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度探险旅游的兴起对商丘黄河故道文旅发展的启示

文丨李佳(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编辑)

于华夏民族而言,黄河是一个伟大的存在。黄河被誉为中华儿女的“母亲河”,它孕育了著名的黄河文明。其河道变化不定,数千年间,其下游改道千余次,其中较大改道多达26次。

商丘段的黄河故道是黄河多次改道过程中形成的独特风景。这里有大面积湿地、草滩河谷等自然景观,为商丘发展轻度探险提供了极为便利的自然条件。

黄河故道与轻度探险的组合值得期待。轻度探险旅游作为一种新的旅游方式,越来越受到年轻一代的喜爱。依托黄河故道天然的优势,是否应该大力开发轻度探险旅游资源?开发之时应当如何在最大程度满足受众需求的情况下将其中的安全隐患降到最低?立足于整个商丘段黄河故道而言,其文旅产业应当如何发展?应如何巧妙利用黄河故道的天然优势发展现代旅游产业,进而借助旅游产业的发展助力整个商丘经济的发展?

1、轻度探险与文旅融合的启示

轻度探险与文旅融合的案例不在少数,但大多数集中在境外。例如土耳其的热气球产业、美国的蹦极产业、阿尔卑斯山地域的高山滑雪产业、大堡礁的潜水产业等。国内轻度探险发展起步较晚,近年来呈现出百家争鸣的局面。沙坡头可以说是国内轻度探险的一个半成功案例,位于郑州的荥阳孤柏渡旅游区与之相比有相同之处却又各有千秋。

早在1994年4月,沙坡头就已经国务院批准为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但在那之后,沙坡头一直都是“默默无闻”的角色,直到“爸爸去哪儿”节目组在那里拍过一期节目后,沙坡头才逐渐进入全国人民的视线,人们开始纷纷打卡这一“网红景点”,甚至有了“不到沙坡头就不算到宁夏”的说法。

为什么说沙坡头是半成功的案例?去过沙坡头的朋友都知道,景区内部并没有具有独特吸引力的元素。景区有一架全国最高的架在沙漠上的电扶梯,但是扶梯两旁没有任何可观看的景色。站在旅游开发者的角度来看,着实浪费资源。沙坡头对外称“集大漠、黄河、高山、绿洲于一处”,乍一听确有吸引力。但稍加了解便可知晓,位于郑州荥阳的孤柏渡旅游区与之除却位置差异,其他方面相差不大。此类景区全国来讲不在少数,这就涉及到创新性和IP塑造的问题。

那么,沙坡头和孤柏渡有没有为商丘黄河故道发展所借鉴的地方?回答是肯定的。

黄河沿岸开发旅游景区,保守派会选择在黄河上架上索道开发滑翔滑索,架上玻璃吊桥(3D或4D),黄河两边放上蹦极设备,黄河里放上羊皮筏子和游船。毋庸置疑,这些游乐项目可以大大降低门票收入在景区总收入中的比重,减缓门票经济给景区发展带来的压力。同时,也可以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参与进来。所以,商丘黄河故道发展轻度探险是否应重视增值娱乐项目的设置,值得我们思考。

黄河沿岸开发旅游景区,创新派会选择“走不寻常之路”。他们会在保证安全的情况下大力开发夜间旅游资源,黄河岸边架起篝火,黄河上排起演出,黄河沿岸的服务人员带好笑容,热情地欢迎远方而来的客人。这些活动可以增强游客对黄河文明及黄河沿岸民俗风情的了解,进而提高景区的知名度和美誉度,增加游客对景区的黏度进而提高回头率。

已开发的景区也可以为我们提供可借鉴的反面教训。景区运营者经常会遇到一个问题,旺季供不应求,淡季求而不应。三四月份的孤柏渡景区,从景区停车场直到景区内部,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尤其是在娱乐项目体验处。而到淡季的时候,大量设备被闲置,游客稀少犹如荒漠地段。如何避免此类现象在商丘黄河故道轻度探险项目投入使用后发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张北草原天路作为一条为连接沿线旅游景点而修的公路,经过“收费风云”后一度成为“全国十大免费景区”之一。张北草原天路为何会面临“收费风云”,我们认为,这主要是与景区自我运营能力有关。相关报道显示,景区全程132公里间仅有一个加油站,且几无垃圾处理系统,娱乐项目除却自然风光及沿线景区外其他也几无涉及,沿线餐厅酒店设置几无。以上情况对于一个不收费景区来说,实不为一个好现象。对于游览者来说,食住行游娱购等基本需要无法得到满足,体验度及美誉度会大打折扣。

结合目前国内外轻度探险项目的热度及商丘黄河故道的历史价值和现实价值来看,商丘黄河故道发展轻度探险很有必要且可行性极高。

2、商丘黄河故道如何发展轻度探险?

