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之旅

江南,那确实是无数文人墨士心心念念的地方。一提江南,耳边仿佛就响起女子的侬言细语,或是眼前的白墙黛瓦小桥流水人家。又或是能触摸到的潮湿的小巷的青石板上的翠绿青苔。

在我心中,江南亦是白月光一般的存在。她三月时节连绵的烟雨,将整个江南大地笼罩起来,宛若美人眼中氲氤的水汽那般妩媚多情。白墙黛瓦的楼阁,青石板铺成的小巷,好像还有位撑把油纸伞结着愁怨的丁香姑娘从这里走过。

如果塞北是个强壮的汉子,入目即是粗犷的黄土高原和一望无际的荒野,那江南就是位多情的姑娘,水灵温柔。风刮起来都是温柔的吹面不寒杨柳风,连赏月都是月落乌啼霜满天这样充满诗意的画面。

习惯于东方式审美角度的我们,在看西方人眼中笔下的江南大地,想必也是另一番美好风景。美国的作家比尔·波特写下了大量介绍中国风土的游记和书籍。《江南之旅》这本书就是他在行走于长江以南地区时所写。

《江南之旅》一书中,记载了作者行经过的名胜古迹以及名人故居,但与其他游记读本不同的是,这本书在描绘江南名山名川的大好风景之外,又加入了大量关于衣食住行等生活细节的描写。日记式的写作风格,让人仿佛身临其境,读来倍感亲切。整体来说,这本小说是轻松有趣的。

外国人看待事物的方式确实是与我们有差距的,至少在文化传说上是这样。比方说看到雷峰塔我们就会想起许仙和白素贞凄美的爱情故事,不由心中涌起同情与悲伤,而作者在书中的描述是这样的:

“从前有一位英俊的后生爱上了一个身穿白衣服的女子,但这个女子却是条能呼风唤雨的白蛇,她想生活在人类的世界里。最后,这个年轻人发现了他所爱的人的真实面目,一个和尚想要把他从蛇的魅惑中救出来,然后,蛇与和尚的战斗就开始了。”

这描述够简单,够客观,很西方。

关于吃,作者在书中多次赞叹了中国的美食,已经达到赞不绝口的地步。在向读者展示了各地的风俗特色吃食的同时,也在侧面反应了中国当时的物价。比如1991年时作者在珠江的大同酒家点了一道有名的菜品:烤乳猪。花了十七元人民币,只相当于三美元,也难怪作者难以置信这样的一道上佳的菜品如此便宜。

在住宿方面,因为作者在旅途中探索古庙居多,因此大多时候都借宿在寺庙中,还因为是外国人的缘故,再加上在中国认识些说话有分量的人,偶尔还能挂个访华大使的名号,入住大使馆。钱充裕的时候住高级的酒店,没钱的时候住环境差一点的地方,实在没办法了就倒地而眠。用脚步去丈量世界确实不是什么轻松差事,过程中也有非常辛苦的所在,但热爱它的人自会乐在其中。

作者也是个省钱的专家,每分钱都是精打细算着花的。比如有一次,他们一行人要去拜访山顶的寺庙,找三轮车拉他们上去,经过多方比价后,终于找了个极为便宜的,但远远低于市场平均价的这种情况也是极为不正常的。紧接着我们就知道为什么这么便宜了,因为只要坡稍微陡一些,他们就要下来推,这真是让人啼笑皆非。

作者和佛门中人不是一般的有缘,佛门中人也不是一般的有趣。

除了一处寺庙需要证明才能入寺门被拒绝外,每行至一处寺庙,寺中主持都非常的热情,有抛下繁杂事务,陪同游园的;还有的主持热情到一见面就紧紧抓着作者的手,中间一刻都不曾分开,直到分别才依依不舍的松开,想必是把我们的外国友人给吓坏了,不过佛门中人,六根清净,想必这也是很真心的喜欢作者了。

还有一个寺的主持更有趣,他主动提出要和作者一行人合张影,在准备的过程中有一个徒弟趁大家不注意偷偷加入了进来,然后被主持发现后一把就给推了出去。主持事后还和作者说,如果换成他年轻时候,能把人推的更远,说着又去推他的那个小徒弟,真是个老顽童!再圣的人也不能天天都端着,偶尔也要卸下包袱欢乐的皮一下。

看来不管到什么年龄段,人的心里那个长不大的小孩都存在着,可能是长大后被身边的人倚靠,不自觉就要为扮演好这个角色而变得严肃稳重,时间久了那个天真的孩子就会被遗忘在角落里。像这些内心清风朗月的人们,看的通透,活的明白。能去正确的平衡好内心的天真和外表处事的成熟,让他们在适合的时机上场。自然也就得到了“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这样的人间好时节。

在《旅行的艺术》中看到过这样一句话,“每个读者只能读到已然存在于他内心的东西,书籍不过是一种光学仪器,作者将其提供给读者,以便他发现如果没有这本书的帮助他就发现不了的东西。”

或许你在书中跟随作者看过了很多地方的山,见到了很多形形色色的人。但读完这本书之后,留下来的东西,都只与你自己的心有关。

所以我看到的是这本书的烟火气息。他坦诚的向读者讲述他的所见所闻,不故作高深,只简单的以手写心。不用月下推敲去琢字磨句,也不用呕心沥血语不惊人死不休。他写的轻松,我们也读的轻松。

人也一样,不用总是那么严肃,整日紧绷着心底的那根弦儿。心松弛了,人也会变得柔软,而柔软正是应对世事风雨摧残的利器。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