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虞城之七:有一种城市公共空间叫木兰公园

文、图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编者按

最近,方塘传媒受邀参加了由中共虞城县委宣传部主办的“女作家、女记者走进木兰故里”活动,对当地的产业经济、乡村振兴、乡村教育、历史人文、非遗、明星企业等成果进行了调研,基于本次的调研情况,我们特推出“重新发现虞城”系列文章。

城市公共空间曾被地方政府当成城市风景,有的城市公共空间设计方面还一度出现了与城市文化底蕴不相符的错搭,随着人们日益提高的精神文化生活需求,城市公共空间的设计要求也应该与时俱进,不单要好看,还要有文化。因为景观是静止的,但是城市文化的植入可以让城市的灵魂复苏,是动态的。

上海图书馆门前的广场,在设计中突出了以"知识"为主题的广场文化,富有文化知识意味的雕塑形态各异,铺地新颖别致,人们会感受到知识的力量和文化的氛围,即使不到图书馆内,哪怕仅仅来知识广场欣赏雕塑,也会下意识去理解书籍之于自己的意义。

商丘市的好人主题公园,好人文化融入到公园的景观设计当中,人们在休闲娱乐的同时,也在受到好人文化的熏陶,在传递社会正能量,弘扬社会正气方面,确实是完美的文化浸润和细致呈现。

每个城市都是一道靓丽的风景,每个城市都有独特的公共空间。不管是几线城市或者县城、乡镇,甚至乡村,都有代表其自身文化内涵的公共空间,而且,逐渐呈现出多样化特点,城市公共空间功能逐步增多。

木兰公园之于虞城也是如此。

1、城市公共空间的发展

最初城市是没有公园的,后来,随着经济发展、人们审美休闲水平提高、城市规划和建筑界的东西方融合,逐步开始有公园,基本上是城市的景点,有的还收票,后来公园免费,成了城市的标配,不但可以休闲娱乐,还具有教育的功能,现在的城市公园开始更加综合,已经是城市公共空间的定位了,这种城市公共空间体现的是城市的待客之道,可以将城市的历史、文化、未来等要素完美融入到人文景观当中,俨然“城市客厅”的概念,可以体现出城市的特色。

在西方,城市广场基本上已经成为他们生活中的必需。在这,可以有很多仪式活动,音乐家演奏美妙乐曲,街头艺人享受自己的行为,甚至有些政治活动、新闻发布会等也是在城市广场进行,小孩嬉戏,老人安静的享受时光……广场不仅是城市的政治、文化活动中心,也是他们相互分享、放松生活的场所。

现在人们普遍认为,广场文化已经成为当下人们生活的一部分,歌舞漫步,演出活动,艺术拍卖,公益爱心活动,研学游等等,多种功能皆反应出广场文化的重要,以及在此重要性下,城市应该规划设计相应主题的公园、综合性公园,根据城市的发展规划,物理空间范围,周边的环境,打造出具有城市文化特色的公园,在我们看来,于城市本身是具有意义的事情。

2、木兰公园的建造逻辑

虞城木兰公园始建于2003年,位于木兰大道以北、长江路西侧,周商永运河以南,占地面积150余亩,包括木兰文化广场、木兰湖两大主题内容。其中木兰文化广场以南北向历史文化步道和东西向历史文化名人为框架,内有花木兰铜像、"虞"字广场、《木兰辞》浮雕墙、虞城籍历史名人长廊、毛泽东所书写的四十一行篇幅《木兰诗》全文诗壁,木兰文化中心大楼,不单是附近居民休闲娱乐的场所,也是一个开放的活动节庆公共空间。第五届木兰国际文化节于2009年10月26日层在这里举办。

