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91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河南这个地方很特殊,大概可以分为三点。第一,它历史人文的资源比较丰富。第二,它历史人文的文化比较久远。第三,它的文化会随着中原的动荡不断的扩展到周边地区,甚至蛮夷之地,这就导致河南很多的历史人文的元素或符号都不是河南独有的。在这种情况下,谁能够将这样的一个符号诠释得更好,发挥得更充分,那么最终大家再去想到这个符号,进而形成自身的旅游行为或产品、生活的消费行为时就会投向他的这个地方。这个可能是河南文化的优势,同时也是推动它文化产业化过程当中所面临的劣势。

其中“黄帝的传说”可能就有点类似于这样一个情况,黄帝陵在陕西省,那么河南它也做黄帝的祭拜大典,所以两者就形成了竞争关系。这时在面对黄帝传说时,这个传说或资源到底是属于河南的还是陕西的?甚至是湖南或其他地方?因为湖南也在利用这样的一个传说去做当地文化旅游的开发,所以这是无法从行政的手段或其他方式去阻止它的。

这种情况下如何去应对?不光是这些还有其他的,像商丘的木兰文化,针对木兰故里的争夺也是这些年非常主流的一个话题。大家都认为自己的地方就是木兰故里,通过各种力量或考证去试图界定这个事情,但最终发现根本无法界定。这就代表了一种独享的思维方式。以前去思考某一个强势的文化符号时,更多的是一个排他性或独自占有的一个逻辑,因为只有强调排他性和唯一性,才能够把一个景点式的收入变成一个更具竞争力的产品。

但是随着旅游产业的开发业态从一个景点式到一个产业生态式的开发阶段的过渡,这种对传说资源的排他性和垄断性的争夺,意义就变得不是太大。那么在面对这些资源时,首先自身要突破专属的这种概念。所以以前在做商丘虞城县的木兰文化的价值变现时,有一个很强烈的主张,就是不要再过度的限制对地区文化专属的界定,也不要再去打无谓的官司或嘴仗,而应该说不管这个地方怎么样,它都是木兰文化的一个重要阵地,它做的很多的产品或研究都是面向全球的。

无论是延安的木兰大庙也好,还是湖北的木兰祠堂也好,都没有关系。双方对木兰文化的研究都可以互相交流探讨,进而把所有的研究成果或创意在自身这个地方实现一个本地化的生产和产品的延伸,而且形成一个集聚。这样才能真正的将自己这个地方作为全国所有地区研究和创意木兰文化的一个点,这才是木兰文化价值最大化的一个发展模式。

那么“黄帝的传说”也是这样,打破垄断性或排他性在更高的层面上的进行一个自我的创意,只有这样才能把整个的文化符号做到一个更高的品质和更大的体量。这时就会发现所有与黄帝或黄帝传说有关的地区都愿意到这里来进行更深度的交流,而且在这种情况下,这里就不仅仅是一个游客旅游的目的地,而且还会成为整个围绕黄帝传说的产业的生发之地。有了这样一个地位之后,自然而然就会形成新的产业矩阵下的一个制高点。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就不需要再去争黄帝传说是谁的,它不光是你这里的,而且还可以影响到全国的其他地方,那时可能你就是真正的黄帝的故里或黄帝传说的中华文明的正脉之所在。只要你有这个视野和胸怀,其实这些东西自然而然就会到你这里来。所以河南应该要有这样的一个胸怀或视野,只有这样才可以将更多同属于中华文明的文化符号,变成真正的价值所在,以激荡于整个中华文明的历史进程和现代化的传承与创新当中去,我觉得这是我们核心应该表达的。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