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会在江湖等你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也就会有儿女情长的曲折故事。那些喝五湖四海,说要肝胆相照的男人们,他们只做到了江湖,而女主巧巧最终成为了江湖儿女。

在这段感情中,巧巧是义无反顾,奋不顾身的。她只想和心爱的人安安稳稳的过日子。她不知道什么是江湖。只因为他在江湖,她就去了。

像她这样的女人,不管是和谁在一起,都会过的很好。大哥已经不再是大哥,但她仍然是大哥的女人。或许不用再去依附谁,她就是个独立行走江湖的侠女,有着女人的隐忍与坚韧,也有着男人的义气与勇敢。

她的情深义重衬的他格外薄情寡义。

她为救他鸣枪,为保他隐瞒实情。无怨无悔的替他坐了五年大牢,他没来探视一次。但她还是认定她一出监狱大门,他就会在门口等着,但是他还是没有来。对一个人情深,就不自觉的想为他开脱。

故人隔山河,山河亦可平。她一腔孤勇的去寻他,而他躲在了屋子里,沉默的抽着烟。颓然的侧脸中透着软弱与无情。

这种软弱与无情,我在妖猫传里的玄宗身上见过,为保皇位哄杨玉环喝下毒酒,又懦弱到不敢让她知道实情,而玉环也不去点破,只是黯然喝下他递过来的毒酒。

我也在青蛇中的许仙身上见过。白蛇不惜水淹金山陷入万劫不复也要抗争到底,而许仙在法海几句话的威逼下就剃度断了尘缘。有人不惜一切的去争取,就有人能轻飘飘的一句就放下。

男人在面对感情的波折时总是软弱的,却又不敢去直面自己的脆弱。在他们还是孩子的时候就被要求坚强,不能像个女孩那样轻易流泪。最后长大的他们终于对自己的无能为力选择了逃避。

男人囚于心气,女人囚于感情。

她跟他谈感情,问他觉得什么最重要。他依旧跟她谈江湖。

他说一个男人,身上没有一分钱,心里是什么滋味,出监狱那一刻,没有一个兄弟来接,心里是什么滋味,看着过去的马仔坐着宾利,耀武扬威,心里是什么滋味。他说就算回去,也不是这个样子回去。

不肯过江东的项羽一个就已经足够。

后来他还是回去了,是坐着轮椅回去的。造化弄人,想要满载荣誉而归的他落到这般境地。

他问巧巧:

“你恨不恨我?”

“对你已经没有情了,也就不恨了。”

“那你为什么收留我?”

“我们江湖上的人,还讲究个义字”。

情义情义,没有情哪来的义。

一开始,他在江湖,她去了。再后来,她成了江湖儿女,他却说,我不是江湖上的人。

电影让人感到压抑,仿佛心口堆压着积满雨的云。巧巧一腔孤勇的在江湖中闯荡,她从没有倾盆大雨般的的哭一场,却让屏幕前的观众替她哭泣,她隐忍着,也把观众情感宣泄的出口给堵住了。

江湖不是打打杀杀,是人情世故。江湖儿女,不过是男人把血流在外面,女人把泪留在心里。

最怕有人情深义重的等你,你却没有勇气回来。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