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中军:商丘乡土文学在乡村振兴中的使命

文丨黄昱晶(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实习编辑)

吾有一艘“时间船”,欲“渡”梦里乡野城。

回首过去,土房辘轳耕牛;再看今天,瓦房净水机车。感叹感叹:昔日乡村换新颜;向往向往:生活淳朴农家风;点赞点赞:应是未来可期。

不知不觉间,乡村式生活也成了现代人可望不可求的远方,乡村生活独具魅力。儿时农家的一场秋雨,一个果园,一场露天电影,一颗梧桐树,一盏煤油灯,都是弥足珍贵的记忆。

当城市化进程日益加快,儿时的乡村越来越成为记忆中的美好所在。如何认识乡村?如何认识乡村近些年的发展?在乡村近些年的发展历程中,应如何重新定义乡土文学?如何理解新时代下乡土文学的责任与使命?如何理解文学视角下的乡村振兴?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邀请乡土文学作家李中军来谈谈乡村文学视角下的乡村振兴,以期发现商丘乡村这些年的发展变革及未来的发展路径。

1、作家的创作素材来源于生活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环境对人的影响是潜移默化的,个人的成长很容易受到所处环境的限制,这种限制对一个人的人格的养成有着很大的影响。如果一个人已经意识到某一条路很艰难,却仍要坚持选择这条路,那他是真正的勇士。李中军出生在豫东乡镇的一个小村庄里,和那个年代的大多数人一样,中学读完就随着打工潮提早进入社会。那么,他是如何开启自己的文学之路的?

《重新发现商丘》:你从小就立下了一个“作家梦”,是什么样的原因让你萌生了这样一种想法?这与你的成长环境是否有什么关系?

李中军:首先,我觉得这可能与我个人的成长环境没有太大关系;从某种程度来讲,是整个大的时代环境使我萌生了“作家梦”。上世纪七十年代,中国的教育水平还不发达,社会上,尤其是农村有许多文盲,知识成了人们的一种追求、一种渴望。这种现象在我所处的豫东乡村更为明显,从小我就喜欢读书,我希望通过读书获得知识,做一名知识分子,我的“作家梦”应时而生。

《重新发现商丘》:了解你经历的人都知道,你的文学创作之路可谓是充满艰辛。你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为什么会选择这条并不被看好的乡土文学创作之路?

李中军:文学创作之路没有好与不好、难与易之分,适合自己的才是最好的。之所以选择乡土文学创作这条道路,用艾青先生的一句话来表达“因为我对这土地爱得深沉”。我深深地感恩这片生我养我的黄土地,在我看来,小时候乡村生活中的一场雨,一颗大槐树、一颗梧桐树、一头驴、一个果园……甚至更多平常的事物都带给我许许多多的快乐,我想用文字把它记录下来,将这些美好与更多的人分享。

《重新发现商丘》:改革开放以后,中国的大部分乡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豫东的乡村也不例外。你觉得,这么些年豫东乡村都发生了哪些重大变化?你的文学方面的发展是否跟这些变化有关?

李中军:过去,人们是吃不饱穿不暖,基本的温饱都是大家生活的难题,家家户户都吃杂粮窝头,穿家纺的土布,住低矮土屋。如今,大家讲究吃的是否有营养,住的是否宽敞有格调,穿衣方面也紧跟时尚风潮。大家的知识水平也在不断提高。如果说过去大家是为了勉强“生”,那么现在大家在努力地追求“活”。乡村正在经历从“物质文明”到“精神文明”的演变。我的文学创作的素材全部来自于我亲身经历的乡村生活的变化,改革开放以来,乡村生活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给了我更加广阔的创作空间。

2、豫东乡村的发展变革

经历前后几十年的发展变化,商丘乡村早已不是贫穷、落后的代名词。风景如画的郭土楼村好人文化盛行,“整装待修”的利民古镇生机盎然。随着千篇一律的城镇化退出历史舞台,特色小镇、特色乡村越来越成为社会关注的焦点。越来越多厌倦了大城市快节奏生活的人来到乡村,成为新一代“村民”。这种闲适、惬意的生活成为了他们所向往的远方。那么,乡村如何一步一步发展到今天的状态?如何认识作家李中军笔下的乡村世界?

《重新发现商丘》:一篇文章,大有学问,初读能带给人美好的感受,细品,其实是一个年代的缩影。读你的文章就好像在读一段历史,可不可以理解为,你在用文学视角讲述历史?

李中军:我的文章都是取材于我的身边人、身边事、身边景、身边物,而我恰好又经历了改革开放的全过程,是改革开放的见证者,这就意味着我的文学创作一定是与历史分不开的,以文述史,依文阅史。我曾写过一篇文章,是以我自己家里住房变化为例,最初住的是覆盖麦秸秆屋顶的土屋,冬冷夏热,完全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这是没有办法的,那个年代的农村的生活条件就是这样;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农村分田到户,生活逐渐好了起来,开始住上了宽敞的三间青瓦房,上世纪九十年代时,我家在父亲的操持下,成了村里的第一个“万元户”,开始住上了宽敞明亮、舒适时尚的砖瓦房。如今,随着城乡一体化和新农村建设的不断发展,乡下盖楼房成为了流行趋势。小小的房子,也见证了时代巨变。

《重新发现商丘》:乡村的一些记忆早已湮没在城市化的洪流中,岁月无言,以文发声。你在文章里描述的是属于一代人的独家记忆,你觉得你所处的那个时代的乡村以及乡村的人有怎样的特点?

