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彬:关良先生的“天真之美”

文丨魏彬(原商丘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副院长)

今天和大家分享的是关良先生的作品。题目是:关良先生的“天真之美”,是“大巧若拙”系列的第二期。

在讲他人生的履历之前先给大家看几张图,大家看下面几幅图可能会感觉不像是同一个人画的,其实,这些都是关良先生的作品,因为时间的跨度比较大,绘画风格是有变化的,其中,他画的戏剧人物是最具代表性的作品。

关良,1900年出生,与世纪同行,1986年去世,享年八十六岁。关良先生一生,经历比较丰富,九岁的时候,进入广东南强公学上学,1912年在十二岁的时候,到金陵中学读书。十七岁的时候,随着哥哥去了日本。去日本以后,很快就接触了绘画,进入川端研究所,跟随藤岛武二老师学习画画。后来进入太平洋画会,跟中村先生学习素描、油画。

1923年,关良从东京太平洋美术学院毕业,回国以后,去了上海神州女学。1924年,他在上海宁波同乡会举办了画展之后名声鹊起,被郁达夫、郭沫若等一些作家组成的创造社聘为美术编辑,同时,他为郭沫若主编的《创造》杂志画一些插图,做封面设计。后来又去上海师范学校、上海美术专科学校任职。随后,他又去了广州,去广州不久,参加了北伐战争,当时,他任的是国民革命军总政治部宣传科的艺术股的股长。1937年,他去了昆明,之后再到国立艺专去教书。抗战爆发以后,他把工作辞掉,长途跋涉去大西北考察石窟的艺术,整个沿途以卖画为生。

1942年,他在成都举办了个人画展,在美术界引起了巨大的反响。郭沫若看了关良的作品以后,专门写了《关良艺术论》,向社会介绍和赞扬他的绘画艺术,矛盾也给他题词。然后,他又去了重庆的国立艺专去教学。

1945年抗战胜利以后,他回到了杭州,之后担任上海中国画院的画师,然后做了浙江美院的教授,还成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的理事,担任了很多的社会职务。1956年,文化部在北京专门为关良先生做了个人画展,1957年,关良和李可染先生去德国访问,期间举办了画展。关良先生在文革期间也受到了冲击,文革结束以后,关良先生也举办了一些回顾展,出版了很多著作。

下面讲一下我对关良先生及其作品的个人体会,其实,也是我从关良先生的作品和他人生履历中的学习所得。

一、人生的每一步都算数。有一句话好像是这么说的:过去种种,方成今我。关良先生从小就接触戏剧,后来又跟二哥去日本学习画画。没有学当时非常热门的化工专业,报考了比较好玩儿、但就业可能相对迷茫的美术,在课余时间还去学拉小提琴。他小的时候在南京央广会馆看京剧,可能这就注定了他一生玩京剧、画京剧。它不像一般的票友,他自己买唱戏用的马、靴子、服装、髯口,吊嗓子、练功,文革结束以后,他画了很多三打白骨精,在我看来,这像是宣泄文革的遭遇。所以,我们看关良先生的作品,你会发现他的作品和他的生活是完全相互映照、一体的。

他生活中的每种遭遇都会反映到他的作品上,正是他深刻的领会了这种独一无二的人生,才创造了独一无二的作品。所以,在我看来,人生的每一步都算数,不论你是逆境也好,顺境也罢,我们都应该从中去得到体会。顺境,是大家都想遇到的,但是,逆境有的时候会给予我们很多顺境时得不到的东西。

年龄稍微长一点的朋友们都会有体会,回头看一看,真正使我们成长、成熟,使我们对社会、对人生有更深刻的看法,让你的眼睛更坚定的,不是让你最快乐的那些时间,有可能是你受磨难的那一段历史。

二、人如果有机会的话,一定要走出去。即便你还是要回来,但是一定要有一个时间是走出去的。走出去,然后再回来看我们脚下的土地和身边的景物和人会有不同的观感。

我记得马云最近在中国企业家俱乐部的一次沙龙上,他说:“全球化是一种视野,国际化是一种能力”。我觉得说的太棒了,今天放到关良先生身上,完全印证。关良先生的作品是中西合璧,我们认为非常了不起,他从小就看中国的戏曲,读中国传统的经典著作,到了国外,接触到印象派、野兽派这些作品,其实他的作品就是中西文化合璧的结晶。

关良先生将这种中西的文化进行了融通,很了不起。因为好多人食洋不化,食古不化,但是,关良先生则不一样,他将中西作品融会贯通。他将东方与西方融汇、民间与文人融汇、学院与素人融汇、严谨与随意融汇,可以说他是食洋而化、借古开今的画家中的代表。关良先生对西方文化的认识,不是单纯从技法上学到一点东西,而是从理论到观念完全内化了,有着深刻的认识。

