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一剑:文旅小镇如何让城市更中国?

文丨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

城市中国,变革未来。就中国发展历史的洞察而言,2011年注定是一个重要的“历史性时刻”或者说“历史性转折”——截止到这一年年底,中国官方公布的统计数据所显示的中国城市化率达到了51.23%,至少从统计数据上看,中国第一次实现了常住于城市的人口超过了常住于农村的人口,城市中国时代开始了。

当城市已经成为中国最具代表性的国家镜像的时候,我们有必要通过城市和城镇化的视角来重新发现和讲述这个变革的世界和中国,这不但能够使我们更深刻的洞察历史,也将是我们思考中国未来的重要依据和逻辑起点。可以预见的是,一系列商业创新、经济转型、社会治理都将伴随着中国新的城市化进程而产生,虽然挑战和机遇并存,但新的商业机遇肯定是前所未有的。

在此背景下,基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这一朴素的价值认知和问题导向所进行的产品开发、服务供给和商业模式创新,将是成就伟大公司的重要的路径依托之一——如果一家企业可以通过自己的产品和服务,推动城市的转型发展,让城市变得更美好,那么,这家企业的商业前景将是广阔而值得期待的。

作为文旅产业小镇运营商的伟光汇通显然也洞察到了这一点。“让城市更中国”,其所有文旅小镇的营造,都是建立在与小镇所在城市和区域的多层次互动基础上的,每一个文旅小镇的落地都试图为项目所在的城市提供一个战略转型的平台和引擎,使城市能够传继更多中国的传统风貌,复兴当地特有的历史文化,并以传承中国文化为核心为城市可持续发展提供文脉根基和产业动力。

截止到目前,对伟光汇通这家企业的观察和认知中,最受关注的是其经过20年的发展积累,不仅成功建设开发运营了彝人古镇、滦州古城、田州古城、零陵古城等一系列文旅小镇项目,而且还逐步构建了其针对文旅小镇的从规划设计、投资开发到持续运营管理的全产业链服务体系,按照既定的规划,三到五年后,进入全国50个城市的目标得以实现的话,这将是一家市值过千亿的大企业。

在我们看来,面向未来,对这家企业最大的想象空间可能恰恰来自于其对中国城市变革未来的思考,因为,没有永不过时的产品、服务和商业模式,决定一家企业未来的一定是价值观——对中国城市变革的思考不停止,这家企业的产品、服务和商业模式创新就不会停止。

1、无城市,不小镇

如果系统性梳理一下伟光汇通既有的企业和项目发展历程,可以发现,在很长一段时期,其对每一个文旅小镇的落地,首先要思考的是,项目所在地的城市和区域经济发展水平如何,文旅产业基础如何,人口规模和消费水平如何,基础设施配套如何,等等。也就是说,每一个项目在选择落地的城市和区域的时候,都必须要先计算清楚,项目和企业能够从这个城市和区域分享到多少红利。

在此背景下,确定项目选址时,希望所在城市位于相对成熟的黄金旅游带上,如果还是节点型城市就更好了;希望项目所在城市经济基础相对比较好,居民消费水平不能太低,至少应该有一定规模的人口基数,以便于为项目的成长提供稳定的本地涵养;希望项目所在地至少有一两个较为成熟或者强势的旅游景区,而且,最好能够依托于该景区进行项目选址,如果还能在景区的产权运营上有直接互动就更好了。

当然,对一家企业而言,这些预期和要求都很正常,是一个企业商业理性的常规表现,就当时的伟光汇通而言,在其围绕项目的落地和持续运营所能够推进的资源配置有限的情况下,对项目选址做出苛刻的要求,也是提升项目成功率的方法之一。

不过,这样的选址法则,显然也对企业的发展构成了很大的限制,对所在城市存量资源和优势的过度依赖,也无法适配于企业在全国市场的快速复制和布局。所以,在此阶段的文旅小镇在很大程度上可谓是所在城市的寄生项目,对城市空间的优化和推动当地文旅产业转型升级的作用和价值还比较有限,被较多强调的往往是项目投资额、打造A级景区、每年能够分流多少游客量等。

