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故宫成了“网红”,商丘的博物馆怎么办?

文丨李佳(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编辑)

据社科网相关报道显示,截至2019年1月8日,全国博物馆总数已达到5136家,去年全国博物馆举办各类展览超过2万个,近10亿人次走进博物馆,参观博物馆日渐成为一种生活方式。

在刚刚过去的春节期间,“博物馆里过大年”成为新年俗。在各级文物部门组织下,全国数千家博物馆推出上万场精彩活动。据中国旅游研究院统计,游客在春节期间参观博物馆的比例高达40.5%。

“博物馆热”的持续升温,将博物馆的发展推向了一个高潮期。以故宫博物院为代表的一众博物馆频频出彩,有的还成了“网红”,给国内其他博物馆创生了新的“生活方式”。

近年来,商丘作为河南新的交通枢纽城市,经济、社会和文化等各方面都取得了繁荣的大发展。当一个城市发展到一定阶段,就必须要考虑城市的对外呈现,其中,作为“城市名片”的博物馆应当占据重要的席位。

在新一轮的“博物馆热”中,商丘博物馆将何去何从?商丘多元化博物馆体系如何构建?如何实现博物馆与商丘文旅产业的充分互动?

对此,问题已经提出,答案正在寻找。

1、博物馆正处于“成长的烦恼期”

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在2019年全国两会“部长通道”提到,现在博物馆正经历“成长的烦恼”。

博物馆每年一亿左右的参观人数增量,直接预示着社会需求的庞大。到去年年底,博物馆参观人数已经达到了10.08亿人次。同时,现在每年新增的博物馆都在180家左右,全国在各级政府备案的博物馆就达到了5136家。

对比2010年前后博物馆的发展,可以说,博物馆已经“火起来”了。然而,对于博物馆的发展来说,“火起来”并非长久之计,还需要进一步“活起来”。

一般而言,博物馆的“活起来”可以从两方面来认识。一是让博物馆“动起来”,即通过旅游演艺、个性体验等方式改变博物馆一贯的“沉寂”;二是赋予博物馆“活人的思想”,即我们常说的“让文物活起来”,通过文创设计等方式提高博物馆的内涵。

这一轮博物馆的转型,可以说是从故宫博物院开始的。2012年,单霁翔为古老的故宫博物院注入了新的生机与活力。在此之前,关于故宫的报道以沉闷面貌出现居多且负面报道占据较大篇幅;在那之后,关于故宫的报道偏向于年轻化,更符合流行趋势。

更重要的是,随着故宫的走红,博物馆的发展不能做“井底之蛙”,要时刻关注社会热点,同时关注流行趋势,这已经成为主管部门和消费者的常识。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在2019年两会期间表示:“博物馆是文化遗产的机构,同时,博物馆又是公共文化教育和服务的机构。博物馆不同于集市和庙会,它是高尚社会风气展示和引导的场所。”他认为,博物馆的基本属性决定博物馆应是高雅而不深奥,亲和但不媚俗。

诚然,对于文物,我们应该怀着无比至诚的敬畏之心去了解和瞻仰。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能为了商业开发而不计后果的去破坏文物。不过,在当今世界趋于多样化、数字化、全球化的背景下,博物馆的藏品大多却只是用来展览,却没有突出其实际功能或独特性。这些藏品的价值未能得到充分认可,其意义也没有得到完整诠释。

我们应该借助现代化的手段对这些藏品形象进行加工,并通过文物学者和大众都能接受的方式,将尘封文物的实际功能、独特性及价值展示在人们面前,以期给人以全新的认知和启发。如此,方能体现文物藏品的价值,让文物真正的“活起来”,让博物馆真正的“活起来”。

此外,小众博物馆是近年来出现在各大城市的靓丽风景。与故宫及其他省市博物馆不同,小众博物馆往往针对某个行业或方向进行集中展览。小众博物馆的出现,对于提高城市整体品味格调和提高居民文化素养有正面的影响。以上海为例,无线电、证券、银行、铁路、邮政、消防、航海、汽车等在上海都有专门的行业博物馆。全面了解自己所处行业的历史可以提高行业认知,进而提高居民幸福感。

在我们看来,小众博物馆拥有大众博物馆无法炮制的细致入微,将越来越成为博物馆行业的热点方向。

2、关于商丘博物馆未来发展的思考

商丘博物馆成立于1983年10月,是一座地方综合性博物馆。2016年5月18日,由著名设计师李兴刚及其团队设计的商丘博物馆新馆正式对公众免费开放。新馆总占地面积110亩,总建筑面积29672平方米,其中展厅面积7750平方米。