三、大到一个国家、一个民族,小到一个城市、一个家族,需要有自由独立思考的人。没有这样的人,国家没有希望,民族没有希望,城市没有希望,家族没有希望。

我们回过头来看,中国20世纪画坛上出现很多精彩、辉煌的景象,离不开像关良先生这样的人。艺术是这样,其他的社会层面也是需要这样的人。别说是关良先生在世的时候,就是现在当下很多人,恐怕如果有关良先生的画展的话,也会觉得看不懂,甚至会因为看不懂而看不起。

所以,大家应该更能体会到关良先生在绘画的历程当中需要多大的定力。每每想到这些,我都觉得应该向这种独立思考的人致敬。

四、我们在做学问、干事业、做人当中一定是站得高、望的远。尤其是你对自己的方案,对你的做法认为是正确的话,一定要坚持,坚持,再坚持。一时受到的委屈要给予正确的看待,要有胸怀,历史是不会永远委屈正确的人的。

关良先生的作品就是这样,现在绘画市场上我们看待他的作品要比他在世时好很多。我的看法是,再过20年,关良先生的作品会被我们看得更重,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重量级的画家。

五、稚拙之美,天真之美。在关良先生的作品当中体现的特别好。稚拙是一种风格,当然这需要功力的。我们在上一期也说到毕加索,他希望自己的画画得像孩子一样好。但是大家要注意,他说是像,毕竟不是孩子画的,它是一种方向的定位,不是高度的定位。真正高级的稚拙之美,天真之美,是真正高级而且有内涵的,不是我们想象中孩子的涂鸦,而是升华了的孩子绘画的面貌。我是这么一种看法,可能会有其他朋友有不同的观点。

六、一个伟大的艺术家应该有两个特点:一是应该有开创性的作品,二是要有人文性的关怀。这是我从关良先生的作品当中很明显感受到的,一方面我们要有文化人的审美趣味,同时我们要有一个独立思考的意识、有开创性的作品风格。这一点,关良先生做到了。

七、让自己有趣非常了不起,当然让自己有趣也是一种能力,让自己的作品有趣,更需要一种能力。真正的、有价值的幽默背后都是高智商在支撑。所以,我们看到关良先生的作品,在有趣的背后,其实都有深刻的人性的思考。

八、有些艺术家被称为艺术家中的艺术家。从关良先生身上就看的特别明显,关良先生的作品开始被认可并不是一般观众,而是在艺术家的圈子里面,很多艺术家都在看关良先生的作品,都在议论和推崇关良。有艺术大家去关注他,甚至有一些文化大家、文豪去关注他。甚至可以用“曲高和寡”来形容,尤其在他生长生活的那个年代,他的作品格调之高,观念之新是远远超出他所在的时代。

大家可以想象一下,在当时的中国,如果有一个人他对于中国的传统相对非常了解,然后他又去了日本,深刻看到了西方的绘画。1917-1918年左右关良先生就看到了梵高的作品,看到了高更、雷诺、塞尚、马蒂斯的作品,他用西方的观念和中国的传统观念进行融合性创作,即便今天,我们扪心自问:100年过去了,今天的中国人,对梵、高、马蒂斯、塞尚、雷诺阿等等这些西方伟大的画家又有多少深刻的认识?所以,可以想象我们对关良有多少看不懂的地方,我们要反省这件事情。

九、对流行不要一味排斥,不要刻意的保持一定的距离,而应该尝试认识。我们可以从关良的作品和他本人对于流行的认知上学到:我们要对流行应该保持一定的好奇和认识,不要回避,更不要看不起。

首先,你要面对新生力量的变化,流行的趋势,你要客观的看待他,然后理性的研究它,之后再给它一个判断,这才是对新生事物客观的认识。我们不应该随便说一代不如一代,当我们对流行深恶而痛绝之的时候,我们应该反省,提防一个问题:我们是不是老了,我们是不是被这个时代所抛弃了。

因为关良先生当他小的时候京剧就特别的流行,然后去了日本,在日本这种西方的绘画非常流行,然后他又回国参加北伐战争等等,他其实没有回避历史潮流,可以说他是一个弄潮儿,他果断地去接受这些东西,积极消化,理性的判断。

十、我们要勇敢的跳出去,这样的话,你才能反观自己,才能真正看得清自己。有一句话说得特别好:“我们应该以最大的勇气打进去,然后以最大的勇气打出来”。关良先生在这方面就做了表率,他在日本留学期间,意识到日本学习西洋画潜在的危险,他曾在文章里说过:“为什么中国油画在国际画坛上没有任何地位,是我们的油画没有创新?还是没有画出民族风格?”他就在思考这个问题,所以,正因为如此,关良先生在一生的创作当中,都在探索中国画的创新和油画民族化的道路。