同时,木兰公园里的每个人文景观和自然景观的打造彰显了生态、文态的完美融合,花木兰铜像,英姿飒爽,凸显了一个平民女英雄荣归故里的豪迈,千年之后,花木兰犹如神一样的存在,守护着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虞”字广场,字字有力,无不表明历史悠久的虞国文化;《木兰辞》浮雕墙,逼真再现了木兰从军故事,文图并茂,沿着浮雕墙行走,感受每一幅画面,仿佛穿越到木兰那个时代,这种呈现方式下宏大的历史叙事更易引发观者的共鸣,无形中传递了木兰精神,不问古今,只做英雄;虞城籍历史名人长廊,悉数为观者现场上了一堂历史大课,五代时期宋州虞城人杨悫,后晋时期创办应天书院的前身睢阳学舍,开启了一个伟大的私学时代,明朝礼部尚书沈鲤(1531年—1615年,今虞城县人)是“三代帝王师”,闹龙街的故事流传至今,明朝理学家杨东明(1548年-1624年,今虞城县利民镇人)被称为“理学的北方代表”,文韬武略者莫若明朝叶廷桂(公元1585年-1646年,今虞城县谷熟镇人),......名人众多,在历史长河中璀璨,在当下生辉,虞城历史名人,在各自的时代、各自的领域所建树的丰功伟绩足以让后人评说和敬仰......,毛泽东手书《木兰诗》诗壁,气势滂沱,遒劲有力,木兰湖,这个湖让木兰公园有了灵性,印象中木兰湖建造之初便融入了灯光、水幕电影、喷泉等科技元素,可以说是商丘地区比较早的具有以上科技元素的人造湖景观。

显然,木兰公园作为木兰文化衍生的空间载体,延续了木兰精神和木兰品牌的公众化传播,不管是本地居民还是外部游客去虞城游玩,木兰公园基本是必去的公园之一,而且木兰公园也是虞城县首批建造的规模化的大型公共开发空间,它的建成对于虞城县城文化底蕴的折射和木兰故里IP的塑造上,具有很高的文化价值和公共影响力。

同时,木兰公园也引领了虞城县后来的公共空间建设规划趋势,近年来,虞城经济发展有了喜人成绩,在宜居环境方面注重“生态、文态、业态”和谐发展,不光注重县城内的公共空间营造,在乡镇甚至乡村,把传统文化、自然风貌、资源禀赋融入到县城、乡镇、乡村建设当中,创新绿色发展理念,响河风景区、两河口公园、森林公园......步步皆景,举手投足间尽是文化,悠哉快哉!

3、城市公共空间运营思考

房地产企业在城市公共空间营造方面是做出了一部分引导设计、规划、建设贡献的,由于房企与地方政府微妙的利益联系,很多时候,公共空间、城市公园的建造成为房企优先拿地的砝码,当然,看似公共、公益的初心,其实,房企也是为自己的楼盘综合考量,先把周边环境、绿地、公园打造出来,让业主感受到这种高端的优越感,进而促进楼盘销售。当然,成本理所当然都是体现在房价里面了。

后来,城市公共空间越来越多,其维护成本也高了,这些公园的投入,并不是一次性投入,更需要持续维护投入,除了维护硬件投入之外,还涉及到维护人员的费用,这也是很多城市公园的痛点,同时,这里面也涉及到城市公园的公共绿地的效益问题,之前有些是房地产开发商投资维护的,但卖完房子也不会管了,地方政府也没有钱,这就牵涉到对城市公园的定位,定位决定怎么运营,谁来运营,进而决定投入收益模式创新问题。

比如,某些城市地下建造商场,地上是公园绿地,这样一种商业模式能够产生持续稳定的现金流,用来补给公园绿地的维护成本,是很好的案例,但是一个城市不可能到处都是这样商业模式下的公园绿地,区位不同,决定了业态的差异,有些公园是无法建造地下商场的,而且,这种状态成为大多数公园的常态。

那么,该如何解决城市公共空间运营的大众难题?

根据公园主题的定位,赋予这个公园以文化以灵魂,比如创意街区、儿童乐园、艺术长廊、文化大舞台、主题书屋、咖啡厅、茶舍等商业实体的营造,并依赖文化活动、节庆活动为商业实体做好引流,实质上是围绕公共空间做好业态布局,用商业反哺维护运营成本。具体运营可以交由第三方机构,政府来督导,完善运营、维护、商业背后的利益链条及受众间利益分配原则问题,这也是非常有意思、值得思考的问题。

在我们看来,值得期待的是,木兰公园作为虞城最具代表作的城市客厅和城市公共空间,在实现并继续发挥一系列休闲游玩、在地文化展示、市民教育等综合功能基础上,在城市公共空间尤其是公园型和绿地型城市公共空间的运营创新领域做出更多有益探索,并为更多城市和地区提供镜鉴。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