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新发现虞城之四:有一种教育叫天元

文丨谷雨(方塘传媒《重新发现商丘》主编)

 

编者按

最近,方塘传媒受邀参加了由中共虞城县委宣传部主办的“女作家、女记者走进木兰故里”活动,对当地的产业经济、乡村振兴、乡村教育、历史人文、非遗、明星企业等成果进行了调研,基于本次的调研情况,我们特推出“重新发现虞城”系列文章。

“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古人为我们做了榜样,年轻时立志要读书,唯有读书可以改变命运,其他的都次之。当然,这个道理在今天看来,可能有很多的案例能够颠覆这个论调,读书并非成才的唯一通路,但是,我们不能否认的是不读书是很难轻易成就一番事业的,或者说可能会多走一些弯路,曲线达成目标。

在物欲横流、世风低迷的当下,诱惑、欺骗见缝插针,价值观、人生观的树立对于学生而言非常重要,怎样去固守本心,怎样去以德报怨,怎样去感恩家人,怎样去回报社会,这也是学校教育需要思考的问题。

天元教育集团是豫东独具特色的全日制国际化品牌学校,集幼教、学前、小学、中学教育为一体,以独特的校园文化建设和经营理念,被誉为“最具灵魂的学校”。在天元,有三个问题是非常明确的:你是谁?这里是什么地方?你来这里做什么?以有形的中国传统文化相关的空间建筑场景浸润学生心灵,把无声的国学儒学教育贯穿到学生的日常点滴,将传承千年的孝善文化融入到学生德育之中,让学生无时无刻不处于“正气、清气、和气”的校园氛围之中。

1、什么是中国教育

自古以来,中国具有尊师重教的优良传统。先哲孔子于两千多年前创办私学,弟子三千,使平民受教育成为可能,并且,孔子的儒家思想是中国封建教育的主要精髓。

追溯历史,中国在夏朝时期便有了校、学等教育机构,随着历史车轮的演进,科举制成为封建王朝任用官吏的考核制度,中华民国建立后对封建教育进行了全面改革,提出发展“德智体美”平均发展的教育方针。新中国成立后,教育发展迎来了崭新一页,直到1966年,中国建立起初具规模的学前教育、大中小学教育及成人教育系统,实行全日制教育、业余教育、工作时间内安排专门时间系统学习等教育形式。20世纪80年代,教育体制改革全面启动,90年代,“科教兴国”确立为基本国策,21世纪,教育的理念不断革新,基本明确要以学历教育、职业教育、非学历教育等多种教育形式并存的教育形式。

中国教育跟西方教育因东西方文化和理念差异较大,中国教育较为正统,缺乏弹性、创新性,西方教育崇尚自由,给孩子充足的发展和选择空间,侧重学生创造力的培养。中国教育的模式化,一刀切;意识形态上钳制自由,压抑个性;灌输式,而非启发式、探索式的教学方式;使培养出的学生循规蹈矩,缺少梦想,不敢标新立异;偏才、怪才没有施展空间,更难以产生卓越的大师级人物。而西方民主自由的社会环境和教育的灵活性,给学生充分的自由,使他们敢于挑战权威,自闯新路。反应在现代教育成果,我们也可以看到西方国家依然掌握国际先进科技水平,而中国明显略逊一筹,拿芯片行业来说,美国掌握的核心技术,是中国短期无法突破的瓶颈,一旦贸易战继续,受伤的不仅仅是中兴一个企业,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就是这样,谁掌握技术谁有话语权,这也倒逼中国的科技要不断的赶上。

过去,一切以升学率说事的教育理念深深印在师生的脑子里,家长“望子成龙、望女成凤”心切,功利的考量让孩子压力过大,结果往往背道而驰,孩子潜能、兴趣被扼杀,甚至出现了高分低能的现象,有的出现过因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欢什么、兴趣点在哪里,名牌大学毕业后不知所措,或者说重新高考来过选自己喜欢的行业的大学。

2、乡村教育的迷途

在中国,经历了几十年教育的普及发展,由于改革开放后社会贫富差距迅速拉大,教育的公平性也受到了严重的挑战,优势教育资源集中在发达地区,即便是在三四线城市,乡村教育有分化,最容易被边缘化。

