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为本,重新发现城市

随着中国经济产业进行调整,经济增长方式由数量型向质量型转变,当下城市发展蓬勃向上,城市不再只是一个发展命题,而是成为一个时代命题,并将受到人们的持续关注。不禁让人回想过去,中国城市是如何一步一步发展成为如今的城市面貌。

中国城市发展变迁留下的印象

1990年以前,我国还没有开始经历巨大的经济和社会变革,依然沿用从50年代流传下来的社会经济构架。比如,国营商店、国有企业、“单位系统”,住房都是依附于国企的分配等等,这些特征可以说在东三省城市表现的淋漓尽致,也正是因为如此依赖国家和公有,导致了东三省人民存在很多工作消极、生活铺张浪费的现象,甚至延续至今,这有可能是东三省城市走向衰败的原因之一,曾经在全国排名前十的城市中赫然在列的东三省城市,在改革开放后,被远远地抛在了后面。

从我国城市的社会发展以及经济演变来看,无论是发展的强度还是发展的质量,都令人叹为观止。目前,我国城市处于一个“城市赶超”的逻辑中,居住在城市的人口已经超过了居住在农村的人口。城市作为经济现代化的地点,特别是社会现代化的地点,也给予居民例如价值、消费社会、生活方式、消遣休闲等功能。实际上,正是城市本身促进了社会和社会价值、休闲活动和使用实践的现代化发展,这可能也是我国城市发展中比较有趣的一点。

而另一个让人惊叹的地方,则是我国城市的发展速度,表现在城市的变化、新的城市面貌的建设、城市版图的扩张、不同维度上的微妙衔接,例如,市中心和市郊之间以及街区内功能衔接等等。以1988-1989年间的上海市为例,当时的上海中心区域是浦西区,以“浦西区”为单位,向郊区扩张。而如今的上海,老城区只能算上海整个城市地域面积上特别小的一部分。随之而来的是城市的扩张,城市的复杂化,以及新城市建设中出现的城市中转极。而这些现象从1990年开始,并在以后的日子里落实于城市机能的发展。还有从2000年开始的新城市建设,都是惊喜!

从90年代开始,城市已经成为了我国现代化的中心地点和标志。城市是推动经济发展和社会发展的“马达”,在世界的舞台中,城市已经逐步成为了一个主体角色,这也是我国对外展示发展成果的重要路径,如今的城市自身已经具备时代意义,同时,从城市到城市群,城市拥有了更多的可能性,比如经济区、开发区、农村工业化地区。

以人为本,重新发现城市

党的十九大报告作出我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时代的判断,对新时期我国城市发展具有重要的指导价值:人民对美好生活的新期待应该成为新时代城市发展的新追求。具体而言:一是应由注重追求数量扩张向注重追求质量提升转变;二是应由注重追求自发发展向注重追求统一规划转变;三是应由注重追求城市自我发展向注重追求大中小城市协同发展和城乡融合发展转变;四是应由注重追求经济产出向注重追求经济、社会、环境以及人的全面发展转变。

“以人为本”是我国科学发展观的核心,体现了中国共产党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的根本宗旨,我国城市发展的本质也是人的发展,重新发现城市的本质也应该是“以人为本”。李克强总理在其署名的文章中明确提出:“城市化的过程是农民转为市民的过程,这意味着消费观念的更新和消费结构的升级,意味着巨大消费潜力的释放。目前我国城镇居民人均收入是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3.1倍左右,人均消费也是农村居民人均收入的3.1倍左右。如果一个农民真正成为城市居民,收入和消费将扩大到3倍以上。”由此可以看出,从扩大内需和现代化建设的角度看待城镇化建设,已经成为决策共识。

然而在城市化进程中出现的一系列问题,也在阻碍着城市的发展。我国农村人口总量巨大,农村人口向城市转移将是一个长期的构成,而在这期间,城市化的配套设施不完善将会成为一大阻碍,比如”有居无户“、”有居无业“、”有户无业“以及农民在城市极低的收入水平导致无能力买房,买不了房导致子女无学可上等系列现象,在这样相关政策也无法配套的情况下,农民是不敢轻易脱离农村的。除此之外,城乡二元化的社会保障体系,使得农民工最终的的生活寄托依旧是土地,这同样会影响城市化的实际进展。

近年来,我国众多的城市化地区资源、生态、环境状况严重恶化,自然环境基础在面对如此激进的城市化发展和空间蔓延式扩张时已越发无力。这在一定程度上导致了城市化进程和产业结构及其转型的进程不相适应。

我们时常注重城市的战略规划、顶层建设,却忽略了最基本的人文关怀,城市的居民才是城市的主人,他们最具发言权,方塘城市论坛不仅要对战略规划进行解读,还应表达民众的普遍诉求。只有做到以人为本,“重新发现城市“这一主题才有了真正的存在意义!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