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余秀华

关于余女士,她身上自带很多标签,诸如“脑瘫诗人”“农民作家”之类的,还是很有噱头的。也可以从文字中看出来是一个很有个性,用心体会生活,真诚面对人生的人。但很遗憾,我读她的文字只觉得很沉闷。

她确实很真诚,这是毫无疑问的。但让人不解的是,难道现在的写作者都要贩卖自己的隐私至此了吗?对于私生活中的一些细节,或许稍加一些修饰会更合适作为公众读物吧。对此有的人这样说:

她的诗,放在中国女诗人的诗歌中,就像把杀人犯放在一群大家闺秀里一样醒目——别人都穿戴整齐、涂着脂粉、喷着香水,白纸黑字,闻不出一点汗味,唯独她烟熏火燎、泥沙俱下,字与字之间,还有明显的血污。

这世道变了吗,难不成是雅的事物看多了,反倒开始以俗为美了?

和她写作类型相似的有周国平,也是写一些对人生的感悟之类的。但读起来给人的感受很不同,周的文字清冽,有足够把控力去让理性与感性保持一种分离的状态,最重要的是他会点到为止,给读者留下思考的空间。

余女士的文字不能说不好,其中确实很多观点很透彻。但整体都是一个基调,有些乏味。这感觉就像你听一个说话毫无起伏的人讲故事那样,缺少抑扬顿挫之美感,但讲话者仍然自顾自地说的滔滔不绝。

有人说,点到为止的那个“点”都算多余的。我觉得倒也不至于,懂得“止”就行。能看的出来,她的作品全部都是写给她自己的。但她把一些东西挖的太深了,像开采煤矿一样,硬是要往更深更黑处走,想想都觉得累。又大费周章的去解释,可文字的魅力还在于一个“藏”,说白了,就是缺了点犹抱琵琶半遮面的那种朦胧的意境。

“头有些疼,如同一个人下象棋,左手把右手的将逼至一角,而右手失去了还手之力”。想必余女士也觉得想的太深有点累了,何苦把自己逼到如此境地。

她的字里行间都透着悲,为什么要对痛苦反复咀嚼呢,难道是因为自虐带来的快感,或是追求来自于苦难的灵感?她讲快乐的事我感受不到喜悦,她写明媚的太阳我只觉得光是隔着厚厚的雾霾照下来的。

读着她的文章中少了一些东西——友情。用了很多笔墨去写亲情,和在她这个年纪稍显浓烈的爱情(可能是先前缺失的原因,也可以说在沉默中爆发),但对友情却写的极少。我觉得人活一世朋友少些没有关系,可没有朋友就有些孤独了,毕竟有些思绪只能和朋友分享,亲人,爱人都不行。或许孤独是她的养料,写作是她的倾泄出口。

总觉得她对一些东西放的不够轻,同样是历经沧桑,轻笑着,带点不屑的轻飘飘的来句随它吧,总是要比一脸严肃的说我已经接受命运给我的安排,更有说服力一些。这可能是表达方式的不同。

也可能是这个时代,拒绝沉重。

厌倦了一身正装一脸严肃的站在台上般,义正言辞的说着些深刻的话。看着都觉得累。就像经久不衰的比如“努力往上爬”之类的这些鸡汤,不觉得有些累吗,好好走着不行吗,非要用爬的。虽说人活着姿态没那么重要,但全丢掉也不太合适吧。

把沉重的事或情感轻轻放,轻到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那样儿,最好也轻轻拿起。然后你会发现,当你对它不屑一顾的时候,它也拿你没办法。同时也让观众松口气。

如果在读余女士的作品时,沉溺在沉重的低气压中不能自拔的话,可以去找点最近在网络上比较火的李诞的视频看。我觉得李诞这个人就很有意思,看似荒诞不经,其实活的可轻松自在了。外表云淡风轻,内里是个积极的悲观主义者。他对问题的思考以及说话的风格意外让人觉得舒适。

说到底,余女士的走红必定是受到了很多人的喜爱,但他们喜欢有他们的理由,我不喜欢自然也有我的理由,各有态度。

看她表达的这么深刻,我开始觉得做一个“肤浅”的人也还不错。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