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96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谈黄河的城市很多,但真正能将黄河纳入到自身的区域发展战略里的,或是将黄河作为自身区域里最重要的文脉的城市,其实并不是太多。以前在城市的发展或品牌和文化里,真正把黄河用的比较好的典型的代表之一就是兰州,因为兰州有一个黄河母亲像。

那么黄河之于陕西也是这样,传统意义上来讲,陕西分为陕南、关中和陕北。其中最能代表陕西的是关中,对于关中的定义或者对于关中它自身的文脉来思考的话,最主要就是渭河。渭河沿线有一系列的支流,比如浐河、灞河、沣河等,也就是说关中地区整个的文脉都是沿着渭河发展的。但其实渭河是黄河非常重要的一个支流,所以渭河整体上是属于黄河的,只不过在渭河的影响力上,使得谈关中首谈渭河,谈陕西也是首谈渭河。

前几年去过一次延安,当时对延安进行研究时,除了大家以前所普遍关注的,比如谈延安必谈红色文化或红色旅游。但当时我们的一个角度就是从水的角度去看延安,因为延安是一个非常缺水的城市,但延安以及陕北地区的工业还是很发达,尤其是煤化工、石油等等。为什么在这样一个地区能发展出高耗能高耗水的产业?一方面除了它自身的资源优势以外,另一方面就是它的水来自于黄河。

当时有一个小插曲,就是延安出于对自身工业发展的需要,一直希望能得到从黄河调用更多水的指标。有了水的指标以后,对一个城市的转型发展来讲就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支撑。所以陕北地区真正的发展命脉是来自于水,也就是说对陕北地区最重要的影响就是黄河。以前对黄河的理解,也就是把它当成一个水源地或当成工业发展最重要的一个依托,所以对黄河的利用更多的是基于水的使用。

但这两年可以发现,大家开始越来越注意黄河的文脉对一个区域的影响,也试图将这样的一个文脉转化成旅游的资源,所以很多地区都提出了两个概念。

第一,是“沿黄经济带”的概念。第二,是“沿黄旅游带”的概念。“沿黄经济带”更多的是来自于对水资源的依托,有了水资源以后发展工业,但在后工业化时代,沿黄旅游的价值会进一步凸显,所以就提出了“沿黄旅游带”的概念。在中国未来的旅游发展中间,除了传统点状的景区分布以外,可能以城市为载体的旅游业态的出现会越来越普遍。所以通过一个城市以及它周边的旅游资源形成的“全域旅游”的概念会越来越凸显,再往后走可能会出现“旅游带“的概念。

那么“旅游带”的概念,一方面是指基于名山大川的旅游带。比如说秦岭生态旅游带、黄河旅游带,包括将来可能会出现的长城旅游带等。另一方面是指沿着重要的交通命脉来出现的旅游带。比如贵广高铁、沪昆高铁、西成高铁、包括杭州到黄山的高铁,它也会形成一个旅游带。所以旅游带状的发展在新的旅游发展阶段将会越来越主流。

在此背景下,黄河的旅游带也是中国黄金旅游带里非常重要的一块。接下来对陕西来讲,非常重要的一个业态就是旅游产业。陕西旅游业的发展除了以西安和关中地区为代表的,深厚的历史人文的资源而出现的一个全域旅游的概念以外,还应该包括沿黄的一个黄金旅游带的形成,再加上秦岭的生态旅游带,共同构成了陕西完整的一个旅游业态的发展。

在这种情况下“黄河边的陕西“,一方面陕西应该对黄河进行一个再一次的思考,尤其是后工业化时代背景下的一个思考。另一方面它应该把黄河的资源纳入到整个陕西旅游业态的发展中间,进而实现多种旅游资源,几条旅游带互相融合发展,构成一个完整的陕西的旅游产业。

把黄河之于旅游,旅游之于陕西,陕西之于自身城市的综合转变纳入到一个完整的价值链条里。那么“黄河边的陕西”,陕西之于黄河就构成了前所未有的一个紧密关系。这种紧密关系和传统意义上关中城市群经渭河和黄河的这种关联应该是双轮驱动和一脉相承的,所以无论是在文化,还是在经济和产业上,黄河从来没有远离陕西,陕西也应该更多的去拥抱黄河。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