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重新定义未来公司?

全世界每年有数以万计的公司注册,也有不计其数的公司宣布破产。社会竞争日益激烈,存活下来的公司有着怎样的“利器”?

共享经济自它诞生之日起,便以其蓬勃的生命力备受投资者的追捧。

2017年,包括Hi电、来电、街电、小电等在内的众多共享充电宝公司火速融资,融资金额达到12亿元人民币,近35家机构踏入共享充电宝的“泥潭”。共享经济融资金额增长迅速,2015年共享单车起步时的融资仅为其五分之一。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进,众多共享单车、共享充电宝、共享雨伞等共享平台濒临倒闭,共享经济的宏大蓝图不复存在。即使是国内打车界的霸主“滴滴”,也面临着顺风车无限期关停、同类打车软件(高德、百度、哈啰)竞争等危机。

事实上,每个存活下来的公司都经历过这样或那样艰难的时刻。Uber就是其中的代表。作为共享经济由网络走向实体的先驱,Uber经历了漫长而曲折的成长期。中国市场被整个儿卖出,韩国市场频频被告,本国政府坚决抵制。即便如此,Uber依然是共享租车领域的“头号大哥”。它成功的秘诀是什么?是什么使得Uber“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

卡兰尼克作为Uber的创始人,面对Uber发展的重重阻碍,他有着怎样的心路历程?他的心路历程对未来公司发展又会有怎样的启发?《未来公司》作为卡兰尼克的自传能告诉我们些什么?我们应如何定义未来公司?

4月17日晚18:00,商丘大学生创业园路演大厅!让我们相约方塘读书会!

方塘读书会:

由方塘传媒主办,作为一个公益性阅读品牌,读书会秉持圈子人文的精神,致力于为中国主流社会的阅读共识重塑做出努力。阅读书目以精品和严肃阅读为主,并伴随对国内外文化现象的讨论。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