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城市经济发展中的两大谬论

文丨张月(方塘传媒《城市中国丛书》编辑)

对于城市的产生,大多数人可能会认为它是经过了由村庄到城镇最终到城市的发展顺序而产生的,这是最容易被人们接受的由简单到复杂的一般事物发展过程。人们想象产业结构简单的村庄经过漫长的发展,产业逐渐变得复杂,而经济的积累也足够使其运转起来,通过这样循环往复式的发展一步步地成为了城市。

但《城市经济》一书的作者雅各布斯对此给出了不一样的结论,她认为乡村和城镇是来源于城市,其中乡村的产生是由于城市为了节省空间,将用于食用的牲畜迁移到距离城市适中距离的周边地区,管理员为了饲养牲畜及自身生存,将从城市一并带走的谷物种子播撒在这片土地上,因此逐渐形成了以生产农作物为主要产业的聚居地。证据就是乡村中的一些工作来源于城市,如新培育出的农作物、工厂,甚至收割机这样用于农业生产的机器。城镇则是城市发展处于停滞状态的产物。

第一个谬误:城市源于乡村

那早期的城市是如何产生的?它的形成不是一个已具全部形态功能的个体简单壮大规模的“预成”,更像是原始细胞在不断进行着分化的“渐成”。最初的城市是从贸易开始的,像《城市经济》中作者虚构的新黑耀石城那样,它首先依靠丰富且独有的自然资源黑耀石吸引其他区域的居民到此进行贸易,之后逐渐成为一个小型的贸易中心。除了与附近部落进行以物易物外,同时也是拥有其他稀有商品的区域性贸易中心和具备“仓储”和“生产”两种性能的聚居地。

从黑耀石的出口经济中又增加了许多新的出口商品,比如用来装黑曜石的皮带,以及其他二次加工的手工艺品如黑曜石刀、箭头、镜子等也在吸引前来购买黑曜石的人们,一些为初始出口工作提供商品和服务的地方供应商也开始出口自己的工作。

出口扩张市场是在较成熟的城市中寻找到的,但这些城市经过本地化制造在不断的置换进口商品,所以,如果出口城市不持续创造新的出口,就会被其他更具有创造力的城市替代。在别的城市获得巨大新机会的同时停滞的城市将被淘汰出局。 

某个城市的出口增加时,其地方经济也会增加。因为城市的出口工作每创造一个岗位,地方经济会增加新的岗位来为更多的工人及其家属提供商品和服务,且出口工作本身也需要更多的商品和服务来支持,这样经济增长的原因被称为“出口乘数效应”。而地方经济的增长之所以成为可能,是因为其为城市带来了更多的进口品。

在进口商品中的一部分通过本地化生产被置换,进口置换的结果之一,是所有经济活动的总和的扩张。因为被置换的进口商品所空余出来的部分可以通过加入一些在本地不能生产或未被进口过的商品来填补,其本质上是增加了城市经济系统的多样性。

只要获得了新的进口产品,城市就又可以对其进行置换。而本地化生产出的替代品一方面用于地方的消费类商品和服务,另一方面经过转化再次成为出口,为城市带来更多的进口品。进口置换过程很容易导致城市的爆炸式增长,城市出口的快速增长延长了其进口置换和爆炸式增长的时间。

所以,出口乘数效应和进口置换乘数效应组成的两个往复式系统的共同作用,是城市经济得到爆发式发展的主要原因。这是城市的成长过程,同时也推翻了城市源于乡村的谬误——将城市经济发展的结果误认为城市经济发展的前提条件。

第二个谬误:城市的发展归功于地理优势

关于城市的第二个谬误是,将城市的发展归功于它处在了有利于贸易的地方。《大国大城》一书中作者将地区的经济发展与所处地理的自然优势紧密结合起来,认为一个地区适合发展什么样的产业取决于它的比较优势,比如长三角、珠三角及其腹地地区因具有港口有利于运输的优势,国际贸易和制造业集中而繁荣;西北地区因不具备运输便利的优势而经济长期处于衰弱。

诚然,地理优势是地区的一种禀赋,可以借助其更容易的达到目标。但在公元前600年阿尔凯奥斯在描写希腊的城市时就一语中的地指出,“造就一座城市的,不是精良的屋顶或坚固的城墙,也不是运河或船坞,而是善于利用机会的人”。

