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一洋:产业新城的本质与异地复制的逻辑

文丨于一洋(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华夏幸福三季报的数据显示,今年其新签PPP项目合作协议共17个,包括14个产业新城项目和3个产业小镇项目,其中有13个位于非京津冀区域。这表明,华夏幸福的产业新城项目的异地复制落地不仅依然走在快车道上,而且,非京津冀地区正在成为主战场。与此同时,新的财务数据显示,其非京津冀地区的产业新城项目已经开始进入回报周期,尤其是郑州、杭州、南京周边地区,更是增长速度明显,在其企业总营收中占比呈现快速上升的趋势。

对华夏幸福而言,可谓是有力回应了长期以来外界对其发展过度依赖京津冀地区项目布局的质疑,另外,对行业而言,华夏幸福的数据和案例也在很大程度上表明,在产业新城越来越成为很多企业转型过程中的产品线创新模式依托的时候,能不能异地复制落地的问题已经不是最重要的问题,更应该关注的是,对于市场化的产业新城运营机构而言,怎么能够有效的推动异地复制?在哪里地区进行落地复制是较为理性的选择?华夏幸福的异地复制背后所包含的逻辑是什么?对行业又会带来什么启示?在推动产业新城异地复制的过程中,哪些是标准化的基础运营能力的构成,哪些需要作为特殊性和地域性的影响因素进行动态化的考虑?

总体而言就是,如何让产业新城项目异地复制的成功越来越成为大概率事件和普遍性结果?

在我们看来,对这些问题的回答,则需要回到原点,回到产业发展、城市转型以及产城融合的尝试,也就是需要回到产业新城的本质层面,回到产业新城运营商的核心竞争力打造的层面,进行系统性思考。

1、产城融合、宜居宜业是基本逻辑

发展到今天,产业新城已经不是一个新鲜概念,产城融合、宜居宜业作为产业新城更本质化的逻辑越来越成为业界的共识,学术界的研究也越来越多,并越来越推动将其放在县域经济、区域一体化、都市圈、城市更新等多个层面进行分析,国内外的实践案例也越来越多,比如,美国尔湾新城、德国汉堡的港口新城、河北固安产业新城,等等。

在国家发改委城市与小城镇中心联合多家机构完成的《中国新城新区发展报告》中,对产业新城的界定是:产业新城是在大城市主城区以外,以产业为先导、以城市为依托,能够达到产业高度集聚、城市功能完善、生态环境优美的新城新区,并且实现居住与就业的平衡,形成对大城市主城区的反磁力体系。

该报告认为,当前,在新型城镇化步入新阶段的背景下,以人为核心,以新区新城为载体,以环保健康可持续为发展要求,以调整产业结构、发展创新经济和新兴产业为目标,最终实现产城融合的产业新城模式正成为区域经济、都市圈经济、县域经济发展的新形态,是传统产业园区发展到当前阶段的高级形态。

相比于传统的产业园区,产业新城更加注重城市功能优化和配套服务升级,更加注重产业的更新和迭代,并始终将生态环保作为经济发展的前提,最终实现“产、城、人”三位一体、协同发展的目标,这是“以人为本、以诚促产、以产带城”发展理念的合理运用。

在我们看来,产业新城是以产城融合、宜居宜业为基本逻辑,在市场化机制主导下,受中心城市的辐射,在环中心城市区域形成优质或新兴产业集聚、城市服务功能完善、生态环境优美的新城。

与产业新城作为一种新型城镇化发展过程中的重要模式同时走向前台的是,以华夏幸福为代表的产业新城运营商也越来越成为明星级企业,受到市场的关注和追捧。

这些产业新城运营商们通过多年的摸索和沉淀,逐步构建起了一套针对产业新城运营的服务体系,保证其对一个产业新城项目可以实现包括投资、规划、建设、运营等全生命周期的服务,立足于市场化和全球化的资源配置能力,不断推动这些产业新城项目在越来越的地区落地,并成为推动项目所在地区和城市综合转型发展的战略性平台,和优质的人居环境供给。

2、产业运营能力是核心竞争力体现 

截至目前,越来越多的产业新城运营商开始严肃的思考,如何实现产业新城项目在多个地区的高效复制和成功落地,这就牵涉到对一个产业新城运营商来讲,最基本的运营能力和核心竞争力的体现。

产业运营能力、城市建设能力和企业经营能力被认为是一个产业新城运营商所必须要具备的最重要的三个能力。在面对新一轮全球产业剧烈变革,产业运营能力更被认为是一个优秀的产业新城运营商最核心的竞争力体现。这是因为,产业集群是产业新城最重要的支撑,产业生态系统不完善或者产业链条缺失的产业新城,难免有沦为空城、“鬼城”的危险,优秀的产业新城运营商应该自有其一套产业打造方法论。

在我们看来,对一个产业新城运营商而言,产业运营能力至少体现在产业选择、产业培育和产业迭代三个方面。

产业新城运营商在一个产业新城项目正式启动之前就应先找准产业的发展方向,精准合理的产业选择直接关系到产业新城前期招商、中期产业链构建、后期项目运营的成败。

在产业选择和定位的过程中,产业新城运营商要有卓越的政策解读能力和产业研究能力。对于政策的准确解读可以为项目选址提供重要的参考,找到未来的发展大势和风口;而产业研究则是如何激活在地资源禀赋实现产业合理选择和定位的方法论。

