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111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在一些经典的乡村文学及影视作品里,我们经常看到乡村祠堂是乡村的一个重要空间,可以说没有祠堂,就不会有乡村。

在传统的乡村社会里,祠堂是殿堂级的存在,也是它重要的仪式性安排所在。现在中国很多的乡村地区,我们看到祠堂的所在地的建筑往往已经不再是乡村的祠堂,而是乡村的教堂或办公的场所。所以我们在谈及这一轮乡村文化的重建时,祠堂如何实现它的归位已成为一个首要的问题,而且不仅仅是建筑层面的归位,更是社会治理核心角色的扮演的归位。

曾经我们策划过一个乡村的空间叫“方塘书社”。在它的定位中,我们就提过一个概念:重建乡村新的祠堂。因为在整个乡村的发展中,祠堂的缺失是现在乡村最为严重的问题。那么,解决这个问题有两方面需要注意:一是要重建祠堂建筑;二是要考虑现在乡村人口结构的变化。

在不久的将来大量的资本进入以后,在新的人口结构、产业结构、发展模式的影响之下,祠堂应该如何重新定位,这时可能会牵涉到村落的村史、整个地区对文化的挖掘深度以及对它现代化的表达程度。

还有就是,传统的乡村宗法制是以宗法的方式对乡村里某一圈层进行处罚的机制,但现在它已经不再符合法律的框架。所以乡村祠堂里有些功能会被慢慢淡化,但它也需要置入一些新的功能,我想这是我们重新思考乡村祠堂的意义所在。

那么,在考虑乡村祠堂重建的过程中,除了有信仰和价值观层面的思考以外,它的功能性也需要考虑并且需要对此有一个新的回答。例如,在重建乡村新的祠堂的过程中,会牵扯到对于休闲空间的利用。以前的乡村祠堂可能是一个议事的公共空间,现在它更多的则是充当一些休闲空间,但这些也并不是最为首要的。

重要的是,伴随着整个乡村秩序的回归,我们看到祠堂所代表的乡村社会的规章制度,在新一轮的乡村转变过程中,该怎样介入进去是值得注意的。毕竟祠堂建筑物的存在并不是最终的追求,祠堂精神层面的内涵和那些对乡村文化、乡村人口结构变迁所涌现出来的新的秩序应该在传统和现代之间怎样形成融合,这才是超出物理空间之外,更高层面的追求。

自然,在整个乡村振兴的过程中,基于小信仰、基于传统文化或传统建筑需要重建的事情和乡村祠堂的重建不需要在一个等级上去对待。

最后,重建乡村祠堂,除了内生力量的发掘以外,还要有外部对祠堂存在的理解。现在很多乡村,祠堂是非常弱化的一个存在。但在未来重建的过程中,怎样找到它合法性的边界,我想是此过程中难以处理的问题。但是我们不主张完全依循传统的方式去实现它,所以就需要有专门的人员研究完成这一个过程,这也是我们期待早日看到的。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