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是商丘的春节?

文丨徐威威(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编辑)

转眼间,2019年春节已经到来。每个人对于春节都有不同的理解。春节是什么,除了联想到新年、过年、大年、新春、新岁、新禧、年禧、度岁、庆岁、过大年等这些俗称之外,相信很多人都有自己的答案。那么,商丘的春节是什么?

随着岁月的变迁,春节的习俗逐年发生变化,无论是在商丘本地生活的人还是拼搏在外的人,近些年总会发出感慨:现在的年味越来越淡,春节越来越乏味,非常怀念儿时的春节,怀念十几年前的年味儿。包括很多景区和商场的自媒体,都在打“儿时的年味”这张牌。其实,何止是商丘,几乎全体中国人都在怀念之前的春节。

春运到来之后,商丘的大街小巷逐渐热闹起来,路边的张灯结彩和商超集市的热闹,无不让人置身春节的氛围之中。有人说“过了腊八就是年”,按商丘地区比较流行的说法,腊八开始只是进入了过年的状态,等到了农历腊月二十三才算正式进入了春节,这一天又被称做“小年”,小年这天有个重要的习俗——祭灶。商丘人是非常看重祭灶这项习俗的,小年之前听到商丘人和亲朋好友联系,总会提起这么一句话“赶紧回来,祭灶类,别祭到外边喽。”从小年开始,清扫房子、买新衣、备年货、蒸馒头、贴春联、守岁、拜年、走亲戚等形式多样的民俗活动,将商丘春节文化的精粹进行了集中展示。

有了这些春节民俗活动,才有了年味。但是,习俗跟随着时代也在变化,我们常常怀念之前的年味,实际上是怀念之前的习俗。

就依90后小时候过年的经历为例,放寒假之后就开始盼着过年,年前的时候除了能得到新衣新用品,还能得到鞭炮和朝思暮想的玩具,同龄人在一起也是有做不完的游戏;遇到大扫除、蒸馒头、贴春联等活动的时候,都很有仪式感的去参与,也是开心的去忙乱。除夕晚上最热闹,全家人围坐在摆满丰盛菜肴的餐桌前,看着春晚,所有人脸上尽是笑容。夜半的时候,稀稀拉拉的烟花炮竹声突然集中爆发,感觉整个世界都淹没在烟花炮竹声之中,这绝对是历史上最震撼的一种习俗:全中国人都用烟花炮竹来迎接新年的到来。

商丘人新年第一天有些通用的习俗,那就是拜年、逛庙会,一家人吃完早餐后聚在一起,去长辈家逐户拜年,老人小孩都很重视这个习俗,老人们得到了温馨的祝愿,小孩子得到了零食和红包,满满的都是喜庆氛围。拜年之后,很多人都会选择逛庙会,因为商丘的历史文化很厚重,所以商丘的庙会也很多,著名的庙会有火神台庙会、白云寺庙会、司道口庙会、木兰祠庙会等等,甚至商丘的每个村镇都有好几个庙会。其中最热闹的当数火神台庙会,火神台庙会现场堪比春运现场,足以表明商丘人春节逛庙会这个习俗。

众所周知,商丘已经发展成为三线城市,很多事情都发生了变化。春节的习俗也一样,有些传承了下来,有些已经成为记忆,有些则升级成其它的方式。事实上,老的年俗在流逝,新的年俗在崛起。逛商场备年货的习俗逐渐被电子商务所代替,拜年活动也增加了语音视频等即时通讯的方式,放炮竹看春晚的习惯逐渐变成丰富的社交活动。

春节是多元化的,它在吃、住、行、游、购、娱等方面都有自己的特色。春节的习俗未消失,春节的年味还在,只是随着时代的变迁,不同时代春节的不同文化,才使我们感到怀念之前的春节。

《乡愁里的中国》这本书有一句话对我很有感触:回不去的故乡,进不去的城。我们回不到之前的时代,也没能融入现在的时代。但是我们发现,无论是哪个时代,有春节的地方就有团聚,有春节的地方就有人情,有春节的地方就有乡愁。

商丘的春节是中国春节的一部分,它是大团聚,是一种人情味,更是一种乡愁文化。一年又一年,春节在时代的变迁里生生不息。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