李中军:我所处的那个时代里的乡村贫穷、落后,却有着非常美丽的自然风光;它有着比较落后的生产工具,耕牛,好一点的就是木播耧,工作起来虽然劳累却是一种美好的体验,听不见现代机动器械的噪声,享受着这份乡野里的平静。吃的是天然食材做出来的锅盔饼、窝窝头,果园里的水果,看的是集体的露天电影。那个时代里,我的乡亲们质朴、单纯、勤劳,对生活总是有着饱满的热情,他们生活的很快乐,因为他们没有太多的欲望,他们用自己的双手,让日子一天天好起来了,这就是幸福。

《重新发现商丘》:乡村的发展大家有目共睹,这种发展也算是一把双刃剑每个人都有每个人的理解。你怎样看待这种变化?

李中军:我们所能感觉到的,就是乡村的生活在一点点的富足起来,基础设施不断完善,人们的腰包也鼓起来了。但是在现实生活中,偶尔也会听到人们在说,这个食品怎么怎么样……猪肉吃起来怎么不如以往香呢;也会听到人们在忘我的回忆小时候我都玩……感觉很有意思,在劝自家小孩好好珍惜今天的幸福生活时,也会觉得自家的小孩少了很多乐趣。这不是一种批判,而是在乡村发展变革中所带来的的两极变化。我欣喜于乡村的发展,同时也希望在这一过程中通过大家的努力来守护住这份美丽乡愁。

3、乡土文学与乡村振兴

“乡村是一个可以大有作为的广阔天地”。乡村振兴战略被作为2018中央一号文件,这也预示着乡村的发展将迈向新一个台阶。通过对商丘乡村发展变革的讲述与宣传,不断丰富商丘乡村文化内涵,从而促进商丘乡村文明建设。重视乡村文化在乡村振兴中的独特作用,加快传承和弘扬乡土文化,助力商丘乡村振兴。我们期待不一样的“商丘速度”。

《重新发现商丘》:乡土文学的发展应随时代的变革而变化,它不应该仅仅停留在对今日,往日乡村的批判层面,它也需要寻找一种新的视角。对此,你怎么看?

李中军:文学创作要想持久发展,就必须寻找新的视角,乡土文学的创作也是如此。如果要写有关乡村的发展变化,就应该在深入了解乡村生活的基础之上,没有参与便没有发言权。我们在创作时应注意,不过分美化往日乡村,更不应该站在制高点上去胡乱批判乡村的发展变革。新时代下,乡土文学创作应因时而变,扩大视角,不断增添新的元素,紧跟中央动态,呼应时代热点,用现代化视角讲述乡村,宣扬乡村。

《重新发现商丘》:用文学来体现商丘乡村发展,这是一种文化自信,更是一种责任,乡土文化是乡村振兴的一大动力,你怎样看待个人的这样一份使命?怎样看待乡土文学在乡村振兴中所发挥的作用?

李中军:我很荣幸能够为乡村的发展贡献一份力量。我希望通过我的文章将改革开放以来乡村发生的变化展示出来,让这段历史更多地为人所知,尤其是我们的后辈,他们是国家未来的希望,希望他们肩负起国家建设的重任。希望有更多的人尤其是年青人能够关注乡村。乡土文化是在长期乡村发展中形成并保留在现实生活中的一种文化,它蕴含乡村发展中多个领域的智慧。乡土文学,应是对乡村优秀传统文化的传承和弘扬,它能够将农耕文化蕴藏的优秀思想观念、人文精神、道德规范表现出来,从而在无形之中起到教化群众、淳化民风的重要作用。乡土文学在一定意义上也代表着乡村的面貌,它可以用新的时代审美,重塑乡村精神面貌,为乡村振兴增加更多文化自信。

《重新发现商丘》:国家在大力提倡乡村振兴。乡村振兴,乡风文明是关键。乡土文学在乡风文明建设方面必不可少,对于未来在乡村振兴方面你对自己有什么期许?对乡土文学有什么期待?对未来豫东乡村发展路径怎么看?

李中军:我希望通过更多更优秀的作品,更好地宣传乡村,坚持为乡村的发展贡献自己的力量。我希望能够有更多的作家投身于乡土文学的创作之中,关注农业农村农民,助力于乡村振兴。就像中国作家出版集团管委会副主任、中国作家网总裁鲍坚说的那样:“中国文学的主体是乡土文学,农民命运的变迁是国家兴衰的重要标志,所以表现农业、农村、农民的发展变化一直是中国现当代文学创作的重要题材”。作家们在创作时应该深入乡村生活,扎根于农民的内心变化,既要着眼于过去,又要立足当下,还要面对未来,将文学创作与乡村振兴完美结合。期待乡土文学创作能够掀起新一轮热潮。

目前,豫东乡村的发展可能会存在“后劲不足”的问题,而这一问题的关键所在就是“人”。人是社会变革的决定力量,随着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农民们大多会选择进城务工,这就导致了农村劳动力的大量流失,农村中成长起来的年青一代,更是一心向往着去大城市谋发展。在乡村振兴中,我们不得不思考的一些问题是:如何吸引乡村人才回流,如何让涉农专业的学生从农,如何培养一批职业农民,如何建设一支懂农业、爱农村、爱农民的“三农”工作队伍,如何留住美丽乡愁,增强乡村的吸引力与竞争力。当这些问题可以更好地解决的时候,我相信,美丽且充满魅力的豫东乡村也就离我们不再遥远。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