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嘉:特色小镇在都市圈建设中的角色扮演与价值分析

文丨冯嘉(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上个世纪50年代,法国地理学家戈特曼用“Megalopolis(大城市带)”来形容当时美国东北部的城市与农田边缘模糊、城乡景观近乎一体化的“一连串的都市区”,“每一个都市区都围绕着一个强大的城市核”①所形成的高度同城化现象。

而随着对这种现象的深入研究,又有人把这种城市化过程中所出现的具有圈层式地域结构和城乡一体化趋势的圈域经济现象称为“都市圈”。无论从理论层面还是从发展成熟的都市圈实例来看,都市圈都具有一个或多个地理位置优越、辐射能力强的中心城市,以及在区域内密集分布的拥有综合性优势产业集群,分工明确、相互依存的不同规模的中小城市和城镇等特点,并且都市圈整体是一个国家的经济、文化最为活跃的区域。

如被认为是世界经济和金融的中心之一的纽约都市圈、分布着全日本80%以上的金融、教育机构的日本东海道城市群。可以说,都市圈是一个国家城市化发展的关键环节,是参与更高层次的国际竞争的平台,对于中国而言,都市圈的建设更是推动新型城镇化高速发展的重要支撑点之一。

2月21日,国家发展改革委发布《关于培育发展现代化都市圈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于都市圈的建设给出明确的定位,并分别在推进基础设施一体化、强化城市间产业分工协作与实现城乡融合发展等方面提出了指导意见。

值得关注的是,该《意见》多处提及“小城镇”建设,鼓励有条件的小城镇通过布局基础设施来缩小与大城市的公共服务差距,并“构建大中小城市和小城镇特色鲜明、优势互补的发展格局”,“有序发展特色小城镇,实施特色小镇高质量发展工程”。显而易见,该《意见》的出台为都市圈的建设指明了方向,同时为特色小镇在都市圈内部的发展建设提供了空间。

京津冀城市群

中国都市圈发展建设的工作已经开始有序进行,以京津冀城市群、长三角城市群、粤港澳大湾区、中原城市群等为代表的城市群正在建立以中心城市辐射带动周边城市融合发展的中国区域协调发展新模式。可以预见,以产业为核心、以特色产业集群为发展模式的特色小镇,将以其特有的属性与带动周边经济发展的辐射力成为都市圈空间层次构建中不可或缺的一层,其本身更是都市圈建设中盘活地方资源、推动城乡融合中的重要一步。

1、特色小镇是推动都市圈产业高端化发展的基础阵地

在过去的三十年间,我国经济飞速发展,一跃成为全球最大的出口国家与世界第一制造业大国,但随着经济从高速度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中国经济增速放缓已成为事实。在宏观经济学中,投资、出口、消费被比喻为拉动GDP增长的“三驾马车”,因此,在投资、出口两项出现增速不振的当口,消费成为了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发展的重要支撑。在刚刚公布的2018年经济数据中,消费对GDP增长的贡献率显著增大,已连续五年成为我国经济增长第一拉动力。

显而易见,随着经济结构、消费结构的不断调整,中国消费市场还存在无可估量的潜力,这也是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促进形成强大国内市场,持续释放内需潜力”的原因所在,与此同时,拉动内需增长的关键在于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满足人民需求,这就对产业的高端化发展提出了要求。而特色小镇,是承载产业分工协作、促进产业高端化发展的阵地之一。

在经济全球化和新一轮技术革命的背景下,产业之间的壁垒正在溶解,这一方面是由于信息技术的发展加剧了市场竞争,让综合性发展成为了企业提升竞争力的必然选择。另一方面是由于人的需求本身具有非常强的关联性,在经济高速发展之下,为原本市场上单一的产品开拓了新的需求空间。

因此,产业发展所追求的效益最大化原则,让产业出现了产业融合现象。而《意见》中所指出的,产业的高端化发展要“推动服务业与制造业深度融合,形成以现代服务经济为主的产业结构”,也点明了都市圈的发展必然要进行产业融合这一点。

对于特色小镇而言,其推动产业融合的作用主要是由其本身是以产业为核心来体现。首先,从现有的成功的特色小镇案例来看,以产业集群为依托进行建设是特色小镇的基本配置,如浙江省的义乌镇和柯桥蓝印时尚小镇,都是靠近都市、立足于原有产业,营造出优秀营商环境,培育竞争性企业,而后吸引与该产业互动的合作商、供应商与相关机构,在建设之初为产业融合打下基础,在建设过程中进行产业融合,利用产业融合来为特色产业赋能,从而实现挖掘出“产业+地域”的竞争优势。

其次,特色小镇是一个特色鲜明、具有集聚效应的经济、文化、生活空间,必须在突出核心产业的优势之外,推动产业链的延伸来满足人的多维度需求。因此,产业融合是推动特色小镇走向光明前景的“普罗米修斯之火”,而特色小镇将利用这一点为都市圈的建设增砖添瓦。

除此外更重要的是,特色小镇将为产业高端化过程中必然伴随的智慧化提供动能。长期以来,大量的廉价劳动力集聚于大城市,在一定程度上阻止了技术的提升与人才的流动。都市圈的一个重要功能是参与国际竞争,因而要求都市圈的产业具备创新性、科技性。

而在我们看来,智慧化是特色小镇的必经之路,并将利用产业来引进人才,推动技术发展,吸引资本,推动产业创新。这也在《意见》“加快推动中心城市集聚创新要素、提升经济密度、增强高端服务功能。通过关键共性技术攻关、公共创新平台建设等方式,加快制造业转型升级,重塑产业竞争新优势”中有所体现。

