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江南海一号:沉没的“时光胶囊”

在阳江这片颇为守旧的土地上,广东海丝博物馆与一抔黄土掩悲欢的太傅墓东西几乎隔着一整个海陵岛。秋风萧瑟,水何澹澹,后者以不为人所扰的青山老藤吟诵着南宋的哀歌,前者却是藏着哀歌的南宋年代里由海洋与陆地结合下烈火烹油的阿里巴巴山洞。

公元1127年,赵构在今河南省商丘县南登基为宋朝第十位皇帝。月前靖康之耻的悲愤还萦绕于心,宋朝未来的走向也茫然于内,他在露重时登临幸山,许中兴之愿,在五月的料峭里与积弱的北宋作了一个承上启下的相拥,开始他作为皇帝政德有失作为艺术家则天纵其能的半生和中国历史上主要王朝中疆域最小却如钻石般富饶的另类盛世:南宋。

广东省海上丝绸博物馆就建在海陵岛十里银滩与保利大道之间的半山腰处,从外表上看是五个以船只的关联舱为原型所成的椭圆环,呈波浪起伏状相连而成。背靠南海,面朝青山,千万年奔涌难变的海洋与科技进步所修建的阔长大道在它前后,既是先人下南洋的艰难开拓,又是青山屹立长存的心若磐石。

我知道里面就是此程最为重要的目的地。金币无法来衡量这艘沉船的价值,在出水的那一刻至现今的挖掘似乎都预示着其将在文明发掘史上留下的难以估量的“活着的史料”。

“它是迄今为止世界上发现的海上沉船中年代最早、船体最大、保存最完整的远洋贸易商船”,兴许这就是关于“南海一号”最直接的定义。

外表很难看出海丝博物馆其实是一栋三层的建筑。备受世界瞩目的“南海一号”沉船就被海泥和化学药剂包裹着藏在五个关联舱中最大的一个,又因其玻璃般透明,而将这处挖掘现场被称为“水晶宫”。

南方灼湿的气流被隔绝在展厅之外,抬头就能看见序厅上空高悬的粗大的缆绳。灰白的船帆幕布垂下与西侧再现码头运货盛况的雕塑共同勾勒出商贾云集的航海之景。主厅里正泛着深水蓝的科技色,陆地与海洋的地理与时间差异通过灯光与主色调形成冰凉如旷野般的历史穿梭,从外到内的讲述“南海一号”的发掘史和遗留至今的沉没之谜。

走过长廊,便是用“抱水挖掘方法”完整存放在博物馆内的“南海一号”的挖掘现场。在未进行挖掘工作的闲余时,比起来一个现场,它更像一个无声无息的巨大的很瞩目又很平凡的冰蓝色长盒。外围的“水晶”幕墙将这艘沉默了800年之久的“海上敦煌”保护在一个安全的区域,在泥沙的掩埋下只能隐约瞧见它凝结在灰黄内的小部分身躯。

中国有1.8万千米的海岸线,海上丝绸之路从秦汉一路扬帆至今,帆樯如云,千里不绝,在并无机械更为危险的早期,据资料统计,全世界每隔29小时就有一艘船葬身大海。新航路的开辟在15世纪后将财宝与碧蓝的海水一同驱赶,越累越多的宝藏从沉没的船舶上落入深海。不完全而言,南海海域是世界上海底宝藏最多的海域之一,仅在中国东南沿海至南中国海领域,就有超过2000艘的沉船。事实上,“水晶宫”并不是“南海一号”的打捞地。这艘宋代沉船沉没于广东台山,被发现在广东省阳江市东平港属于阳江海域的以南20海里处。

装满了价值连城的金、漆、铜、瓷等珍贵货物的船沉没在一个风雷大作还是台风兴起之夜无从得知,但它所沉没的路线却为处于海上丝绸之路的阳江提供了过往历史的另一处佐证。

在海丝博物馆不远处,就是至今仍举重若轻的闸坡港湾。而位于珠江三角洲西部地区的阳江,在海上丝绸之路的形成与发展中担任着重要的补给港与中转港的角色。在历史中,中国古代海上丝绸之路一般被认为具备两条航线,一条东过日本,一条则以南海为主,穿越中南半岛与南海诸国抵达东非与欧洲。南宋时期,疆域狭小却坐拥富饶南方,阳江占据南海航线上的要道之地,数不尽的财富都曾与其相交,至今还能在阳江仍然遗留的许多古港口与古遗迹上看到贸易的痕迹。

沉没在阳江海域内的“南海一号”上并没有明显的与阳江相关的符号,从探明它所在区域的那一刻,似乎就冥冥间拉响了照明阳江以及在南宋时代整个海边贸易史料的一盏灯。

南宋嘉定年间,刻有“陳”、“詹直”等字样的瓷器肩负着从南海诸国换取宝石与香料的美好祈愿,却出师未捷的沉入了阳江的海域。与它们一同淹下去的还有对现在而言具备难以估量价值的各类货品,在艰难的20余年的保护与发掘后,据介绍,已被挖掘出数十万件之多。

数十万件古物,在当下的价格而算,说是价比城池一点不为过。

博物馆展厅内的大半区域都被从“南海一号”上发掘的各类精美器皿所占据。金、漆、铜、陶琳琅满目的将展厅装点的如同古代宫廷里供人赏阅的藏宝阁,但瓷器的陈列地却更像一条难以望到头的青白长街。

一条只能隔着玻璃去欣赏的长街,从日常所用到精美装饰应有尽有。最先看到的是碗。在“南海一号”出土的瓷器中,碗是最日常也是最多的种类。深浅不一且来自不同名窑的瓷碗正端正有致的摆放在展示台上。胎薄而雅,上有素淡的缠枝花卉或青色为主的纹饰图案,如同一种不言语的华丽。

瓷器成为展示的主流并不仅仅因为挖掘工作还未完成。1514年,葡萄牙海船抵达中国沿海,同年意大利画家乔凡尼·贝里尼所创作的最后一幅油画《诸神之宴》中神灵手中的瓷盘便是出自中国的青花瓷。但欧洲与他们口中的“白色的金子”接触的时间太晚,早在343年前,埃及国王就曾将四十件来自中国的瓷器作为贵重礼物赠与大马士革国王时,中国的陶瓷就已借由海上贸易潜移默化的汇入了世界的文化。北宋年间,陶瓷以白瓷为主已畅销国内外,及至陆地丝绸之路不通后,在南宋富埒陶白般的贸易史上,瓷器便在更大程度上取代了丝绸成为海上贸易中极为重要的货物并占据了绝对的主导角色,促进了当时中国不少瓷器产地的兴旺。

“南海一号”沉船,是对历史文献上简单的文字记叙进行佐证的近在眼前的现实中的证据。它像是一个被冰冻在深海800年的“时光胶囊”,将被封存的历史轻轻叩开了一道缝,从中小心溢出的都是南宋当年令人目眩神迷的华美与岭南海上贸易上动人心魄的真实。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