过去一年,商丘博物馆成功组织了博物馆志愿者招募培训、“商颂·艺祺”中国当代书画名家作品展、商丘博物馆亮相福州“博博会”和义写春联等活动,将商丘及周边地区文化名流聚集在一起,展示出了古都商丘的人文内涵。

另外,商丘博物馆与商丘旅游路线进行密切结合,开发出博物馆研学旅游,对于商丘市内、外的研学团体了解商丘的历史发展变革打开了另一扇窗,也是培养学生群体对于商丘城市文化自信的途径之一。

综观国内外博物馆的发展历程,文创产业研发是大多数成功博物馆的重要因素。文创产品一般具有产品属性的可复制性和文化的不可复制性,也是创新产业发展的重要一环。通过文创更大程度上激活商丘博物馆的运营与创新是理性选择之一。

商丘博物馆要做文创产业,就要挖掘商丘文化中受众广泛且具有历史意义的元素(如桃花扇、仿真钱币等)及其自身的故事,将之与创意设计有机结合在一起,进而研发出符合受众喜好且具有历史文化意义的文创产品。

商丘是一个文化古都,在历史上的多个时期都是具有全国性影响力的重要城市,文化繁盛。经走访调查发现,商丘民间收藏文物(如家谱、祖先画像或其他纸质书籍等)因保存不当等原因损失严重,所以,对商丘民间文物进行搜集和保护(采取协商等方式,保障多方利益),避免民间文物因保护不当而造成的损失,迫在眉睫。

在此背景下,是否可以通过商丘博物馆这一公共平台,推动对民间收藏的整理、展览、展示,在充分利用商丘博物馆的展览空间的同时,也帮助民间藏家获得一定的市场收益,推动商丘文化产业的发展。

讲解服务在博物馆运营中也需要一定程度的创新。商丘博物馆目前讲解形式主要有三种:一是依托馆内文字介绍的图文讲解,二是借助微信平台的线上自助语音讲解,三是以志愿者为中坚力量的人工讲解。讲解服务目前来说较为合理,需要及时更新和维护。除此之外,还需要加强对人工讲解的重视程度,提高讲解人员的专业素养和文化素养。

随着改革开放的进一步推进,会展业在中国的发展如日中天。每两年一度的华商文化节就是其中的代表。会展业的发展,不仅能带动当地文化的繁荣,也能促进当地诸如酒店、餐馆、旅行社等一系列相关产业的发展。

2018年华商文化节期间,商丘博物馆举办了“商颂·艺棋”中国当代书画展,来自全国各地的书画名人参加了本次活动。

通过定期不定期组织外部名展品进入流动展馆供游客参观的展览活动,这本身就是对商丘博物馆和商丘城市本身的一次外部推广,意义重大。应推动MICE的稳步前进,同时坚持积极参加国内外相关行业盛会,学习外部经验的同时提高自身知名度和美誉度。

协调博物馆与各行各业间的关系也是博物馆发展的重要举措。博物馆与传统文化息息相关,传统文化涉及到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如手工制作、餐饮、茶文化、民俗、节日等。非遗传承是近年来的重头戏,其与博物馆的关系不言而喻。

博物馆的发展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于外乡人而言,商丘博物馆是打开商丘城市之门的重要途径,是认识商丘本地文化的捷径;于商丘本地人而言,商丘博物馆是提高文化自信的重要场所,也是寻根之地。

2018年《商丘政府工作报告》指出,2018年重点工作规划应编制好大运河遗址后续保护规划,启动宋国故城考古发掘工作,逐步建立隋唐大运河考古博物馆、古都城博物馆、火文化、民俗文化等具有商丘特色的博物馆体系,打造文化品牌,擦亮文化符号,增强文化自信。

从广义上来说,商丘博物馆应“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发展小众博物馆。通过小众博物馆的发展助力城市文化复兴,进而构建城市文化空间。那么,如何充分利用小众博物馆的发展,提高人民生活水平及幸福感,是我们需要思考的问题。

由于人力、资金、技术等诸多问题,大部分小众博物馆显然是不适合由政府进行运营的。那么,如何调控私营小众博物馆运营过程中的商业化程度,避免因过度商业化带来的低端媚俗等现象,是我们值得思考的问题。

构建城市文化空间是提高城市文化水平的重要举措,小众博物馆的发展只是其中一环。除此之外,还有哪些元素是构建城市文化空间的必要组成部分?如何协调小众博物馆与其它组成部分间的利益关系?这都是我们下一阶段要思考的关键。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