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97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最近有一个关于秦岭的热门话题,大家可能有所听闻就是秦岭里边建了很多别墅和旅游设施。据之前了解,很多企业包括个人都非常乐意到秦岭里边或是靠近秦岭的地方,做一些个人或企业的旅游开发等等。

大家都清楚的知道秦岭是一个环境非常好的地方,所以都非常愿意去做这样的开发。但之前秦岭也已经做了很多限制性的开发措施,还是没有阻挡住泛滥开发的命运。到今天为止,从中央层面,尤其是最高层的领导对秦岭问题也已经给出了明确的判断,所以这也是新一轮针对秦岭最严厉的一次规范和整顿。

从自然地理的角度来看,秦岭作为中国南北分界线的一个重要标志,在气候方面秦岭两侧有一个非常直观的变化,这些自然变化也势必会影响它的耕种或生活方式,可能也会进一步影射到社会层面。在对秦岭的思考里边,应该把秦岭纳入到整个关中地区大的生态构建里。

以前对关中治水的策略里,更多的是体现出对渭河、浐河、灞河、沣河等单条河流的治理,相对来说倾注了更多的精力,后来就进一步把它延伸到整个关中地区,按照一个完整的水系去治理。也就是已经从原来的单条河流的治理变成了整个关中大水系的治理,而且再把整个关中大水系的治理纳入到整个区域的转型里,尤其是和城市的多重互动,除了要把污染的问题解决以外,还要把景观和整个生态以及整个城市和水的系统性关系的问题纳入进来。等这些工作做完以后,在下一步关中地区的区域综合转型中间,就应该将秦岭纳入到整个大关中生态体系的思维框架里。

长安八水的源头基本上都是诞生于秦岭山脉。如果仅从水系的治理来看,就忽略了最重要的源头问题,也就忽略了秦岭的存在。如果想使整个生态循环得到一个根本性或可持续的改变,那么就必须把这些水系的源头纳入到整个水系治理的范围里,由此可以看出对秦岭价值的重视,怎么样都是不为过的。

在新的阶段对秦岭应该有一个关中大生态的考量。除了关中大生态的考量以外,可能还会牵涉到整个中国大片区域的生态治理里面对几条大山的一个自然的整顿。比如这几年看到的对于祁连山沿线、天山沿线以及太行山过度开发的整顿,包括贺兰山,那么秦岭应该是非常重要的。在整个中国新阶段的生态治理里,大山和大河是重要的突破口。

秦岭之治是事关整个关中地区或陕西的一个非常重要的大生态构建,同时也事关整个中国的大生态构建。它并不是一个地方的治理问题,还应该是一个国家整体的治理问题,那么从国家层面对它进行一些决策也在情理之中。在这种新的阶段背后代表了对秦岭问题的重新思考和发现。

所以接下来不光会看到是对于秦岭限制性内容的出现,还会有基于秦岭更充分、更深厚、更多元的价值挖掘。那么将这些价值挖掘出来以后,再把秦岭纳入到更广泛的时代以及国家和社会的历史性的转变进程当中。这时再去看秦岭就不是以前简单的自然地理上和人文谱系里边的秦岭,也不是简单的地方治理命题和生态问题,它是一个非常复杂的多元化综合性命题。那么再回头去看秦岭的治理、管控和发展模式时,就会有一个更大的收获和突破。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