城市的地理位置和其他禀赋对城市发展所起的作用非常有限,城市生存和发展的原因都在自身之内,在于其内部的各种发展进程与发展系统。城市的命运不是天注定,而是靠自己来创造。马克·吐温的《密西西比河》提到,汉尼拔在地理上的优势是具有内河船运,但这并没有为汉尼拔带来繁荣,当地人又把希望寄托在横穿该地区的铁路上,但一列列火车呼啸而过,当地还是未能发展为城市。

许多从事大规模贸易的城市都处在非常不利于贸易的位置上,它们凭借的是创建出经济多元化的工商业中心。日本作为物资匮乏的岛国,几乎不产铁,并且必须进口大部分燃料,却依然成为现代化的工业国家。正是因为日本城市的进口品被迅速变更为尚无法由日本任何城市生产的商品,将节省下来的资金用在进口城市不能替代生产的商品和提供的服务上,这才成功的实现了现代化。

根据进口置换乘数效应得出的结论,进口的组成发生了变化,出口与进口的数量保持不变,但最终城市的地方经济得到增长。

失败是常态,成功才是意外。这句话对于城市的发展也一样适用,城市的衰落是一种被动行为,而繁华是一种主动行为。城市为了成功必须不断地在旧工作的基础上添加新工作,这也是城市的属性。任何出现这一过程的聚居地最终都会发展为城市,任何停止这一过程的城市最终都会退化为城镇。

如何将新工作添加到旧工作之上?底特律的经济起步可以用来当做一个案例。底特律的主要出口商品一度是面粉,面粉磨坊附近有许多修理磨坊机器的棚子,它们除了进行修理工作外也为磨坊制造新的零件和机器。湖边坐落着小型造船厂,建造渡河用的客船和用于面粉贸易的货船。很快底特律船厂就开始建造性能优于帆船的汽船,航海发动机是由服务于磨坊的机械工开发的,与运送面粉的货船相结合,在原本的基础上创造了新工作。随着造船厂出口的增长,船厂养活了更多发动机和零件制造商的同时,还支持着其他为船提供配件和材料的供应商。

当新的商品或服务添加到旧工作中时,它们通常只是被添加到旧工作的某些部分中,丰富了劳动分工。

在丰富劳动分工上,小公司明显比大公司更具有优势,组织最有规模增添新工作的时候,就是当它规模还很小的时候,其后的增长都是已经加入的工作在数量上的增长。因为大型的经济组织很难在维持其规模的同时增加足够多的新工作,所以每当一家大型企业不景气或者利润下滑时,第一个解决办法就是收购从事不同工作的小公司。

大型企业无法预示未来,它们是过去的经济创作的结果,大部分劳动分工缺少创造力,因此无法为发展中的经济创造新的商品及服务。大型成功企业甚至是可怕的,它往往占据着大量资源,压缩小企业的生存空间。大量小企业的存在与大型成熟企业带给城市的经济效率相冲突,已成熟的经济活动和与新经济活动之间关于利益而存在的矛盾永远无法平息。

小公司面临的困难是资本的获取,他们通常进行的工作和存在的意义就是开发出新的商品和服务,这是经济的试错过程,虽然昂贵但并不浪费,开发过程值得投入资本。当一个曾经强大的经济体忽略了开发工作,就会导致资本过剩,在这一段时期里,社会会显得格外富裕。但这种由于克扣发展而换来的富裕只是暂时的,它是经济停滞的序幕。

要为新的经济活动保留机会,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引入第三股力量,以保护初始而脆弱的利益。政府可以扮演这一经济角色,但到经济发展的后期又会颠覆现状。因为政府会从成熟活动的利益组织中获得权力,而不是处于初始状态的组织。

城市总是处于变化状态,在进出口往复式系统的进程中迅猛发展,然后又因那些获得权力的利益团体而陷入停滞。在这样的过程中,城市所处的地理位置具有的禀赋是其次,更多的在于这片土地上的耕耘者是否善于利用机会。

雅各布斯在《城市经济》中得出的结论是惊人的,彻底颠覆了大众的认知,这跟数百年来我们接受历史学家、经济学家灌输给我们的思想背道而驰。但换个角度看问题,或许能够更还原事情的真实面貌。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