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100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之间“乡愁里的中国”脱口秀已经做了将近两年时间,今天也是一百期的一个特辑展示。当我们回过头去看这个过程时,其实有些东西还是挺吃惊的。比如最早时,我也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讲一百期,那时我们是希望能够请更多的人去讲述乡愁和中国,当然那时对于“乡愁里的中国”的理解还是比较泛化的一个概念。

比如我们去解读,什么叫乡愁?尤其是现在“乡愁”已经成为很多人都讨论的一个热词,但恰恰又没有谁可以给它一个明确的定义时,所以我们试图用自己的视角、日常的思考,甚至是一些具体的案例,赋予“乡愁”我们想象中的一些定义和共识。

但到目前为止,也没有人能给“乡愁”一个明确的定义,也就是说当越多的人去考虑它的时候,其实对它的定义就变的越困难。我们同时也在思考将“乡愁”和“中国”放在一起时,无论是在最高层的领导及政策文本,还是在一系列的文创团队里,大家都在用“乡愁”这个关键词去表述中国时,那么它到底在表述一个什么样的中国?

当时我们最终的想法是它是一个变革的中国,我们带着一些基于中国传统文化的认知或基于中国传统社会的秩序标准来对于中国变革进行一个审视。当时是怀着这样一个朴素的认知,所以在我们整个一百期的话题选择当中,有些频繁出现的关键词,比如乡村、乡愁、人文,包括地理层面的东西,但所有的东西并没有沿着它来展开,甚至还讨论了一些很生硬的经济社会的现象。

第28期《阅读你的生活》:

我们希望方塘书社能够成为一个城市新的文化公共空间。在城市里,它表现为城市文化公共空间,而在乡村里,我也提到一个概念,叫“乡村的新祠堂”。

第32期《传统村落的新生》:

无论是从农业本质的回归,还是从新型农业的发展,以及投资收益的价值收回的模式,和对既有传统村落的机理和文脉的传承等,都是我们在进行乡村回归过程中,所必须要坚持和敬畏的。

第54期《乡村振兴的真问题》:

现在乡村里严重的环境污染问题,包括土地污染问题,还有地下水污染问题,以及乡村空间里大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将来的传承和保护,以及市场化的问题。所以从现在开始,对于中国乡村的理解,应该重新走向一条发现真问题的道路。

第36期《商丘在哪里》:

一个地方要想寻找到自己独特的发展模式和未来的话,就必须首先要回答自己在哪里,除了传统的区域经济里面的区位坐标以外,还应该去思考文化坐标到底在哪里,有了这些以后,才能进一步去思考产业化和经济增长。

第89期《功夫郑州与郑州功夫》:

今天的郑州在都市型经济的整体定位之下,它应该形成了整体的对外品牌传播,而不是说仅仅拿出像功夫这样的一个标签去诠释城市的对外传播。

第98期《重读特色小镇》:

所以今天再去重新认识小镇时,除了要对原来口号式的主流认知进行一个技术层面系统性的思考之外,同时还要对小镇在产业层面进行一些更本质化的理解。

如果从乡愁的直接关联性角度来讲,也许讲述会有点乱。但现在回过头来看,这种乱的背后恰恰说明了乡愁对于今天中国的解释力,就是什么问题都可以纳入到基于乡愁所生发出来的一些观念当中,这也是我们意外的一个收获。

所以当我们试图对它进行总结时,有很多东西都超出了我们的想象。这也是我们原来说“守正出奇,宁静致远”,就是你守住了一个基本的价值认知以后,其实到最后它真实的演变和结论往往是超出你的想象。当你安静地去做一件事时,比如我们做到一百期时,我们才真正开始去更多的体会乡愁置于中国的意义和价值。那么乡愁置于中国未来变革所提供的一些深刻的可能性,也是对这个节目的一个肯定,所以有另外一句话“念念不忘,必有回响”。

当然一百期是一个总结,在一百期之后我们要转向另一个更聚焦的话题,就是中国的乡村。希望通过对中国乡村内部和外部的一个讨论,来完成对于整个中国或家国变迁的一个新的解释的范式。这是我们在下个一百期所要做的一个工作,所以我们说“守正出奇,宁静致远;念念不忘,必有回响”。那么一百期是我们上一个阶段的终点,但并不是“乡愁里的中国”的终点,恰恰是它一个新的起点。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