关良先生这点就非常了不起,对西方绘画有深刻的理解和认识,又不盲目崇拜。反思自己,然后让自己的艺术道路有一个清晰的合乎我们民族的发展道路。

十一、我们要常常做一些文化的反省。我看到一个故事,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一个德国的工程师到武汉钢铁厂参加援助的工作,他在工作之余,一直在寻找关良的作品。我们在讲关良先生履历的时候说了一个事,在五七年他曾和李可染先生一起到德国举办画展,当时德国民众对关良的作品热爱程度超乎了很多人的预料,德国的一家出版社还出版过他的一版水墨人物画集,这是当时德国出版的除齐白石之外的第二位中国艺术家画集。日本也有很多研究关良先生的著作,但在国内很长一段时间内却没有人研究他的作品。这些故事就给我一个很大的提醒,就是要对自己的文化有反省。

十二、要重视婴幼儿时期的教育。最近两天看关良先生的故事,看到他小时候的种种经历,发现这些经历对他以后人生的走向、艺术的观念、作品创作的道路,都有着深刻的影响。

婴幼儿、儿童时期教育的重要性,在关良先生身上体现的特别明显。他出生的时候家里比较穷,后来他父亲就弃农经商,之后家境有所改善。六岁进入私塾读书,背三字经、百家姓、龙文鞭影、论语、孟子等,后来老师教他描红,以后还教他临摹字贴,他小时候还喜欢看戏,喜欢涂鸦。中国传统都认为三岁怎么样,七岁如何,13岁之前应该怎么样,我觉得还是有一定道理的。

十几年前,我接触到台湾一个学者的一些观点,当时刚刚开始流行儿童的读经教育,他说13岁的孩子之前的经历对他一生影响深远,说胡适在13岁之前就把中国的古典经典著作基本上都读完了,所以,他去美国读博士写的关于中国文化的论文连他的导师都快要看不懂了。

十三、无论对人来讲,还是对国家而言,还是应该更开放一些,这种开放,不仅是政策的开放,更重要的是人的眼睛和思路的开放。这种开放的氛围能为人提供更好发展的机会。

关良先生1917年去日本看到了印象派的画展、后印象派的画展、立体派的画展,野兽派的画展等等。当时在西方最流行的艺术在日本都能看得到。但是,大家大家回忆一下,对照一下历史的坐标,看看当时的中国美术圈子里大家都在看什么、流行什么。

上面我提到的那些派别的画展是在什么时候才走进中国大众的视野呢?答曰:上个世纪80年代以后。所以,我们的艺术教育、审美体验、人文素养等等落后了多少,大家可以对比找到答案。而这仅仅是在美术领域,其他的领域恐怕与这个大致相仿。

我们先不讨论与日本之间的民族感情怎么样,但是我们要客观地看待日本某些领域的先进成果。日本在各行各业,各领域研究的高深,包括各种输出性的产品,其实我们应该认真地学习一下。

十四、关于收藏的问题。如果大家有资金,或者有爱好收藏的话,关于关良先生作品的收藏希望大家一定要多听听专家的意见。

因为在百年中国画坛上,能真正读懂关良不是一件特别容易的事。但是,近些年关良的作品,从不被人认可和关注到被人追捧,导致了大量的赝品的出现。

因为他的作品很稚拙,普通的藏家很难明确看到他的标准,往往都是逸笔草草,看似不需要很高深的写实的能力,所以就很容易让一些庸工的作品能够蒙混过关。

现在鉴定和鉴赏关良作品真伪的难度是较大的,如果需要收藏关良先生作品的话,一定要多听听专业人士的意见。当然,如果能收藏到真品的话,当然是值得庆祝的。关良先生的作品会越来越值钱,如果有机会的话,可以收藏,这是我的个人意见。

其实在中国当下,有很多类似于关良先生这样的画家被当下忽略,不被人熟知。但是只要历史往前走,就会给他们一个更公正的评价。

【作者简介】

魏彬:中共党员,文学学士,艺术学硕士,原商丘学院传媒与艺术学院副院长。教育部艺术设计教育指导委员会和省教育厅联合评定的河南省高校艺术设计创新实践教学骨干教师,国家级多媒体教育软件大奖赛高校教育组二等奖获得者,省高校中青年干部培训班成员,省级文明教师,省教学成果一等奖获得者,发表有多篇学术论文和论著。曾重点研究艺术培训的实施路径、高校传媒与艺术教育教学与管理、精英人才挖掘与培养,近年来致力于高雅艺术的普及与推广,并实践操作相关文化产业项目落地与管理。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