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之问

柴米油盐酱醋茶,可以说茶叶深嵌在大江南北中国百姓的日常生活中,不止于此,茶也从东方中国的特饮最终成为世界性的饮品,继而形成庞大的茶叶消费市场。

关于茶的研究著作也是汗牛充栋,从植物学到经济学,再从历史学到政治学,等等,无所不涉,研究者都试图从茶叶的视角出发,延伸到对于人类社会的整体性探讨,这其实已然不仅关乎到茶业的本体,乃至于扩展到茶叶在生产、流通、消费等环节中的所有主体。

2015年夏,我在云南西双版纳的一个布朗族村落里度过了十天光景,不同于以产茶而闻名的布朗山的其他村庄,比如老曼峨、老班章等,当地人的生计模式主要是依靠种植橡胶树。显然,橡胶所产生的经济价值已经远超其他经济作物,包括茶树,这其实背后有一系列关于村落的生计变迁,尤其是在一个崇佛信佛的地方性社会,值得研究的问题很多。

我当时作为一个外来者,所关注的对象既非漫山遍野的橡胶树,也不是同行者所关注的茶树或茶叶经济,而是空间的神圣与世俗,但其实最终关注的命题都是宗教和日常生活,包括对于茶的探讨。

在那个时候,我们已然知道当地人会用最好的茶叶来赕佛,这对于异文化的人可能难以理解,就像我无法超脱个人的生命经验去讲述历史和经验当下,当地人也是如此,他们拥有独立的价值判断和实践选择。

这其实是从西南边疆或少数民族地区,甚至是在佛教社会的框架背景下去理解和体认茶,而在一个更大的市场化语境中,茶的讨论也从未缺席。茶是什么?我们如何理解中国的茶?我们又如何看待世界范围内的茶,以及表述茶的地方性?

虽然,我们可以说中国的茶以其品类之多,制作工艺之精妙复杂以及拥有丰富的地域性茶文化知识而闻名于世,但是不管是从纵向历史还是横向观察世界范围内主要茶产区的变化,以及审视变动不居的茶叶市场,其实都会提供给我们一个更为宽阔的视角。

除此以外,我们也注意到,在今天,依托于茶叶而产生的地域性茶文化还在不断分化和演化,一方面茶的精英化与去精英化并行于世,另一方面作为饮品的茶也在面临其他饮品类如具备“西方”特质的咖啡等的挑战,但同时其也在不断彰显强劲的生命力。

因此,对于茶叶和茶文化的思考就不仅是要聚焦在研究的层面,还应在表达的层面予以观照,尤其是从其社会、文化和生活等三个维度,继而丰富茶的社会文化生命。

根据生态环境,茶树品种,茶类结构我国茶产区可分为四大茶产区,即华南茶区、西南茶区、江南茶区、江北茶区。

所以,针对不同的生态环境和地方社会孕育出的独特的茶叶区域地理品牌,地域性的茶叶品牌或者中国茶作为一个整体如何参与到中国历史乃至于世界历史的进程,以及嵌入到地方社会生活的印记和文化表征,等等,都是需要通过文献梳理、实地寻访,继而重新发现和讲述茶叶的社会生命历程。

其实,最终回应的是在历史中与在今天的我们如何看待一种作为物质与符号叠加在一起的茶,以及我们如何理解和构建这种东方树叶在世界历史进程中的独特性和有用性。

如此,通过一次跨越时空、历史人文、社会生活等多重维度下的寻访,记叙历史、观照当下的中国社会,行走于中国最主要的茶产区,以及在历史上不同民族和政权进行贸易的茶马古道,甚至于东西方之间因茶叶而缔结的贸易之路,对中国一些地域性的茶叶品牌进行故事化、案例化的表达,叙述作为一片东方树叶的奇妙生命轨迹,继而探寻茶叶以及茶文化的传播径路,以及那些因茶而生,或被茶所深刻塑造的日常生活方式,等等,以期在新世代书写茶叶的社会文化生活史。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