今天的情况已经完全不同,无论是伟光汇通还是文旅小镇所在城市和区域的地方政府,都对项目有这更高的期待:几乎所有的文旅小镇项目,从一开始就被定义为所在城市的“城市会客厅”,不但是城市新的空间供给,而且是品质化的增量人居空间的供给;在产业上也希望能够直接推动城市全域旅游的发展和文旅产业的转型升级;在城市新一轮品牌重塑上,为城市提供新的市场化的显著符号,通过对地方文化和民族文化的挖掘、保护与开发,推动城市文化的复兴。等等。

所以,与当年的彝人古镇刚开始落地楚雄时不同的是,在伟光汇通新近落地的项目中,湖南永州的零陵古城一开始就定位于湖南永州的城市会客厅、永州旅游集散中心、大湘南和湘粤桂黄金旅游驿站,并以此项目平台带动当地文旅产业的转型升级,带动永州的城市更新;驻马店的皇家驿站从一开始就致力打造“驻马店城市会客厅”、“豫南旅游集散地”、“中国驿站文化体验地”,甚至在选址的时候避开了驻马店既有的城市拓展方向,落地在新的练江河片区,希望以此项目来带动整个片区的发展。

不仅如此,对既有的文旅小镇项目,伟光汇通也开始进行新的战略定位调整,重新思考项目与所在城市转型发展的互动关系,不仅从业态布局上做出改变,在运营策略上也更加强调跳出景区和目的地的思维来看待项目的发展,跳出所在城市,从大区域市场乃至全国市场来看待项目的发展。所以,位于河北唐山的滦州古城开始寻求对整个京津冀旅游市场和休闲度假市场的承接,位于广西百色田阳的田州古城开始思考立足于古城平台进行产品和服务IP的孵化,并希望推动越拉越多的全国性品牌的入驻。

由此,在我们看来,在新的发展阶段,无论是伟光汇通还是项目所在城市的地方政府,重要的思维方式转变是:首先考虑文旅小镇能够为所在城市的转型发展带来什么?文旅小镇如何改变城市?而且,要立足于新一轮的全球产业变革、城市转型和区域竞争来进行思考。

至此,对伟光汇通而言,虽然“无城市,不小镇”的逻辑依然成立,但逻辑起点已经发生改变,由首先思考如何从当地分享更多的存量价值,变为必须首先思考如何为当地的城市转型带来什么增量的价值,这也是地方政府之所以对伟光汇通表现出超高热情的原因所在,当然,在很大程度上也是伟光汇通在当地获得最大的政策、土地、金融支持的重要前提。

2、文旅改变城市

通过对既有项目和新项目规划的梳理,就伟光汇通文旅小镇和所在城市之间的互动关系而言,大概可以得出这样的基本研判:文化复兴是统领,但客观上将至少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城市空间重塑、产业结构调整、地方文化复兴、社会治理创新、城市品牌营销、全域旅游发展等。

比如,彝人古镇经过十几年的发展,围绕小镇周围,已经越来越呈现出片区化的城市发展格局,相对于楚雄城市而言,彝人古镇不再是城市边缘的一个文旅小镇,而是小镇在城市中了,在很大程度上重塑了楚雄的城市空间格局——如果说彝人古镇以前是楚雄的一个城市会客厅的话,那么,现在彝人古镇及其周边,已经是楚雄周边最具代表性的品质化的增量城市空间。

而且,彝人古镇坐拥每年千万级的客流量,其背后的旅游消费是推动文旅创新创业的最大红利,在今天这个文旅IP时代和文旅产业黄金时代,如果能够对此客流量及其背后的旅游消费基础流量做出适应性的创新创业的回应,彝人古镇及其周边地区完全可以实现文旅产业的集聚和文旅产业生态的构建,成为楚雄文旅产业发展的新引擎。

