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民阅读,书香商丘”的构建逻辑

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从2014年起,全民阅读被多次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在今年的两会上,“倡导全民阅读,推进学习型社会建设”再次被写入政府工作报告,可以看出,政府在文化引领和全民阅读方面的重视度逐年提升,当然,这也是建设文化强国的必由之路。

实际上,早在全民阅读第一次提上两会政府工作报告之际,新闻出版总署和央视曾打造了一档书香中国节目。书香中国是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等机构举办的大型系列“书香中国”读书活动,该活动从线上走向线下,很多城市启动了本城市的书香城市计划,并建设了很多实体阅读空间,甚至打造了一些读书节庆,比如书香北京、书香西安、书香重庆、书香龙江等。通过读书软硬环境的完善,为全民阅读提供便利,为读者营造精神家园,为城市品牌的升级呈现可视化的形象。

诚然,阅读已经成为人们的一种生活方式选择。阅读,可以增长见识、陶冶情操,可以使人保持明辨是非的能力,学以致用解决现实问题,与书为伴,其乐无穷!

商丘是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它的厚重历史需要我们解读,它的当下发展需要我们述说,它的未来潜力需要我们预见,而这一切都需要大量的阅读来完成一个城市公民应尽之义务。通过阅读,我们可以理解自己所在城市的前世今生发生过的时代变革,洞察城市未来发展与自己的关系,进而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来适应城市的转型发展。在我们看来,阅读也是传承经典,复兴文化自信的基石。

一、阅读是一种生产力

有这样一组数据:中国每人年均读书4.66本,韩国每人年均11本,法国每人年均14本,日本每人年均40本,德国每人年均47本,俄罗斯每人年均55本,犹太人每人年均64本。从中我们可以看出,中国人年均读书能力是最弱的,尽管中国是人口大国,但不得不说,中国人年均读书能力至少在某个时间节点确实是远远落后他国的,这也是为什么说热爱读书的民族是值得追崇的原因之一,阅读不单是文化人的事,它更是一种生产力,不难看出人均阅读能力强的国家其创造力是发达的,我们都知道“德国制造”,其实在全球金融危机当中,德国复苏最快,另外凭借德国制造的精细化水平,在很多领域逐步引领了全球高端市场,西门子、博世、奔驰、宝马、拜耳、阿迪达斯等成为享誉全球的高品质品牌代表。

我们可以说一个国家的历史文化繁荣程度跟读书传统是相关的,古之中国,读书是历代人的传统,所以历史上每个时期都会涌现出文化大家,而如今,我们实际上正在离读书渐行渐远。

如今,我们生活在高度碎片化的时代,各种资讯充斥着不同APP终端,大数据智能算法根据自己喜好推送相关领域内的信息,人人成了手机低头族,且不论这些信息的真伪,长期下去,对于我们健康也构成一个相当大的隐患,碎片化的资讯终究是茶余饭后的消遣,唯有系统阅读方能帮我们升级思维和智慧,是所谓“一日不读书,胸臆无佳想。一月不读书,耳目失清爽。”

当然,在书香中国系列行动之下,中国很多城市开始重视阅读的价值,并为此付诸努力建设实体书店,在2017年中国书店致敬盛典上,北京、成都、重庆位列前三,北京书店达6719家,而位居第60位的江门书店仅369家,榜单城市间数量悬殊,而未上榜的城市可想而知实体书店更是少之又少。

在我们的调研当中,商丘的主题书店不算太多,外部强势品牌入驻商丘的也不多,最近,樊登书店率先登陆永城,一时间成为读书人关注的焦点。

二、阅读你的生活

在书香中国的逻辑框架下,全国各大城市施展各自绝技,在全民阅读建设过程中,涌现了很多具有创意、突破传统书店运营瓶颈、有灵魂、有温度的城市书店,我们梳理出一些具有代表性的案例,以便于为努力构建全民阅读、书香城市的地区提供镜鉴。

