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文化和旅游的相互赋能已是文旅转型发展的新常态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很显然,在新消费时代和文旅融合大背景下,中国大量的景区开始进入新一轮转型发展周期,在此过程中,至少有三个比较明显的表现:

其一,以文化遗产资源禀赋为核心的所谓文化类景区,在进一步深挖其文化价值并进行IP化产品开发的同时,开始越来越多地思考与周边旅游资源的互动,在门票经济之外,更多的从旅游全要素发展角度考虑产品和服务的延展,以期在实现文化价值最大化变现的基础上,实现更综合的价值变现。

其二,以独特自然资源为核心的所谓自然风光类景区,也开始深挖所在地区丰富的文化资源,并依托景区已经形成的旅游消费流量带动当地文化产业发展,同时推动所在地区从简单的观光游向具有特色文化体验的休闲度假游转变。

其三,如果说前两种转型表现还较多的体现为“以文促旅”和“以旅彰文”单向转型逻辑的话,那么,还有一种转型来得更加彻底和丰富,那就是,跳出传统的文化类景区和自然类景区向文旅类景区转型的思维模式,直接从文旅融合的思维方式重新发现和思考既有的景区资源价值、所在区域的综合转型发展和新一轮文旅产业变革,基于文旅融合、科技创新、全域旅游、产业生态、社会治理等多重战略维度进行新的发展模式、产品设计、项目规划、创新创业、区域转型以及资本运作的综合规划,为景区发展和区域文旅发展寻找新的赛道,并最终实现“换道超车”。

在我们看来,这些转型已经成为并将继续成为越来越多中国景区和区域文旅产业发展的新常态,也是既有景区实现高质量可持续发展的必然战略需求,还是这些既有的景区实现价值倍增计划甚至是更综合的价值变现的必由之路。

截至目前,这样的案例已比比皆是。比如,北京的故宫,陕西的兵马俑,贵州的黄果树,还有浙江的乌镇,等等。在这些转型案例中,文旅融合的方向都是一样的,只不过在每个案例具体的推进过程中,表现出来的创新程度和已经实现的效果有所差异而已。

以我们最近直接参与策划和执行的贵州遵义海龙屯土司遗址景区的转型为例,作为世界文化遗产,经过地方政府、投资企业、文物部门等方面几年的努力,海龙屯在考古发掘、景区规划、基础设施、产品延伸等方面已经打下很好的基础,从文化遗产保护和景区建设角度来看,已经成型。但是,面对新的市场消费特点和用活文化遗产的新导向,无论是主管部门还是投资运营企业,都已经意识到,海龙屯不仅需要常规的旅游化开发利用,还需要进一步推动“海龙屯”这一IP的文创化的发展。

为此,在海龙屯新一轮景区转型升级和文化遗产保护利用过程中,进一步从更多元的角度综合考虑这一贵州省唯一的世界文化遗产对整个遵义市乃至黔北地区文化旅游产业生态的影响和塑造。于是,由当地的主管部门牵头,联合景区投资方传奇文化、孵化器企业启迪之星以及价值营销策划机构方塘传媒,共同发起了海龙屯文旅创客大赛,并在景区配套的土司小镇里面打造了海龙屯文旅众创空间,接下来还将成立专门的海龙屯文旅产业投资基金,并每年举办海龙屯文旅高峰论坛和海龙屯文化创意市集等,试图通过一系列措施和行动,用科技、创意、创新、创业激活海龙屯这一世界级文化IP,围绕这一IP构建新的文旅产业链,并以此带动当地的文旅产业转型升级,重塑当地文旅产业生态。这样以来,海龙屯就不仅是一个世界文化遗产地,也不仅是一个A级景区,还代表了中国文旅产业创新发展的一种可能。

在我们看来,包括海龙屯在内的这些景区新的转型发展案例背后,所体现出的最根本的逻辑是文化和旅游的互相赋能,对此,既有消费和市场层面的合理性和必然性,还有政策导向上的合法性和战略性,面对这种转型趋势并作出具体的战略安排,已经不是要不要做的问题,而是如何做,如何实现更好转型效果的问题。

当然,就像海龙屯案例中所体现的,在新一轮文化旅游融合发展的实践中,还应该充分重视和发挥最新科技成果在文化旅游创新发展中的应用,将文旅产业的转型发展与创新创业结合起来,充分发挥互联网对市场和创意的超时空连接作用,以完善的资本运营体系服务于文旅融合发展的全生命周期,并将单一景区的转型升级和高质量发展纳入到所在城市地区的文旅产业生态重塑,全面对接甚至引领新一轮文旅产业变革。唯有如此,新一轮景区的转型升级才能成功,也唯有如此,转型升级后的传统景区才能获得更大价值变现和更持久的生命力。那么,大家准备好了吗?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