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虞城之八:有一种文化振兴叫村晚

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编者按

最近,方塘传媒受邀参加了由中共虞城县委宣传部主办的“女作家、女记者走进木兰故里”活动,对当地的产业经济、乡村振兴、乡村教育、历史人文、非遗、明星企业等成果进行了调研,基于本次的调研情况,我们特推出“重新发现虞城”系列文章。

 

年味到底是什么?年味是家庭的团圆,是亲情的你来我往;年味是一场电影的欢乐,是“村晚”的乡土情怀;年味是儿童漂亮的新衣,是长辈们的压岁钱;年味是体验大城市的缤纷世界,是走遍大江南北的幸福。

虞城乡村的年味,蕴藏在“村晚”里。在外打拼者回到家乡看到别开生面的“村晚”增强了对家乡传统文化的认知;村民们亲历了乡村的发展变化,更懂得“村晚”的内涵。看“村晚”,成为邻里之间一句时髦语,看“村晚”,也是村民涨知识的必修。

昔日,虞城县是贫困大县,该县实施精准扶贫对口帮扶政策,以“脱贫”为干部工作重心,围绕乡村产业经济做文章,扶贫扶智。稍岗镇是虞城县五金特色产业乡镇,虞城“村晚”也是发端于该镇,经济上逐步富足后,人们开始考虑完善精神文化需求,“村晚”应运而生。

近年来,虞城“村晚”在节目内容上进行了优化和完善,有脱贫攻坚政策的普及,也有脱贫典型、十佳村民评选,还有返乡能人创业及招工宣传,以此来弘扬社会正气,丰富百姓春节文化生活,体验村晚带来的“原汁原味”的年味。村民在娱乐同时受到政策教育,通过“讲文明、树新风”,提高村民综合素质;通过一系列政策宣讲,加深村民对优惠政策的理解;通过面对面交流,答疑解惑;通过书写赠送春联,让村民在家门口享受书法艺术的魅力;通过乡村音乐厅的建设,普及村民的音乐文化,诸此等等。

1、虞城“村晚”的前世今生

很多年前,豫东乡村春节的娱乐项目匮乏,村民三五成行“打扑克、打麻将”守岁的习俗很普遍,自控力差的村民,可能会陷入“赌局”,造成不利影响。另外,春节“吃喝风”盛行,豫东的酒文化非常深厚,走亲戚串朋友吃喝很正常,尤其是传统春节,醉酒亦常见,但也会出现一些负面效应。

直到2015年, 虞城县稍岗乡童小楼村自筹经费,自编自导自演,举办了虞城首场“村晚”,开启虞城“村晚”的先河。通过虞城县委、县政府及县委宣传部、文化广电旅游局的积极探索,虞城“村晚”出现了四年不间断的可观成果:2016年虞城县有26个行政村举办了“村晚”,2017年有53个行政村举办“村晚”,2018年有82个行政村举办“村晚”,2019年有231个行政村准备举办“村晚”。

虞城将2018年中央补助地方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中“戏曲进乡村”的增补资金,全部用于贫困村的“村晚”举办。每个贫困村补助标准为2000元,非贫困村“村晚”费用由各乡镇自行解决,为“村晚”提供资金支持。

据悉,2019年虞城“村晚”,形式多样,融入“千家宴”(全村同吃一锅饭,两盆菜两盆汤,每桌不超100元)、议事会(全村大事在“村晚”演出时共同商议、公布)、招商会(让务工返乡人员提供招商线索、致富信息)等内容,让“村晚”在为广大群众提供一个“大舞台”“大锅饭”“大联欢”的交流平台的同时,促进农村“大团圆”“大和谐”“大发展”。

利用各村举办“村晚”契机,虞城县还选拔一批有文化工作经验、有专业特长、能独立开展工作的文化人才到基层开展“教你一招”文艺培训活动,在全县25个乡镇举办广场舞、军乐队、腰鼓、秧歌、盘鼓、摄影、书法等门类培训200多场次,为农村培育3000多名基层文化人才,让村民重拾对乡土文化的自信。

虞城,是河南省第一个举办百场“村晚”的县城,四年来,通过政府不断努力探索,虞城“村晚”初具规模和特色。“村晚”这股暖风,让村民感知到了年味,促进了邻里和谐,增强了感情交流,在人情交往日渐功利化的当下,“村晚”无疑是一股和谐正气,凝聚村民共识,政通人和。

2、乡村振兴的文化逻辑

《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2018-2022》指出,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以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为核心,以乡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建设为载体,培育文明乡风、良好家风、淳朴民风,推动乡村文化振兴,建设邻里守望、诚信重礼、勤俭节约的文明乡村。推动城乡公共文化服务体系融合发展,增加优秀乡村文化产品和服务供给,活跃繁荣农村文化市场,为广大农民提供高质量的精神营养。

