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彬:真实“活着”的艺术形式之淮阳泥泥狗

文丨魏彬(原商丘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副院长)

前些年,由于研究课题的需要,我在一段时间内十分关注民间美术,并且到淮阳县了解了泥泥狗目前的生产状况和商业生态,后来李文老师的面塑作品又引发了一些我对民间美术的新的想法。

1、泥泥狗——文化的活化石

每年的农历二月二到三月三的一个月内是淮阳县举办庙会的时间。游人满街,人声鼎沸,有大量出售泥泥狗的小摊并出售各种各样的泥泥狗。这些泥泥狗形象抽象,造型精美,让人很难想象到它们都出自民间艺术家之手。

在《淮阳县志》中,驰名中外的淮阳泥泥狗是伏羲、女娲以及远古圣灵群像高度概括、变形的祭祀物。现在,淮阳泥泥狗已经走上了国际舞台。通过泥泥狗,国外的朋友也对中国民间美术有了一些新的认识。

这些年,国家对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力度不断的加大,以泥泥狗为代表的中原地区非物质文化遗产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重视,保护的力度和范围也越来越广。可以说淮阳泥泥狗为代表的这种民间美术形态,得到了新的发展。

这种从古流传至今的庙会颇有趣味,虽然庙会上的泥泥狗因为商业驱动、民间手工艺人的水平差距等原因而良莠不齐,但整体来看,随着大众对泥泥狗的发现和认识越来越到位,推广泥泥狗的效果也越来越好。

从民间到政府、高校到文化团体、国际学术研讨会到学校的课堂上都在研究泥泥狗,客观上也推动了泥泥狗的文创产业在快速发展,因此市场上对泥泥狗产量的要求越来越高。参与泥泥狗生产制作的有独立的个人、家庭、也有团体甚至是有一定规模的工厂。但是,我们必须承认,泥泥狗的质量参差不齐。

关于泥泥狗的起源说法不一,主要流行的有两种。

一种是伏羲造泥泥狗。当地传说人祖伏羲和女娲兄妹在洪水过后就结为夫妻,然后繁衍子孙。春天,伏羲给子孙们用柳枝做笛子,但冬天没有柳枝,因此,伏羲就用泥巴捏出葫芦,然后在葫芦上扎一个眼,一吹就会有声响。这种形态的玩具,一代一代传下来,花样越来越多。这也是市面上可以被吹响的泥泥狗的雏形。

另一种是说女娲用土造人。女娲捏土造人本来就是神话故事,但在淮阳,这显然属于神话故事本土化的一种演绎。不论怎样,泥泥狗是古老年代劳动人民手工的产物,其身上记载着巨大的历史信息。

我们认为它是文化的活化石。因为它所承载的不仅是上古时期先民的一种自然信仰或者是敬畏之心,更多的是一个时代民风的记录。时间:一天、一年、一个世纪就这样远去,但是泥泥狗作为一种物质载体给现在的人们一个机会来去了解人们的上古时期、太古洪荒时期以及先民对未知世界的认识角度。这无疑是一个很好的破解历史的切入点。

现在很多人都愿意相信泥泥狗所传承的是一种史前文明的记忆,其反映的是史前的先民对世界的认知。于人类自身而言,这是对“我们从何而来”的一种思考,甚至是对先民生存状态的某个方面的记录。

2、泥泥狗——制作工艺 

如果有机会、有时间去赶庙会,不妨到庙会上售卖泥泥狗的人的家里去看一看。我们曾走访过几位手工艺人,并在他们的手工作坊看到整个泥泥狗的制作工艺流程。那种原生态的状态,十分动人。

大致来说,泥泥狗有五个制作工艺流程。第一步是打泥:就地取材;第二步是搓胚:按照泥泥狗成品的大小规格,找一块形状和大小与成品相近的原料泥,做成一个胚子;第三步是成形,现在的做法中更多的是把泥胚放进模子里;第四步是染色:把泥泥狗放在一个容器里,然后往上浇黑色染料,等把泥泥狗染成黑色以后,再拿出来晒干;第五步是点花:在泥泥狗身上画上颜色和图案。颜色底层是黑色,然后会用红,黄,白,绿,粉,五种颜色为主,以点和线的创作手法绘制一些图案。整体的绘画风格和造型非常古朴,充满了浪漫奇幻的审美特征。现在的研究显示这些图案更多的是源于生殖崇拜。泥泥狗并不全是狗,其名虽叫狗,但事实上有许多不可名状的奇异形象,比如人面猴、两头兽、独角兽、四脚蛇、九头雁等。

3、泥泥狗——价值发现 

现在,做泥泥狗的艺人会结合当下的商业需求去进行技术上的革新,并做出新的绘画方法和造型,也会将卖的比较好的做出模具用以批量生产,比如现在市面上的十二生肖系列,这一系列其实并没有在远古时期出现,而是随着时代发展所衍生出的一种新形态。这就是在保证工艺能延续传承下来方面,泥狗本身的审美形式和审美情趣所出现的发展,我们认为这种发展是合理且有意义的。