白日不到处,青春恰自来。苔花如米小,也学牡丹开。2018年,贵州乡村教师梁俊让沉寂了300多年的小诗被亿万人记起。乡村教育的乐趣被梁俊这样的老师做到了平凡与卓越,孩子们虽然身处大山,但是总要越过大山,尽管教育条件受限,但是不排除有心有爱的老师为学生提供知识和思想的养分,让他们得到成长。

这是结果很正面的一个中国乡村教育切面,大多数边远乡村教育的现实可能与贵州乡村不能相提并论,无论基础设施还是师资力量方面,都是需要加强的。

而作为三线城市的商丘,它的乡村教育现状是怎样的呢?

近年来,商丘乡村教育并无新意,而且出现了一种乡村生源被虹吸的效应,教育随着城市化进程,也跟者城市化。随着城乡融合的加速,孩子到市区就学成为趋势,市区教育呈现出公立学校不足,私立盛行的局面,而大多数乡村的教育呈现出教师过剩,生源少的情形,甚至一个班三两个学生都是常见现象,即便是留下来坚守乡村教育的孩子,他们缺失的是班集体大环境,不排除一些孩子的团队协作、与人沟通、朋友之谊的培养受到影响。

在这种乡村教育现状下,相关部门应该思考如何平衡师资力量,如何改变商丘市区公立教育资源不足,乡村教育窘状,让相应的师资力量有效匹配,使商丘市区教育与乡村教育充分均衡发展,或者探索一个新的模式,能够兼顾两者的不均衡化问题。

3、天元模式的价值

天元教育集团是经教育局批准的首批示范性民办学校。集团旗下拥有国内知名早教品牌“红黄蓝”教育机构,作为运营多年的早教品牌,“红黄蓝”有专业的课程体系,针对婴幼儿全方位的潜能开发、感统教育、语音表达、动手实践等综合能力早教,目前,已经成为虞城县早教品牌新选择,天元学前、小学、中学教育一脉相承,不单注重学生的文化课程教育,而且学校开设足球,舞蹈、绘画、葫芦丝、篮球、跆拳道、乒乓球、田径等多个兴趣班,让学生在汲取知识的同时,可以根据自己的喜好,全面提升个人素质,发现自己的潜质。

“天行明吾德,元善泽广宇”让每个天元学子踏实求学,用德善之心感念社会;“北大门、清华园”旨在让学生励志和立志,尽管身处乡村,但依然要心怀远大理想,经过一番寒彻骨,必将迎来梅花扑鼻香;人人都想“鲤鱼跃龙门”,不经历苦难,怎能知道得之不易,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在竹林里,只有亲自去历练,不放弃、不卑亢,才可以走到终点,天元中学的环境营造与文化教育紧密融合,通过不同的感观体验让学生自己去悟道;"天元象征着由众星烘托的"北极星",给人无限的时空想象,也可以理解为万物的本源和开始,也告诫学子们“少年易老学难成,一寸光阴不可轻”。

天元教育作为乡村教育的成功典范,在某种意义上确实改变了乡村教育的生态,是乡村民办教育的新探索,它惠及周边村民,甚至还吸引了城里的孩子到学校学习。

在我们看来,抛开天元中学的升学率逐年提高,为市县提供高中优质生源不说,天元学校本身营造的中国传统文化的学习氛围以及创新教育理念,树人育人有方法,将国学儒学教育纳入学生教育日常,就已经是天元模式的独特亮点,尤其是在所谓的全面教育提法日益盛行的当下,天元务实抓住了素质教育的精髓,在“德智体美劳”等多方面积极尝试和探索,口碑不凡,不单让周边孩子享受到如此精良的教育,而且可以通过天元的模式不断的扩散,让虞城县甚至商丘其他县城的乡村教育以此为标杆,来逐步提升乡村教育的品质,逆转乡村教育日益下行的颓势,这是非常有意义的事情。当然,天元作为民营教育,它的硬件投资等各方面可能比公立学校更有效率,即便如此,商丘的公立学校,尤其是乡村的公立学校需要一场改革来打破现状,改变窘局。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