北京除了有国家图书馆这一公共开放的阅读空间之外,围绕书香北京进行一系列政策制度建设及可操作层面的探索。《北京市关于支持实体书店发展的实施意见》除了为实体书店提供资金扶持,并且将来会把实体书店纳入首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支持在商业中心、旅游景区交通枢纽、人口密集社区、新建居民区等区域建设特色书店或社区书店,并鼓励在繁华街道等重点区域的明显位置引入具有影响力的特色书店。

被誉为“最北京”书店的涵芬楼,设置了文化创意产品区和读者阅读体验区,形成书籍、文化创意产品共存的多元文化空间。另外开辟书店艺术馆,用于举办多元文化讲座、沙龙、读书会、书画展等。在北京,像涵芬楼这样发展发展“书店+”、“阅读+”等理念的书店还有很多,“书店+美术馆”、“书店+艺术展览”、“书店+文创”、“书店+旅游”等新的实体书店业态应运而生。从单一售书转向多元复合业态成为实体书店发展的主要趋势,书店逐步成为人们新的生活方式。

深圳是改革开放的最前沿,书香也是这座城市的灵魂。2013年,深圳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授予了“全球全民阅读典范城市”称号。荣誉的背后是实打实的努力,更是文化软实力的绝对体现。“深圳文化创新发展2020”提出的“一区一书城、一街道一书吧”正在焕发出新的魔力,为书香城市再续新动力。

据资料显示,2017年成都书店数量已达到3463家,位居全国第二,仅次于北京;成都已连续3年入选中国十大数字阅读城市,年人均阅读量高于全国平均水平近8本,荣膺“2017中国书店之都”。全国首创图书馆联手20家书店建立阅读空间,将公共图书馆与实体书店结合,这一便民的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值得学习。另外,成都面向校园推出全国首个虚拟书院—— “纸鸢书院”,面向白领推出的广播阅读品牌“阅动听”,面向农村推出的“阅行村社”,成都在阅读品牌、阅读空间、阅读运营、阅读创意建设方面具有自己城市特色,成都带不走的只有你。

西安文脉深厚,自政府下发《西安市书香之城建设实施方案》后,以硬件设施建设为抓手,以书香城市为灵魂,推进全民阅读活动,一系列的惠民工程:社区智慧图书馆、24小时城市书房、书香西安小书屋、书香西安阅读吧、言几又、西西弗等知名品牌入驻等多种形式、多种体验,给市民一个全新的阅读空间,并逐步出现阅读+咖啡、阅读+茶语、阅读+餐饮等多种模式,另外,在不同的实体空间不间断举办书香进社区、机关、学校、农村等公益活动和沙龙,竞相上演了围绕阅读而衍生的多元文化大盛宴。

值得一提的是未央书城。未央书城拥有5000多平米,设立少儿体验区、非遗展示区、诗词沙龙、文化讲堂、艺术品鉴、全外语文化等展示和体验区域,集合“图书+”文化、娱乐、科技、美学、体验、互动、简餐等新业态,打造全新的复合式文化平台。这正是像方所这类书店品牌的核心经营理念。在这种商业模式中,阅读功能区可以看成是配角,而支撑书城的是阅读之外的功能体验所带来的商业效益,从而反哺到阅读本身的经营当中,不失为可借鉴的模式,当然,这对经营主体的要求比较大些,可能对于房地产行业中商业地产项目多元导流有很大帮助。毕竟这代表了一个城市最高端的品味。

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提出了“阅读你的生活”这样的读书理念,不管是生活在城市还是乡村,不管是处于社会的哪个阶层,阅读都是必不可少的一项技能,通过阅读,为自己生活提供思考借鉴,通过生活本身反过来求索于自己的阅读。

众所周知,商丘拥有中国历史上四大书院之首的应天书院,彼时应天书院为北宋最高学府,同时也成为中国古代书院中唯一一座升级为国子监的书院,是多少读书人梦寐以求的读书圣地,而今,应天书院孤独立于商丘古城南湖畔,它似乎在等待一个时刻,一个能够激活它价值的机会,在我们看来,“全民阅读,书香商丘”价值维新,穿越古今,商丘需要一场轰轰烈烈的真正意义上的全民阅读建设运动,以慰藉应天书院的辉煌历史。