优秀的产业新城运营商总会做出精准的产业选择。如华夏幸福的嘉善产业新城。在做嘉善产业新城的产业选择时,华夏幸福根据嘉善“全球创新城市,宜游魅力水乡”的发展愿景以及“全球科技创新成果转化中心”的城市定位,在该区域聚集信息经济和智能制造两大产业,构建互联网经济、生产性服务业、智能制造等于一体的科技创新产业链,并通过产业延伸,形成现代服务业集群。

而在产业研究方面,华夏幸福有其自有的产业研究体系,即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此外,华夏幸福也是与国内外顶尖咨询机构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最多的运营商,如麦肯锡、罗兰贝格等,充分借助第三方智库机构,实现“内外兼修”。华夏幸福通过这种系统的产业研究,为项目提供包括选址、政策解读、招商等方面的专业支撑。

合理精准的产业选择之后,就是产业培育能力,这也是产业新城运营中比重最大、耗时最长的一项。对于一个优秀的产业新城运营商而言,产业集群的培育不能只停留在产业龙头企业或者行业代表性企业的引进,更应从产业上下游企业着手,着力构建整个产业链条,形成全产业链的集聚,这是因为,产业集群和产业链条具有耦合效应。所以,产业集群的培育重在产业链条的构建,引进企业和孵化企业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为了使一个产业新城能够实现可持续发展,产业升级是必由之路,这就对产业新城运营商的产业迭代能力提出更高的要求。而且,经过多年的发展,越来越多的产业新城开始进入新一轮的迭代周期,对于正在展开和即将展开的产业新城项目而言,面对剧烈的产业变革,则需要从一开始就将产业迭代考虑进去,这也是考验产业新城运营商能力和意识的重要方面。

在产业迭代的过程中最核心的关键词就是创新,是不断挖掘产业新动能,尤其是以高新技术产业为核心的产业新城,创新是灵魂。在当前我国产业结构转型升级、“中国制造2025”的大背景下,技术创新是第一生产力和竞争力。这对产业新城运营商提出了两个要求:第一,企业自身创新要素的投入,无论是通过自建、合作还是并购手段,实现企业自身创新资源和研发能力的持续增长,这在市场化竞争中应该是无止境的;第二,对于项目入驻企业创新能力的筛选并构建准入机制,在项目内集聚出更具创新竞争力的企业,打造项目整体优质的创新能力。

正如华夏幸福产业研究院院长顾强所言:要真正使产业新动能在未来三年当中发挥作用,有四个方面的创新非常重要——机制体制创新、路径创新、场景创新、产业生态的创新。

3、异地复制已经不再是问题  

当越来越多的企业将产业新城作为企业转型的产品创新依托的时候,产业新城项目的盈利能力和预期,以及对中国城市化的意义和价值,行业共识已经大于分歧。

也正是在此背景下,越来越多的研究和讨论开始围绕产业新城的异地复制的可能性和现实路径展开,行业的竞争力的评估也越来越超越单一的产业新城案例,一家企业所拥有的产业新城项目数量以及在区域上的战略分布,成为企业竞争力的关键。

毕竟,面对新一轮全球产业变革和转移,在进行产业项目承接的过程中,多项目布局具有更明显的适配性和更强的适配能力,而且,一旦在一个产业项目和商业模式能够在一个地区成功,就可以通过旗下的产业新城项目平台网络,快速实现全国市场的拓展。

这也是华夏幸福行业引领性的最新体现之一。基于其强大的产业打造能力,不断推动其产业新城项目的异地复制,并实现了多项目盈利的格局,从而推动其企业走上了新的发展阶段。

在我们看来,产业新城项目的异地复制其本质逻辑是,现有成熟项目的操盘经验与异地待建项目资源禀赋的有机结合。产业新城运营商根据项目或潜在项目所在区域的发展现状,制定行之有效的产业新城打造方案,以其专业的能力解决项目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一系列难题、痛点,进而实现产业新城异地复制。

考虑到产业新城发展的规律,在推动项目的区域拓展过程中,比较关键的一点就是产业新城的区域布局与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的互动。在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后,长三角与京津冀、粤港澳、长江经济带四大战略区域成为布局热点。除此之外,围绕国家中心城和区域中心城市布局也将是产业新城发展的集中地。

而事实上,华夏幸福已经甚至很早之前就在这些区域进行了布局,并进入了盈利周期。比如,除了京津冀之外,2013年进军长三角,2016年进军珠三角。浙江嘉善产业新城,就是在长江三角洲区域一体化发展上升为国家战略之前就早已落子布局,如今开始成为新的利润增长点。

在我们看来,随着中国区域协调发展战略的持续深入,将会有更多的区域成为产业新城项目选址的价值潜力区域,这也是需要产业新城运营商们进一步关注的问题,我们也将针对此问题进行更多战略维度上的研究和分析。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