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90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走南闯北这么多年,也到过很多与黄河有关的地区和城市。比如兰州、东营、郑州、开封、贵德,甚至包括将自身和黄河发生关联的一些地区和城市。黄河是中国的母亲河,它对于整个中国的文化、经济地理影响是非常大的。

在这个过程当中,黄河沿线地区一方面接受了它的哺育,但另一方面是想更综合的去利用黄河的经济、政治、文化或文明的符号。但是黄河到底是属于谁的?这个问题一直有争议。各大城市都希望黄河是属于自己的,但真正能够运用黄河的符号,给予自身城市一个更综合的超越单纯的水源地的影响来说,其实这样的城市并不多。

有一个经典的案例,做城市策划的人都知道,兰州是黄河非常重要的一个存在,它和黄河之间建立的连接点,就是黄河母亲像。还有兰州黄河上的铁桥,它也形成了黄河上一个标志性的地标或景点。贵德是真正能够在黄河的节点中间占据自身独特地位的。因为“天下黄河贵德清”,在贵德黄河往上走是清的,往下走就变成浑浊的,所以贵德成了黄河清与浊的分界点,它具有一个典型的旅游目的地的价值。

壶口瀑布是黄河从壶口这个地方下来之后一路奔腾形成的景观,所以大家再去看黄河时,一般都会到壶口瀑布去看,因为在壶口瀑布他能看到一个不一样的黄河。去年或前年去过东营,东营是整个黄河入海口的地区,它形成了一个非常大的湿地,环境非常漂亮。但遗憾的是目前很少有人专门到东营去看黄河入海的景观。在整个节点中间,如果想更综合的利用黄河,那么就要找到自身地区和黄河的独特关联性。

河南跟黄河之间的关系在河南段里边大概有几个知名度比较高。以前有个小浪底工程,但这几年小浪底的知名度也随着它发电功能的弱化,不再众所周知。再往下比如说开封,也比较弱势。据说开封注册了“黄河大鲤鱼”的品牌,但兰州、陕西同样也有“黄河大鲤鱼”,它并没有成为一个特别的价值所在。

在这种情况下,河南和黄河之间怎么样去建立一个具有全国性的诠释黄河意义的关联? 其实就是南水北调工程。从历史性来看,虽然它饱受争议,但就像当年的京杭大运河一样,未来的南水北调的工程,在中国的历史上一定是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地位和价值。

郑州的荥阳是南水北调工程和黄河交汇的地方,而且这个地方有一个南水北调地下穿越黄河的世纪工程,当时它工程量的难度是世界级的一个项目,只不过并没有形成一个公众的事件。但是在未来整个理解黄河时,这样的世纪工程一定会是一个重要的目的地和标志的地点。

接下来河南再去表达或强化自身与黄河之间的关系时,怎么能把这个点给利用好?还有一点就是在河南大学里,有一个黄河文明研究中心,也是国家级的学科研究基地,目前为止这个研究中心也没有发挥它更多的价值。那么将来是不是有可能通过这样的一个研究基地,将整个黄河文明的研究和梳理,包括和河南之间的联性,能够进一步的去做出更多的公共表达,进而实现更多的物理空间。

比如黄河博物馆、黄河小镇、黄河艺术馆等,一系列实体项目的推动和落进,进一步强化整个黄河的研究和河南之间的关系,进而形成一个黄河IP在河南的落地和呈现。这个可能在未来对整个河南的文化或它对外表达时能够形成一个新的制高点。

这时候再讨论“谁的黄河”的时,至少有一个是河南的黄河,而且如果能在河南这个片区内贡献出一个与大家之前所理解的不一样的黄河,那么它的价值,无论是对黄河的研究和治理,还是对河南区域的文化旅游产业和更综合的生态治理的影响都是非常深刻的。这个命题应该是河南省需要进一步作出更多努力或者投入的一个核心的重要的世纪性的历史性的命题。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