2、建设特色小镇是都市圈实现城乡融合的有效措施

在戈特曼提出“大城市带”的概念时,我国刚刚设立城乡二元体

制来限制生产要素的流动、维护计划经济体制,并拉大了城乡间的经济差距、割裂了城乡之间的交流,造成了城乡二元割裂的现象。而随着时代的进步,这种现象所引起的阶层分化、农村“空心化”、农民难以参与利益分配等现象无可避免的对中国新一轮的经济发展造成了阻碍。缩小城乡差距、推动实现城乡一体化已经迫在眉睫。

从每年的一号文件到今年两会期间习近平总书记提出的“农村发展的空间仍然是一片大有可为的土地”来看,如何推动城乡融合仍然是接下去的国家命题。“乡村是国家真正富裕的源泉”,我国的农村正在受到前所未有的关注,而城乡融合更是推动中国新型城镇化健康发展的关键。

作为新型城镇化的主体形态,都市圈承载着以超大特大城市或辐射能力强的城市来促进区域协调发展的职能,这意味着都市圈的打造必须提升交通网络的服务保障能力,建立“以促进城乡要素自由流动、平等交换和公共资源合理配置为重点,建立健全城乡融合发展体制机制,构筑功能一体、空间融合的城乡体系”,这是城乡融合的契机。

在都市圈促进城乡融合的建设过程中,最重要的是一是吸引生产要素流入城镇,进而为城镇吸引劳动力,二是通过产业的分工布局和特色化发展实现城镇居民收入的可持续,进而推进公共服务共建共享、搭建城乡融合发展平台。在这一过程中,特色小镇将凭借其本身在聚集生产要素、带动周边经济发展方面的优势来形成支撑城乡融合的物质、技术条件。

就当下的特色小镇建设而言,最好的地理位置的选择仍然是以靠近大城市为先,如杭州梦想小镇、云南丽江古城等。因此,特色小镇本身可以积极承接中心城市产业转移,并与城市资源形成有效对接。资源的涌入将为外出打工者回乡就业或创业提供生长土地,帮助大型城市解决劳动力过载、空间拥挤等“城市病”,进而缓解农村“空心化”现象,优化地方人口结构,促进基础设施一体化,缩小城乡公共服务差距。

同时,特色小镇作为生产要素配置平台,其所形成的产业链延伸将带动生产要素在区域间的流动,加速产业创新性的落地,有利于乡村居民收入的可持续发展,进而促进人口的就地城镇化。这也是《意见》中提出“打造一批功能多样、产业集聚、设施完善的创新创业平台”的重要原因之一。

在方塘智库看来,特色小镇的建设将通过完善乡镇基础设施、建立与中心城市的交通互联网络来推进基础设施一体化以及激活地方资源、帮助周边实现收入的可持续增长来助力都市圈推动城乡融合。

3、特色小镇是都市圈破除同质化难题的有力手段

以东京都市圈为例,横滨市所建设的主要住宅区、厚木市所发展的科研产业与横须贺市结合本土历史承担医疗职能等分工明确的城市群围绕着东京形成一个整体,从而防止城市间因为分工重复而造成资源浪费、陷入恶性竞争、阻碍技术进步与人才流动,进而推动城市从竞争转向合作,造就了该都市圈持续保持发展活力、助力日本发展的“奇迹”。

无独有偶,世界范围内发展成熟的都市圈尽皆如此,足以证明城市合作是都市圈内部经济、政治活跃,资源利用集约,整合和优化地方资源,成为成为国家人口最密集、经济最活跃、最富有竞争力的地区的内在动因,因此,城市间特色鲜明、分工明确、彼此互补是良好的都市圈的标配,警惕、避免“同质化”是都市圈建设中需要被关注的基本问题。

从国内来看,“同质化”的问题客观存在,比如“湖广熟,天下足”的长三角。历史、地理状况的相似性使得长三角城市群中的多个城市出现地区优势产业的雷同,以致产业精细化布局程度不够,引发城市功能分工不畅、市场配置资源受阻等状况。这一状况对应着《意见》中都市圈城市群中出现的“分工协作不够、低水平同质化竞争严重、协同发展体制机制不健全等问题依然突出”的描述,而为了应对这一困境,《意见》中明确给出“促进城市功能互补、产业错位布局和特色化发展”的指导,提供了特色小镇破局都市圈内部城市“同质化”的可能。

特色产业是特色小镇的立足根本,而“特色”则是特色小镇的特色产业得以在产业链中保持长久生命力的关键所在,因此特色小镇的建设必然伴随着对其产业特色之处的不断深入挖掘。再因特色小镇本身具备地域性与生活功能,将结合地域文化打造小镇的特色之处,从而避免“同质化”竞争,助力都市圈的分工协作。

屋中春鸠鸣,树边杏花白。人们对于美好生活的向往从来都没有进行过大的改变,而推动都市圈的建设最为根本的结语仍然是以人为本。城乡二元割裂造就了“城市对先进,乡村对落后”的普遍共识。但及至今日,中国的新型城镇化将擦去那层蒙在乡村上的黄土,深思乡村未来,以特色产业为支撑的特色小镇更在其中扮演着联动周边发展、促进产业高端化、智慧化,并将帮助都市圈完成城市与乡村的“携手”的角色。

① 大城市连绵区:美国东北海岸的城市化Megalopolis or the Urbanization of the Northeastern Seaboard J.戈特曼著,李浩、陈晓燕译。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