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一百二十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之前我们已经讨论过很多期有关乡村旅游的话题,一直在讨论这个话题的原因有两方面。第一,在新的消费时代对很多消费者而言,乡村空间里的旅游体验和消费已经成为一种新的生活方式的组成部分。第二,在中国很多城市和乡村的发展过程中,随着旅游成为新的生活方式以后,旅游化的发展路径已经成为乡村产业发展的一种标配。

我们在调研的过程中发现其实很多乡村的旅游属性并不明显,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乡村都适合将乡村旅游的发展作为它推动这一轮乡村转型的最主要的路径。在这种情况下,如果非要把乡村旅游作为一个最主要的路径依托的话,一定有问题。

比如,我们之前去过珠海的夏村。虽然这个村子里有一些比较老的乡村建筑,但是建筑的品质却并不高,所以无论是从观光的角度还是从文化与价值的角度而言,都很难构成这个村庄发展乡村文化旅游的重要资源支撑,而且现在这个村子里现有的发展模式和旅游之间的关系也不大。

因为这个村子周边有一个产业园区,而产业园区里有很多外来的打工人口。这些打工人口慢慢地集聚到这里以后,随着家人的到来,他们对于住房的要求会越来越高。因此这个村子里很多的村民就在村子周围建起房子,而这些房子一小部分是自己居住,绝大部分则是租给这些外来的打工者和他的家人,这就产生了一比一或者一比二的人口构成,那么这种发展模式客观上也为本村的村民带来了一个较高的收益。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乡村旅游并不是乡村发展的唯一路径,但在目前的情况下,经过实地考察我们发现哪怕是这类村庄,也在开始思考如何发展自己的乡村旅游,需要注意的是现在很多乡村在开展乡村旅游的过程中,一不小心就会滑向同质化。那么我们作为一个游客到乡村里体验生活时,最想看到的恰恰不是这些东西,而是想吃到当地最具特色的美食或看到当地充满神秘感的一些小场景。

比如,榆林有一个小壕兔乡,我们到这里去考察的时候就发现这个村里有一个庙,而且这个庙的建筑雕刻都特别的古拙,有一种很震撼的美。最早的时候这个庙是被掩埋在黄沙之下,路过的村民偶然发现有砖瓦漏出来,他们把黄沙扒开以后就发现了一个完整的庙,直到目前这个庙的年代都无法考证,那么这个庙出土以后,在当地也获得了一个非常大的敬畏。

我们在当地考察之后有两个发现。第一,虽然这个庙比较小珍,但是非常让人震撼,而庙里供奉的神灵和当地的传统文化之间也有很深刻的关系。第二,从整体的空间格局而言,这个庙和周边的地理环境之间的融洽程度非常高,所以这个庙的选址也有很大的讲究。

其实当一个外来的游客到这个空间里偶遇到它的时候,带来的冲击和震撼也会非常大。所以我们在开展乡村旅游时,首先应该清楚本地最有利的资源和最不具有可比性的资源是什么,这也是在开展乡村旅游时最应该依托的一种方式。

另外,我们也发现大家在开展乡村旅游时一直都很注重景观化的营造,其实应该把更多的精力用在实实在在的产品和服务的供给上。只有这样,即使这个地方没有最独特或强IP性的资源,也有可能使得乡村的体验变得更好。

所以我们觉得在开展新的乡村旅游的思考时,一方面要摒弃谈乡村振兴一定要用旅游化的观念。另一方面也要看到在新的乡村旅游的发展中间应该回归到最本质的层面,同时要将本地最在地的文化元素展示出来。我想这种方式可能会给乡村带来一个很不错的发展,而不是非要用一些相同的手法开展自身的乡村旅游。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