在我们看来,商丘黄河故道轻度探险不是无章可循,在研究轻度探险与未来文旅融合基础之上,结合故道湿地天然资源,在做好基础设施建设之上,开发出具有文化内涵、独特创意的与文旅融合的轻度探险运动正当时。

政府加强重视鼓励支持是发展之本。商丘市2018年政府工作报告指出:“要加快构建以黄河故道为主脉,渠相通、湖相连、林相接的生态系统。”在改善生态环境的同时,基础设施建设得到完善。如何有效利用日益完善的基础设施发展旅游业进而提高游客幸福感,同时获得经济、文化和社会效益,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运营者把握时代机遇,审时度势,适时出击。巴尔扎克曾经说过,“机会来的时候就像闪电一样短促,全靠你不假思索的利用。”景区及其所在城市可进入性是景区发展的重要保障,结合商丘便利的外部交通可知,商丘段黄河故道具备这样的可进入性。我们认为,只有把握瞬时机遇,及早策划执行,方能更早带来多方效益。

娱乐项目开发应在保留经典的同时注重独创性和游客参与度。创新领域有一句经常被提及的话是“在传承中创新”。在我们看来,商丘黄河故道轻度探险的发展正应遵循此原则。在借鉴经典娱乐项目(如滑翔、滑索、蹦极等)的同时,开发具有独创性的娱乐项目,是商丘黄河故道轻度探险的可行之径。具体来讲,如何深入到黄河故道深处是我们可以思考的方向。类似于卡丁车、碰碰车、过山车等的刺激类娱乐项目在水上的开发也值得我们关注。

注重历史文化在文旅融合中的比重,将之与现代科技相结合。商丘是众多历史典故的发生地,也是众多凄美故事的流传地。如何讲好商丘故事,发挥历史故事的现实教化意义,可以是我们下一步关注的重点。在黄河故道沿岸举行的徒步运动大赛中,扳倒井、据树留林、孝思格天、割肉敬母等故事的传播具有很强的教化效果,是可以参考的典范。下一步,如何讲“活”故事,通过怎样的途径,是我们重点关注的问题,旅游演绎不失为良策之一。

注重安全防护,保障轻度探险的安全进行。依托于黄河故道发展轻度探险,格外需要重视安全防护等工作,尤其是新开发的探险项目。配置专业人员、实行科学检测、杜绝不安全因素、确保活动安全进行是景区运营者应做到的。

注重附近生态林带建设,坚持生态涵养带建设。景区的发展离不开经济、社会、文化、环境等多方效益的协调。在2018年商丘市政府工作报告中,更是将黄河故道沿线生态系统建设纳入了政府工作报告中,其对黄河故道的重视程度可见一斑。未来,黄河故道附近生态林带建设应进一步提上日程,进而促进商丘整体生态环境的改善,为商丘人民及外来旅游者提供更为舒适的环境。

注重夜间模式的开发,进一步增强黄河故道可进入性。我们提倡注重夜间模式的开发是针对整个商丘地区旅游产业及旅游相关产业而言的。我们知道,夜间模式的开发可以将旅游者留在旅游目的地超过24小时,期间较一日游增加的食、住、行、游、购、娱都将给当地带来经济效益,促进当地整体经济的发展。那么,黄河故道应如何开发夜间模式?“亮起来”和“活起来”应是我们可以关注的方向。

发展旅游新经济,摒弃“门票经济”。提到“门票经济”,不得不提的便是西湖和故宫,二者分别是“非门票经济”和“门票经济”的代表。西湖拆除围墙,却为杭州当地经济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增长点;故宫提价进门,宫内依旧日日熙熙攘攘,门票收入为故宫带来了日常支出和修缮宫闱的经费。如何对待“门票经济”,是由景区发展现状及景区固有属性决定的。我们认为,当商丘城市知名度及周边相关设施建设到一定程度时,黄河故道相关方应摒弃“门票经济”,敞开大门大力发展相关产业。

配套设施建设与时俱进,提高黄河故道沿线环境承载力。景区环境承载力与景区客流量不匹配的案例之一是张北草原天路景区。去过张北草原天路的朋友们知道,草原天路沿线停过车的地方大多垃圾遍地,与周边环境极为不协调。原因可以归结为两个,一是景区处理能力不足(全长132公里的张北草原天路确实不好维护),二是游客自身环境保护意识不强。黄河故道的发展也面临着类似的问题,如何解决环境承载力与景区客流量不匹配,是我们需要关注的问题。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