河北滦州古城更是从一开始就将项目落地放在推动滦州市旧城改造、新旧城互动发展,以及推动城市产业结构调整和传统工业城市转型等城市发展战略层面来看,很好的实现了城市整体战略转型与项目发展之间的互动。经过多年的发展,目前的滦州古城已经成为滦州市乃至河北文化旅游发展的一张名片,面对新一轮的文旅产业变革和城市转型需求,亦开始进入新的迭代周期。

还有就是,位于安徽颍上的管仲老街,以及位于河南许昌的曹魏古城,虽然体量不大,但在当地的发展决策中,都是与其最重要的发展战略有着密切的关系,前者涉及整个安徽颍上整个县城的城市更新,后者则涉及到可能在许昌城市发展史上都将留下重要一笔的老城核心区的改造工程。

在我们看来,这些文旅小镇与所在城市的转型发展互动过程中所触及到的城市发展命题,都是目前中国城市发展中正在面临剧烈变革或者迫切需要做出改变和提升的命题。

当然,如果一个城市寄望于通过伟光汇通的一个文旅小镇的落地,解决城市转型发展的中的所有问题,是很不现实的。作为一家企业,伟光汇通试图通过自己的产品和服务一次性解决城市发展中所面对的复杂性问题,也是不现实的。这就需要立足于企业独特的运营能力和核心竞争力,解决中国城市发展中国比较迫切的部分问题,并致力于通过更多的资源整合,带动更多的问题的解决。

截止到今天,就中国城市的未来发展而言,至少应该在五个方面实现实质性突破,才能真正迎来一个美好的城市时代,分别是:智慧化、社会化、文化化、生态化和国际化。其中,针对中国城市文化的思考已经越来越明显的进入中国文化本位的时刻,这不仅是对既往城市营造中过度推崇西方城市发展模式的纠偏,更是基于对中国文化复兴的新时代国家变革战略的响应。

今年10月份,习近平在广州荔湾区西关历史文化街区考察中强调,“城市规划和建设要高度重视历史文化保护,不急功近利,不大拆大建。要突出地方特色,注重人居环境改善,更多采用微改造这种‘绣花’功夫,注重文明传承、文化延续,让城市留下记忆,让人们记住乡愁。”

此言一出,迅速引发规划和建筑界的热议,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虽然对城市历史文化的保护和延续一直有共识,但受制于快速的房地产化的城市化发展,在实际的执行中,一直不太理想,那么,现在可以明确的是,风向已经改变,对城市历史文化的尊重和传承,已经不仅仅是技术性问题,还是战略和政治问题。

当然,在城市发展中谈城市文化从来都不只是口号问题,更重要的是要能够找到合适的方式和载体,让城市有文化,让城市文化可触摸,让城市文化可变现,让城市文化可感知,让城市文化可追忆。

在伟光汇通看来,中国正在崛起,中国的文化智慧正在成为全球认知,根植于中国文化,服务于城市复兴的时代使命,在新型城镇化推进过程中,为游客营造富于独特人文价值的魅力空间,为城市嵌入更多历史文化记忆,为历史呈现更多独具特色的城市,这不仅是企业的价值观,更是企业发展的方法论。

基于此,伟光汇通试图通过文旅小镇的项目落地,“挖掘地缘历史-改善旅游生态-打造文化古镇-传承历史文脉-提升城市形象”。所以,在这些文旅小镇的营造中,始终以尊重当地历史、传承地方传统文化为原则,以努力打造特色休闲旅游目的地和改善当地原住民生活、生产、生态环境为目标,最终实现城市功能的完善、相关产业的优化和城市形象的提升。

所以,伟光汇通旗下所有的文旅小镇都会基于当地文化或民族文化进行一个或多个文化IP的孵化和打造,并尝试通过一系列产品和服务创新实现地方文化和民族文化的旅游功能开发,推动文旅融合,实现“产、城、人、文”的融合发展,进而推动所在城市在地方文化复兴、文旅产业发展、城市空间重塑、人才资源优化等多方面的改变。

“让城市更中国,对伟光汇通而言,既是价值观,更是方法论,也是我们决胜于城市中国和文旅中国新时代的最重要的价值依托。”伟光汇通文化旅游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伟光汇通旅游产业发展有限公司总裁陆学伟说。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