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104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在我们关注乡愁的过程当中,一直会被问两个比较关键的问题。一个是城里是不是也有乡愁?以前大家在谈乡愁时,很容易就把乡愁理解为是“乡”和“愁”的结合。“乡”是指乡土和乡村。“愁”则会被大家理解为哀愁和愁苦。所以“乡愁”有时候就会被误解为与乡村的消失、村落的失落有关。但现在我们再去理解乡愁时要更全面一些。

比如最近习总书记到广东调研时,在广州谈到城市规划和城市建筑时就说:“在城市的规划和设计中,也应该让大家记得住乡愁”。这句话出来以后,在我的朋友圈里,有很多的规划师和设计师都对它深以为然,以至于进行了一个行业性的热议。

为什么会引发这样的一个热议?这些设计师和规划师并不是以前不认同这种观点。其实在之前城市化的快速发展当中,虽然规划师和建筑师试图将当地的文化纳入到整个规划设计的体系里,但面临对快速发展的过度追求时,这些对文化的保护和传承层面的规划设计思路就很难体现在整个的城市规划当中。

以前在整个规划领域里,经常见到当地领导在政绩导向之下和规划师之间会产生一个非常强烈的冲突。在这个冲突中,往往失败的是规划师和设计师对于文化的坚持。

但在此之后,不仅规划师和设计师愿意将当地的历史文化文脉纳入到城市的规划和设计当中,而且地方的决策者可能也开始关注这个问题。从而使整个中国的城市建设、规划、设计和发展甚至是转型,将开始把更多的历史人文的色彩纳入到城市建设中,从而实现记得住乡愁的概念。

由此再去延伸,那么就不仅仅是在乡村里才有乡愁,在城市里也是一样。

以前谈乡愁时,会很自然地和乡村、乡土结合起来,是因为整个中国在过去很长的时间里,它的空间特点都是以乡土社会的状态来存在,所以我们谈乡愁也是和这个有关系。

其实乡不仅仅是乡村,更是有一个故乡层面的概念在里面,所以对从一出生就在城里的人来讲,他的乡愁理所当然应该在城市里去寻找。

城里也有乡愁。如果认同这个基本认知的话,一方面应该把城里原来的历史文脉纳入到整个城市发展的过程当中去,这是我们找寻到失去的乡愁的一种方式和路径。

除此之外,是否还有其他的路径和可能性来完成我们对于城里的乡愁的一个寻找?不由得想起西安一个叫浐灞的地方,它因为世界园艺博览会的举办,修建了一座长安塔。那么到长安塔去看时,我们会发现它位于浐河和灞河的交汇处。所以在理解长安塔所在地区对历史的敬畏时,首先应该回归到当地的山川形胜当中去。

即在历史人文层面的寻找以外,还应该在自然人文的寻找过程当中去建构起这个地方的乡愁。如果历史人文和自然人文之间能够有一个更好的融合,同时不排斥现在的技术和设计理念,从而完成三者之间更好的融合,对于城里乡愁的挖掘、传承和再现,可能更加务实。

首先在今天的时间节点上,我们应该打破之前对于乡愁的误解,真正的去拥抱和接受城里也有乡愁的观念,进而使用更综合的手段去完成对城里的乡愁的重塑。我想这对城市的改变来讲才是最本质和最根本性的,也是现在很多城市最稀缺的。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