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龙屯文旅创客大赛丨从故宫文创火爆看如何“玩转”海龙屯文创

历久弥新的中国文化,几千年以来一直以博大精深著称。但是随着社会物质生活越来越丰富,80、90后这一群体逐渐成为消费主流,社会思想、生活习惯、物品、以及其他生活方式等,也都逐渐被飞速迭代的科技信息技术所重塑,于此,呈现出一片在新经济时代盛行的眼球经济和心智争夺的商业图景。

而如故宫、海龙屯这样拥有强大历史价值的文化IP如何在这一片战场中搏杀,就离不开“文创”这一举措。不得不说,故宫已经取得了成功,而海龙屯的“文创之路”才是刚刚开始。

2010年,故宫文创网店“故宫淘宝”开张。和大多数的博物馆、景区的文创产品一样,最开始的时候,故宫的文创产品以明信片、扇子、钥匙链等小型纪念品为主,属于比较“初级”的纪念品,在哪里都可以买到,给人一种千篇一律的感觉,没有什么创意性和趣味性。

人生已经如此艰难,不如活得有乐趣。新消费时代下的消费者、游客,已经不再满足于这些司空见惯的“文创产品”,口味变得更加挑剔和有内涵,产品本身可能并不值钱,值钱的是创意,消费者更愿意把钱花在具有创意的事物上。台北故宫在文创产品开发上给文创者们很大启发,2013年,台北故宫的康熙手书复制品“朕知道了”纸胶带,打破了文创产品曾经的刻板印象,不径走红。2015年,台北故宫又推出“朕又来了”“朕就是这样的汉子”“怀素自叙帖”等系列夜光运动手环、圣旨文件夹、领带、丝巾等文创产品,这次可以说彻底改变了文创产品的固有性格定位,再次轰动。

时代更迭、文明复兴,在传承方面我们遭遇了巨大的挑战,但我们也终于找到了最符合这个时代的最佳结合点:将文创产品的娱乐性与互动性最大化。

在台北故宫博物院的启发下,北京故宫博物院厚积薄发,一改高冷态度,打开亲民模式,采用接地气的方式,开启爆火之路。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成为当年点击率的一匹黑马,一下子吸引来一大批年轻的消费者对故宫的关注;后在节目《国家宝藏》上出现的《千里江山图》卷、《瓷母》(各种釉彩大瓶)和秦代石鼓三件国宝亮相后收获无数好评;更有众多文创产品:朝珠耳机、胶带、本子、以及18年底爆火的故宫口红彩妆系列,一经上架,马上售空;故宫推出的多款互动性app也更是趣味十足;开咖啡店,开火锅店,对准消费者的口味下手,一点不含糊。

从故宫的种种举措来看,故宫一夜之间爆红的很大原因是因为和年轻人产生了亲密的互动,打入了一个新的受众圈子。“卖萌搞怪“的营销方式也极符合当下年轻人的审美观,制造反差萌让故宫古老的文化属性一下子变得生动灵活,成功地在厚重的历史感与轻松有趣之间找到了一个最佳平衡点!

那么回过头来看海龙屯的文创产品如何去做,不难找到方向。海龙屯目前的知名度不高,消费者对海龙屯的土司文化知之甚少。我们要将海龙屯的土司文化属性用更年轻、更具备活力的方式展现出来,在注重产品文化属性的同时,强调创意性及功能性,使消费者与文创产品产生互动,能够更真实地感受和正确理解海龙屯的文化信息。

另外,海龙屯的文创产品也要更加具备创意性和娱乐性,年轻人拥有丰富的脑洞,只有和年轻一代消费群体产生互动,通过创意再挖掘创造出来的海龙屯故事,这样可以拥有更好的传播效果,或可借助互联网画风,制作一些拥有海龙屯文化特质的文创产品。

海龙屯拥有非常多的可打造的文化以及故事,比如万历年间三大征之一的“平播之役”,对军迷的吸引力是非常巨大的,将这种军事价值和娱乐性、互动性结合开发吸引广大军事爱好者前来;再如杨二小姐绣花楼的唯美爱情故事,也是非常有塑造潜质的,年轻人对这种真善美的事物总是格外向往,文艺青年更是充满兴趣;海龙屯的土司宝藏也是一大看点,700多年的统治历史没有断代,这里有多少文物、宝藏,但最难点则在于如何将这些冰冷的历史活化,如何让这些古老的文物绽放新的光彩?

对比故宫的创意产品,很多都进行了跨界合作营销,和美妆、服饰、影视、互联网等产业的合作都取得了良好的收益和口碑,海龙屯的文创产品不妨也进行一些跨界合作。同时,数字营销的方式已经成为众多企业单位选择的推广方式,推广海龙屯的文创产品也要加大宣传力度,创新宣传方式。

科学技术的融合和进步,以互联网技术为代表的新一代科技创新已经渗透到文化产业的方方面面,包括研发、营销、推广等各个环节,海龙屯的文创产品也可以和新一代科学技术融合,利用AR、VR等技术,再现土司当年生活,再现战场,让消费者身临其境感受当年杨氏土司所经历的历史烟云。

所以海龙屯文旅创客大赛的举办意义重大,创意的程度决定文创产品成功的可能性,当年台北故宫的“朕知道了”胶带也是来自创意设计海选比赛中的两名学生的方案,我们希望可以通过这次比赛征集到一些具有创意的、可落地的方案,不只让海龙屯拥有自己的文创产品,也让海龙屯的历史活化,走进当代!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