显然,虞城“村晚”是管理层领悟国家乡村振兴战略规划之后,为虞城乡村振兴搭建的一台“乡村公共文化服务体系”大戏,在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前提下,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保护利用了乡村传统文化,重塑了乡村文化生态。

无疑,虞城“村晚”是一个积极的探索和尝试,在乡村振兴过程中充分考量了文化振兴之于乡村振兴的重要性,并在乡村文化振兴过程中,积极探索出适合每个乡村特色的文化载体和呈现形态。透过“村晚”,我们发现每个乡村被赋予了个性化的文化符号,村民在享受视觉盛宴的同时,感知了乡村的文化魅力,增强了乡村的文化自信,培育了自尊自信、理性平和、积极向上的农村社会心态。

虞城“村晚”对于持续推进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提升农民精神风貌,倡导科学文明生活,不断提高乡村社会文明程度具有教科书般意义,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硕果也是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应有之义。

随着城乡一体化趋势加快,城市的生活理念也渐渐影响到乡村生活的方方面面,乡村基础设施建设越来越完善,乡村生活的便利性和舒适度也得到明显提升。乡村物质生活在与城市不断接轨过程中,精神生活日益丰富,虞城“村晚”,是文化大餐,更是提升村民整体素养的精神食粮,村民参与其中,乐在其中。

3、对虞城“村晚”的深度思考

当然,我们在看到虞城“村晚”遍地开花,硕果累累的同时,应该深度思考乡村大文化繁荣背后的传承、品牌建设与产业化等问题。

把民族民间文化元素融入乡村建设,深挖历史古韵,弘扬人文之美,重塑诗意闲适的人文环境和田绿草青的居住环境,重现原生田园风光和原本乡情乡愁。为乡村传统文化的传承营造软硬环境,引导企业家、文化工作者、退休人员、文化志愿者等投身乡村文化建设,丰富农村文化业态。

在举办“村晚”的同时,可以考虑为农村地区提供更多更好的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建立农民群众文化需求反馈机制,推动政府向社会购买公共文化服务,开展“菜单式”、“订单式”服务。近年来,虞城县乔集乡刘楼杂技逐步积累了良好口碑,该村大多数杂技团常年在外演出,当然,刘楼杂技也是“村晚”不可缺的节目,加强刘楼杂技的品牌建设,通过品牌建设不断扩大刘楼杂技的社会影响力是值得思考的。

在我们看来,加强规划引导、典型示范,挖掘培养乡土文化本土人才,建设一批特色鲜明、优势突出的农耕文化产业展示区,打造一批特色文化产业乡镇、文化产业特色村和文化产业群。甚至思考建设文化艺术小镇,用特色小镇的逻辑运营、整合虞城县本土的文化明星、民间艺人、具备特殊技能的人,给他们一个展示才艺的大空间,依靠名人自身的流量为虞城县文化、艺术赋能。文艺小镇甚至将成为苏鲁豫皖周边地区乃至全国的文化艺术展演之地,通过举行全国性的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民俗节庆来整合文艺小镇的多重资源,扩大其知名度和影响力,进而带动、活跃虞城深厚的文化、艺术土壤,同时,本土优秀文化、艺术成果通过文艺小镇平台传播到更远的地方。

比如,模仿达人王杰克逊可以走出国门去表演,家乡人可能很难欣赏到他的表演;中国蜘蛛侠郭成常年在外演出,家乡巡演基本上少之又少,诚然,虞城籍文化、艺术名人有很多,为何他们不能长期在虞城本地施展绝技或者说不能被更多本地人感知到其影响力?在我们看来,缺乏一个规模化、产业化、市场化的公共空间是主要原因,从经济消费能力看,虞城周边(覆盖苏鲁豫皖地区)消费人口红利达6000万以上,并且,大交通、互联网的出现缩短了空间距离,随着方特这一自带流量的项目落地商丘,潜在消费者不再是掣肘因素。优质文化、艺术内容的呈现,加上专业的运营团队,虞城文化艺术小镇这一公共空间就会热闹起来,除了武术、戏曲、舞龙、舞狮、锣鼓等民间艺术、民俗表演项目之外,积极开发乡村传统文化文创产品,加强非遗匠人作品展示推广,促进文化资源与现代消费需求有效对接,推动文化、旅游与其他产业深度融合、创新发展。

有特色、有文化、有内涵、有流量,大文旅产业可以促进文艺小镇的繁荣,同时,文艺小镇的特色和影响力反过来会推动大文旅产业的发展,也为虞城传统文化艺术的传承、文化振兴提供便利之所。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