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一洋:产业新城在推动县域新崛起中的角色扮演与价值分析

文丨于一洋(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作为一种极具地方特色的区域经济形态,县域经济是国民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无论是从地理空间还是行政级别方面来看,县域作为城乡之间的中间地带,将是填补城乡之间经济发展差距、破局“城乡二元割裂”现状的必然选择,是解决“三农”问题的有效途径,是推进新型城镇化发展的重要动力。然而,在中国经济下行压力巨大,已然进入新常态的今天,县域经济的发展处在了一个机遇和挑战并存的重要关口。

“郡县治,天下安”,县域治理为治国理政的基石。

众所周知,新型城镇化一直是推动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重要引擎。但是近年来,大城市城市化率逐步濒临极限,中国总体城镇化率增速放缓,中国的新型城镇化不可避免的进入了新周期和新阶段.

县域的城镇化却仍是一片蓝海,县域崛起将成为与都市圈建设、乡村振兴并驾齐驱的三架马车,共同拉动城镇化继续前进,这是机遇。

但仍要看到,县域经济虽然在近几年发展迅速,但大部分县的基础依然较差,经济总体实力较弱,GDP、人均GDP和财政收入都很低,最重要的是其产业结构不合理,产业落后。很多县域的经济发展逻辑和现存产业现状也并不符合经济新常态的要求,更遑论土地财政依赖严重,地方债务高筑,营商环境堪忧等问题并存,这是挑战。

县域经济目前所面临的种种困境,最重要的原因是其产业结构十分落后和低效,大部分县域经济来源依然以传统农业为主,工业基础薄弱。正是基于这个认识,我们认为,产业新城所承载的产业集聚和运营将是解决县域产业困境,实现县域产业转型升级的可行性方案之一。产业新城发展模式所凝结的思路、做法和经验,对大多数工业化、城镇化尚处于起步阶段,产业结构封闭、初级化特征突出的县域经济而言,有着重要的实践意义。不仅如此,产业新城所承载的产业打造也是在新一轮产业重塑格局下中国区域产业转型升级的主要路径。

1、产业新城是县域实现国际化资源配置和跨越式发展的主要平台   

在经济全球化和区域经济一体化背景下,随着市场经济体制的不断完善,依托互联网和大交通,生产要素在城乡之间的跨区域流动愈加频繁,这为县域经济实现跨越式发展提供了现实机遇。

产业新城因其环核心城市的区位布局所以受到核心城市经济圈的辐射,并通过自身优秀的产业集聚与运营属性积极参与到了都市圈的产业链分工体系,成功对接了核心城市甚至全世界的资源与要素,产业新城故事在县域的发生将为县域经济的发展不断地提供新鲜血液。

比如被业内广泛关注的华夏幸福固安产业新城,其地处北京城外50公里,位于京津冀都市圈的核心区域,无论是北京、天津还是正在建设的雄安新区,都能够对固安形成辐射。固安通过产业新城的打造,利用首都北京的辐射效应,积极对接北京外溢的产业和要素,与北京在技术、项目、人才等领域形成了紧密协作的分工,成为京津冀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支点之一。

不仅如此,固安产业新城不仅为固安带来了经济效益,更是通过打造生态城市实现了固安县域形态的升级,形成了极大的社会效益。二者叠加实现了固安县域的崛起。

固安产业新城的案例表明,县域要想实现跨越式发展和崛起,通过打造产业新城构建国际化资源配置平台,主动接受并融入区域产业链分工是一个非常有效的解决方案。

首先,县域通过建设产业新城可以有效破除传统的封闭式发展瓶颈,走上开放型发展道路。产业新城建设所蕴含的产业培育、基础设施建设、公共服务体系和社会治理体系建设都是能从根本上实现县域既有体制和产业体系的转型与升级。这都使得县域的崛起,不再是偏安于一隅的沉默文明,而是在国际分工与产业链、价值链重塑进程中发挥重要作用的一分子。

其次,产业新城本身平台属性的彰显,使之成为资源和要素在区域和城乡之间流动的一个重要节点和枢纽,技术、人才、资金在这里汇聚又从这里流向其他区域,形成了资源要素在该县域内的动态调整,也实现了资源要素在区域乃至国际层面的再分配。

所以产业新城作为县域经济开放型发展的窗口和国际化资源配置平台,不仅引入了以往封闭型、孤岛型发展条件下所急需的资金、技术、人才、理念等关键要素,更重要的是使县域在更大程度上和更广范围内融入了外部市场体系,极大推进了县域的跨越式发展。

2、产业新城是破解城乡二元结构、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重要载体

长期以来,城乡经济社会发展的巨大差距所形成的二元结构一直是困扰中国区域协调发展的重要问题。不仅如此,城乡二元割裂的现状也使得“三农”问题异常突出。

时至今日,中国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政治、经济、社会条件已经基本具备,时机已然成熟。而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关键在于对城乡空间规划、产业布局、城镇体系、基础设施、公共服务,以及覆盖城乡的社会保障等方面进行体制和机制上的创新。

