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一百零八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在谈乡村振兴时,其实离了钱的问题是不可能谈振兴的,也就是说钱在整个乡村振兴里或乡村的转型发展过程中,它不是最重要的问题,但却是一个不得不说的问题。

在很长一段时间内,对于整个中国的乡村而言,它的资金都是一个外流的态势。这种外流的态势,一方面是通过传统的储蓄方式即银行体系进入到城市和发达地区,另一方面是农民个人的消费。但整体算下来,从乡村振兴往前推,一直到建国以后,整个中国乡村地区的资本都是外流的。

现在提乡村振兴时,有一个典型的特征,就是各路资本开始积极主动的、大规模的、想尽一切办法的到农村来。当然这些资本的背后肯定都是带着一定的盈利的目的或在农村里淘金的概念,但不管怎么样客观上引发了中国新一轮的资本往乡村地区流入的过程。

那么除了市场化的资本的涌入以外,随着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国家的财政资金和转移支付也在加速向中国的农村地区涌入,再加上农村地区外出创业人员的回归,一定程度上也带来了资本的流入。从这个角度来看,在接下来的几年内可能会出现一种情况,就是整个中国乡村地区的资本会由原来纯粹的流出的一种态势,向着反向的或开始往这个地区涌入的一种态势进行转变。

从宏观上来看,这种转变毫无疑问对整个乡村振兴来讲,是一个比较积极的信号。资本到哪里去,这种伴随资本而来的一系列的产业和发展模式的创新,包括人力资本的回归都可能迎来一个新的阶段,这也是对整个中国乡村振兴产生很大影响的一次资本流动。所以如果要谈整个中国的“乡村资本论”,对这样一个整体态势的研判非常重要。

但在这样一个整体态势的变化之下,怎么样使资本合理利用也是一个问题,其实现在农村地区依然存在着很多无序的资本运作。比如前几年做房地产的过程中,在很多三四线的小城市里,其实它地产市场的发展很重要的一个资本来源,并不是向上去寻找资本,而是向下去寻找资本。

这种资本的寻找方式,一方面是通过城镇化过程当中,农村地区买房的市场交易完成的;另一方面是一种很不规范的民间融资行为,就是在农村地区会通过一个隐性的或变相的民间筹资的方式,使乡村地区相对很闲散,但加起来又是规模很大的这些资本,流向地产市场。在客观上它支撑了整个三四线城市的房地产开发的狂潮,那么一旦出现房价崩溃的情况,这群人就会出现了很大的问题。

比如,农村里相对比较有能耐的一个人,他面对高利的诱惑,就会向他身边的亲戚朋友进行借贷,然后把筹的资金投向当地地产的融资过程中。如果当地的地产行为一旦发生变化,那么他投入的财富就再也找不回来了,最后投资的这个人可能就会选择自杀或逃跑的行为,其实背后伤害的不仅仅是他这一个家庭,更是周边整个乡村的亲戚朋友的这样一个体系。

所以以前在乡村投资的过程当中,它资本的行为充满了很大的不确定性。我们希望随着国家乡村振兴战略的提出,无论是财政资金还是一般的转移支付,无论是大规模的市场资本的涌入,还是外部创业人群的回归带来的资本回流,包括将来可能出现的产业资本的涌入,都会在整个乡村地区形成一个新的资本格局。

在这个资本格局里,一家一户或农民个人不是最重要的话语权的决定者,但毫无疑问在整个乡村振兴过程中,这群人在整个价值循环体系当中是不可缺少的一环。如果这一环出现了问题,我们相信整个外部的资本流动也会在这一环上发生很大的变异,那么这样一个变异会对整个乡村振兴的预期形成一个非常大的伤害。

所以“乡村资本论”应该在一个新的态势的变化之下,找到一种更加有序或者资本的进出有道的一种格局。那么通过这种格局,我想它才能够真正的和乡村振兴的整体目标达成一致,所以谈乡村振兴,必谈乡村资本运作;那么谈乡村资本运作,必须要找到整个运转体系过程中的“道”和“序”,包括将来利益的协调和分配。我想这才是真正的“乡村资本论”的一个追求,也是乡村振兴的一个保障。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