在我看来,民间美术和学院派美术有不同的特点,两者互相取代并不现实,应该是各自发展,因为它们各自有各自的价值。

中国所做的非物质文化遗产的保护,其实更多地是倾向于民间艺术。现在的社会信息渠道发达,学习的平台和机会增多,甚至有些民间艺人还有机会被邀请走入艺术院校,去接受学院派所谓的深造和再教育,但在我看来,这是一种比较危险的、需要被警惕的现象。

我曾经听到过一个故事:陕西的一个做剪纸的艺人,因为走进了学院派的审美格式里而迅速丧失了所有的信心。他认为自己剪纸作品的形象并不“真实”,新的理念打破了他对手工艺审美立场的坚守使他变得无所适从。

这个故事使我受到很大的触动。我们要保护好民族的文化遗产,保护好民间有原始信息的、生发在田野灶头的民间艺术形态,其实更应该去建立一套科学保护机制,否则反而有可能对原本的艺术造成伤害。尤其当民间艺人对外来理念未能形成有效的抵抗力和免疫力之时,很容易将所谓的高校学院派的思想理念误认为是对其提供营养。实质上,这是对民间艺人原生态艺术思想极大的破坏。

所以,在面对一个伟大的民间艺术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先找到其核心价值、其蕴含的远古历史遗留的信息、其蕴含的人们最朴素的对世界的认知和思考等,一定要先捕捉到这些最重要、最有价值的信息。完全为了形式而形式,为了国际接轨而“走出去”,为了所谓的发展而“革新”,到最后反而会出现悲剧。

泥泥狗是中华民族的民俗文化,基本上比较真实地记录了人类文化最初的认知和世界观发展的轨迹。在整个民族文化层面上来看,这种典型的民间艺术形态具备极大的社会价值。

泥泥狗的伟大之处在于它体现出了原始艺术的特征,同时,它在当下还正在发生,还有艺人在传承,是一种真实活着的艺术形式,是一种真图腾和活化石。所以,泥泥狗的艺术价值值得被继续研究。泥泥狗被入选全国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是实至名归。

4、泥泥狗——传承创新  

如果去淮阳古庙会东边的一些村落考察,考察者会看到很多祖祖辈辈都在做泥泥狗的村民,这要归功于上文所提到的的淮阳太昊陵庙会。庙会期间,村民提着篮子、带着泥泥狗到庙会上叫卖。当地群众的购买、游客的青睐使得它有生存的土壤,所以这就延伸到商业价值的问题。庙会所产生的生意往来,事实上是帮助泥泥狗进入到商业状态,这种商业状态的存在推动艺人去创造,从而让泥泥狗真正延续下来。这种古老的庙会,因为有了泥泥狗而显得格外朴素、真实、有文化,而也因为有了庙会这种客观上的商业的加入,使得泥泥狗的制作、生产、售卖有了一个固定的渠道,让它生生不息。

商业推动了泥泥狗的发展和延续。因为有商业的存在,一些老艺人,甚至年轻人愿意做这件事情,这成为它区别于其它的非物质文化遗产之处,也和很多民间美术走向没落的现况形成反差。有些民间艺术已经没落到没有人去传承,而必须把它拍成纪录片、让老艺人去表演、然后存入档案,来记录这种濒临消失的民间艺术的境况。

泥泥狗之所以还未出现这样的境遇,是因为泥泥狗本身有庙会的支撑和商业的推广,尤其是现在新生力量的加入使泥泥狗通过包装得到了更好的推广,同时,新的宣传手段也为泥泥狗以一种新的文化媒介的姿态走出国门提供了技术支撑。

如果泥泥狗的艺术传承得以继续、商业推广做的更好,那就可以让更多有知识的年轻人,甚至是艺术系的大学毕业生在民间美术核心价值不变的前提下做新的传承。可以想象,如果有像毕加索一样的艺术家去理解、学习、研究泥泥狗,并且和当下的艺术形态进行结合,很有可能就会成就新的“毕加索”,会产生新时代的先锋艺术家,而之后,新的“毕加索”也会再一次让泥泥狗的精髓在新形态下得到推广,并从侧面进一步佐证泥泥狗的伟大的艺术价值。

这种情形值得期待。

【作者简介】

魏彬:中共党员,文学学士,艺术学硕士,原商丘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副院长。教育部艺术设计教育指导委员会和省教育厅联合评定的河南省高校艺术设计创新实践教学骨干教师,国家级多媒体教育软件大奖赛高校教育组二等奖获得者,省高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成员,省级文明教师,省教学成果一等奖获得者,发表有多篇学术论文和论著。曾重点研究艺术培训的实施路径、高校传媒与艺术教育教学与管理、精英人才挖掘与培养,近年来致力于高雅艺术的普及与推广,并实践操作相关文化产业项目落地与管理。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