三、书店不是书香城市的全部

通俗讲,阅读空间就是包括书店在内的能够提供阅读氛围和配套的公共空间或私人空间,城市书店则是在这一轮书香城市建设中最为关注的一个点,也是各个城市直接投入最大最明显的一个领域。城市书店运营主体有政府和民间资本之分,从政府主体来看,就是一项惠民工程,政府牵头来进行硬件空间的打造,其运营可能就是一项政策性财政支出;当然民间资本运营下的实体书店,还是以盈利为导向的,所以,不得不围绕书店阅读本身功能开发设计衍生业态,来实现持续经营。目前,根据发达城市的运营经验来看,细分为“阅读+”的多元生态,是集消费、消遣、休闲、购物、体验等为一体的空间。

但凡经营单一主题书店的人,都是对书有特殊情怀,或者说其本身就是热爱读书之人,在互联网消费浪潮未来之时,经营书店也是不错的营生,至少利差明摆在那里,像席殊书屋、三联书店等线下实体书店曾经风靡一时,然而,互联网经济打破了传统书店经营的生存模式,网购书籍成为很多人的选择,先是当当网、到京东、淘宝等多个终端都可以满足人们购书需求,很无奈的是很多实体书店沦落为仅仅是了解上新、榜单等数据的窗口或者单位公务采购的平台。

但是,经历浴火重生之后,不少品牌书店屹立于城市街头,像言几又、方所、诚品、单向街、樊登书店等等,梳理这些品牌成功的逻辑后不难发现,其实这些书店品牌背后已经是粉丝经济了,不管是线上或者线下活动,本身已经积累了可以变现的高度忠实的粉丝,加之品牌本身的定位,这类实体空间不失为城市精英向往之地。

尽管,电子书、付费阅读、听书等成为很多年轻人的视听新宠,但是,从城市整体建设品味来看,实体阅读空间不可缺失,这是城市文化味和情怀的直观呈现,如果说一个城市没有可供城市内外人群阅读打卡之地的话,那么,从哪里发现这个城市的文化灵性呢?

从商丘城市未来发展来看,文化分量不轻,本身的历史积淀丰厚,再加上城市本身的发展预期以及作为华夏文明创新传承高新区,有必要也必须打造高水平的城市阅读空间,全民阅读本身也是国之高度,书香商丘也是2016年市委宣传部倡导的活动,所以,商丘推进全民阅读、书香商丘建设生逢其时。这关乎城市品牌印象及文化生命力,是关乎全市居民整体文化素养提升的大事。

到底如何营造商丘的城市阅读空间呢?

梳理现有的书店品牌,凝聚这些投资人的共识,为全民阅读献计献策,甚至从税费上给予一定的扶持政策。

政府引导,鼓励民间资本参与建设书香商丘,不排除政府可以围绕全民阅读、书香商丘主题营造一些高端的实体空间,政府可以尝试自己运营,也可以招标放开经营权。

引进外部知名书店品牌,提升城市整体品味,比如樊登书店之于永城,意义非凡,强势品牌的入驻,体现了城市的整体影响力。

在世界读书日,举办一些全民阅读活动,形式可以多样,也可以借鉴一线城市的经验,让文化讲堂、沙龙走进寻常市民当中,让世界阅读日真正成为商丘的城市阅读日。

当然,在方塘智库创始人叶一剑看来,书店建设和运营不是书香城市构建的全部,而且,书店只是硬件和基础设施领域的构建,在此基础上需要进一步回归到全民阅读的氛围和机制的构建中来,让书香气成为一个城市的气质,让阅读真正成为更多人的生活方式,这是书香城市建设的更务实的目标之一。

我们期待并相信商丘后续在推进“全民阅读、书香商丘”建设当中会有新的革新出现,将来也可能会有更多的外部书店品牌和阅读品牌入驻商丘,在分享新一轮商丘经济增长红利下文化发展机遇的同时,也为书香商丘的建设提供动力和活力。

读书如树木,不可求骤长。全民阅读,书香商丘,也当“守正出奇,宁静致远”。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