城乡一体化发展就是要把城镇资源和乡村资源、城镇居民和农村村民、城市环境和乡村生态作为一个系统整体统筹发展。在这个过程中,县域是决定城乡一体化发展成败的关键变量之一,这是因为县域地处城乡之间的“中间地带”,是连接城乡的纽带,是无论如何都绕不开的话题。而产业新城建设,则是以“以产兴城,以城带产,产城融合,城乡一体”为理念,这将成为破解城乡二元经济结构、实现城乡一体化发展的重要载体——产业新城本身在空间规划、产业布局、城镇体系、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社会保障等方面的先进模式和经验都是对城乡一体化发展的极大贡献和促进。

一般情况下,产业新城选址和建设必然牵涉到乡村改造,也正是因为如此,产业新城建设使得乡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水平跟上城镇步伐,村镇面貌焕然一新,城乡之间在基础设施层面实现了有效对接。这从空间硬件上缩小了城乡差距。

在产业层面,产业新城建设在培育打造新产业的同时,也变相激活了县域和乡村的在地资源。或是使在地资源形成了产业,或是使当地本身就有的产业融入了产业新城的产业链,统筹了城乡产业结构,为县域经济和乡村经济注入了活力。这从经济层面缩小了城乡差距。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产业新城本身性质是一座城,其对于县域与乡村的户籍制度改革所起到的推动作用是不可估量的。产业新城对于人才和人口的集聚作用极其明显,既可以吸引外来人口来此定居,也可促进本地乡村居民就地城镇化,使得人口能够在区域内合理分布的同时,推进了城镇化率的增长,避免了因人口向城镇大量集中而导致空心村的出现。这在人口层面缩小了城乡差距。

3、产业新城是推进县域工业化、城镇化协调发展的重要动力

目前,中国县域经济正在加速从传统的农业型经济转变为现代复合型经济,从以乡村为依托、以农业和农村经济为主体的传统县域经济,向以县城和中心镇为依托、以非农经济为主导、一二三产业协调发展的新型县域经济转变。这种转型最终能否取得成功,关键在于能否有效推进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协调发展。

根据现代经济增长理论和实践,工业化和城市化是两条相互作用、互为因果的发展主线。工业化进程反映着资源要素向工业部门集中所导致国民经济产出能力的迅速增长;城市化则突显了经济发展过程中由于人口空间分布变动所带来的行为和生活方式变化等社会后果。在工业化、城市化和经济发展水平之间,存在着显著的正向变动关系。

但在现如今的县域经济发展过程中,城镇化水平与工业化进程出现了比较明显的脱节和不协调。造成这种状况的原因在于,受县域的产业层次和空间布局影响,县域工业部门对服务经济的带动性偏弱且在空间结构上与城市经济断裂,没有形成产业链,使县域的城镇化进程失去了应有的产业支撑。

产业新城的发展理念就是以产城融合为核心,在模式上高度重视产业运营和城市建设的良性互动。使得产城融合成为支撑县域经济社会发展的一个突出点,这为县域工业化和城镇化的协调发展提供了解决方案,产业新城将成为推进县域工业化、城镇化协调发展的重要动力。

首先,产业新城的产业打造是以培育、集聚、吸引先进制造业和生产性服务业为核心。而这些产业将明显拉动县域范围内的非农产业和非农就业增长,为城镇化注入实质性发展动力。城镇化的本质是就业结构重心从农业向非农产业转移和各类农村劳动人口向城镇集聚的有机统一。在产业打造的过程中,各类外来劳动人口也随之流入产业新城,成为产业新城发展的强有力基础;同时,外来企业也为本地劳动者释放出大量的、不同层次的就业机会,促进了产业新城所在县域就业结构的转型。

从长期来看,通过产业新城引导和推动先进生产要素向县域集聚,还将在产业链上刺激、催生配套产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本地化,拉动消费性服务业的发展,培育新的经济增长点,提高县域经济的资源配置效率和增长质量。

其次,产业新城科学、先进的规划和建设标准,将推动县域产业发展和城市扩张在空间与功能上的有机融合、紧密衔接。通过统筹协调产业新城内产业园区与城市功能区的发展关系,将两化互动理念落实到县域城镇空间布局。在此基础上,科学合理地布局、建设各类公共服务设施,安排好教育、卫生、商业、文化等城市配套功能。通过产业新城的产城融合,将产业发展与城市规划统筹管理,更有助于推进县域工业化、城镇化进程。

最后,产业新城通过承接大都市服务业外溢和打造自身生产性服务业,将极大提升所在县域的服务功能、集散功能、创新功能、文化功能和枢纽功能,着力增强县域对产业发展的吸附力、集聚力和支撑力。不仅可以有效提升县域的集聚和承载能力,更能够在深层次上打破限制县域发展的根本束缚,为工业化、城镇化进程开辟更大的发展空间。

综上所述,一个明显的结论是,产业新城既是推动中国县域经济转型发展实现新崛起的战略平台,同时,面对中国县域经济转型的时代性需求,和中国经济转型发展的这一主战场,也恰恰说明产业新城对中国产业变革和县域经济转型的战略适配性,这也是从市场前景上给予产业新城一个值得期待的未来。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