说“应该是从下到上,从前到后,由表及内,由浅入深这样层层推进的顺序”,行内还有一套口诀:“打坯不留料,雕刻无依靠”,就是在打粗坯时要为后面的步骤留有余地。就像经世代流传下来的人生智慧,做人凡事留一线。

最关键的一步是调金地漆,就是木雕完成之后贴金之前要在木表涂刷的漆料。辜柳希也没有一个准确的原料的调配比例,他只靠多年的经验就能准确判断出是否调配到最佳,就像他在观察木料时脑中就已经演示完成一刀一笔落下后的模样。

他把金地漆的制作过程手把手的交给小儿子阿加,盼望着在往后的日子里潮州木雕能够发扬光大。而在将技艺传承给下一代接班人上他同样不遗余力。

02.传承,是用一颗灵魂撼动另一颗灵魂

有些大师收徒要收学费,有些大师就只求技艺不失传,不收徒弟一金,而辜柳希收徒弟要自己拿出钱补贴弟子,为的就是要这些年轻人安心学习技艺,将整套技艺完整的传承下去。

在众多的徒弟中,辜柳希最看好的是一名叫曾驰的小伙子,因为他能静下来。在技艺精巧之前,他更看重一个人对木雕制作技艺的沉浸程度。方法技巧好传承,使劲学肯定能学会,但对一件事物的热爱甚至痴迷却难以传承。

辜柳希对金漆木雕的痴来自年少时受到的懵懂启发,又经时间世事打磨才成就了今天的他。八零九零后的年轻人成长的经历和他以前的经历有着太大的不同,他其实在某些方面有些不太能和他们沟通,但他在教这些年轻人雕琢木头的时候,也在试着雕琢他们,试着用一颗灵魂撼动另一颗灵魂的方式把这股灵气雕琢出来。有这股灵气的是匠人,没有的是手艺人,或者商人。

有一天,辜柳希跑到市场上花了八千买了一个《龙虾蟹篓》回来,这是因为他听说市面上出现了价格极低的木雕作品来,所以连忙跑到商场一看究竟。雕刻了木头四十余年的辜柳希一眼就看出了端倪,这是赝品,仅仅是通过3D打印制造出各部件,然后用胶水拼接在了一起。

他把这个买回来的原因是为了给徒弟们上一节重要的课,当着徒弟的面,他把这件赝品狠狠摔坏,告诉徒弟们捷径诱人但不可取,这样下去会败坏潮州木雕的名声,让珍贵的技艺失传。

即便辜柳希这样掏心掏肺的传授技艺,但他的徒弟仍然不是很多。这个时代里,外面的世界与埋首枯坐案前相比太过多彩诱人,在互联网的快车上有太多致富的捷径可以尝试。学会这样一门手艺温饱没有问题,但也难发大财。像辜柳希这样的国家级别传承人,工厂的收益他也没算过,“因为有了钱就马上买材料了”。

到现今为止,辜柳希已经用自己多年的积蓄,为潮州木雕的传承创立了潮州市传统工艺研究会和潮州传统工艺创意产品服务平台等多个非盈利性机构。

他有着对潮州木雕的责任感,希望能以一己之力将木雕技艺完整的传承下去。正是有着无数个像他这样的人,无形的非遗才拥有了有形的骨肉之身。非遗已经融入了他们的生命,他们是非遗本身。

看见过包括辜柳希在内的很多匠人后,才相信保有初心的人在人群中真的会发光。他们眼神是少有的清亮,步履轻盈。当他们沉浸在技艺制作中时,专注的仿佛这个世界只剩他一个人,连时间都忍不住要轻步慢走,怕惊扰了一颗匠心。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