于一洋:固安产业新城价值再发现

文丨于一洋(方塘智库区域战略研究中心研究员)

2018年9月19日至22日,河北固安。

OLED发明人邓青云博士来了,中国科学院院士曹镛、郑有炓来了,维信诺、京东方、TCL等国内显示企业巨头来了。全球显示行业大咖云集河北固安,共同参加“2018中国显示学术会议”(2018 CHINA DISPLAY TECHNOLOGY CONFERENCE),中国显示产业进入了“固安时间”。

为什么是固安?

经过16年创新发展,在北京天安门正南50公里之外,河北固安产业新城,正在成为国内PPP模式中最具实践意义和示范效应的典型样本。华夏幸福以“推动产业升级、促进产业聚集”为目的,为固安产业新城导入产业集群,使产业链条不断延伸,使各类产业彼此互动,形成了新型显示、航天航空、生物医药三大主导产业;培育了智能网联汽车这一先导产业;提速包括临空服务、文体康养和都市农业在内的三大特色产业。

而这次的“2018中国显示学术会议”之所以选择固安,直接的原因之一就是,固安的显示产业在中国显示产业的产业格局中越发重要,并代表了中国显示产业的发展进入新的阶段。

固安显示产业的集聚和发展,并非是当地孤立的产业转型发展故事。站在新的发展节点,对于固安产业新城而言,新型显示不仅代表了当地产业转型的一个新的典型案例,也是产城融合发展固安的一个新的典型案例,非常明显体现出固安产业新城在产业迭代更新中的新表现。

当肇始于固安的华夏幸福产业新城模式在全国多地被复制和推广时,经过多年的发展,固安产业新城本身也开始进入新的阶段:面对越来越具有颠覆性和剧烈变革性的全球产业变革,以固安为代表的产业新城,是否能够通过持续的招商引资和原生性的产业革新,不断实现地区产业生态的迭代发展,进而不断推动产城融合发展新境界的出现,将是综合审视产业新城发展模式的重要视角之一,而固安显然是一个最佳的样本。

在我们看来,中国第一批产业新城已经开始进入产业和城市的迭代周期,产业新城不仅要做增量项目,还要对存量项目进行迭代升级,这也是观察和审视中国产业新城发展模式的一个新视角,将对新的产业新城营造产生全新的从理念到实践的改进。所以,这样的观察和审视,对固安产业新城很重要,对华夏幸福也很重要,对中国的产业新城发展当然也非常重要。

1、中国显示产业的规模优势与技术短板 

经过十余年不断的投入和发展,中国显示产业取得的成绩是显著的。中国自主生产的平板显示屏己经全面覆盖了显示领域的各个系列,打破了韩国和日本在平板显示领域近30年的垄断。现如今,显示产业已经形成了韩国、日本、中国和中国台湾“三国四地”的全球产业格局。

中国的巨大市场带动了中国显示产业的快速发展。2012年,中国显示面板全球市场占有率由2011年的6%增长到9.9%。到了2014年,中国显示面板的全球市场占有率已经提升到18.6%,仅次于韩国和日本。与之伴随的是2014年中国手机厂商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的份额达到了32%。2015年,中国显示面板产能已经来到了全球第二位,中国各代显示面板的销售片数已累计达到1600万片。

随着中国大陆显示面板产能逐渐扩大,全球其他各国(地区)的显示面板市场占有率必然发生显著变化。2015年,中国台湾的显示面板市场占有率为29.7%,2016年下滑到了25.50%。同年,韩国显示面板全球市场占有率为40.2%,2016年降幅巨大,占比仅为31%。而2016年中国大陆显示面板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达到了30%。

近年来我国新型显示面板产业总体呈现良好发展态势,整体产业规模持续扩大。2017年,中国大陆显示面板的全球市场占有率超过了33%。在2017年10月16日开幕的2017国际显示产业高峰论坛上,工信部电子信息司副司长彭红兵曾表示,中国大陆显示面板凭借多条高世代线建设,产能不断扩大,有望在2019年位居全球第一。中国显示产业虽然起步晚,但通过十余年的不懈奋斗,正在实现“弯道超车”。

一个国家或地区的产业综合竞争力来源于该国家或地区产业内企业的综合竞争力。而具备竞争力的产业内企业的数量和发展质量,不仅能直观表现一个国家或地区相关产业的发展过程,还可以在一定程度上衡量产业的竞争力水平。

而竞争力水平的最佳体现就是创新能力,如果非要用一个指标来衡量创新能力,那一定是专利。我国虽然是全球面板产能增长最快的国家,但在快速增长的背后,决定产业发展的核心技术一直受制于人。低温多晶硅(LTPS)、氧化物背板技术以及AMOLED 显示技术等先进技术研发水平相对滞后、配套产业链缺失以及产品价格持续下跌都对我国平板显示产业的健康发展带来隐患。创新和配套能力不足带来核心专利储备落后,高昂的专利授权使用费终会将不具备自主知识产权的企业拖入泥潭。

随着全球市场智能终端飞速发展,市场对于高端显示屏的需求日益增多,而国际高端显示屏几乎被韩日两国垄断,高端产品、核心技术严重依赖进口,使得中国的智能终端界一直处于“少屏”的状态。只有实现显示屏产品技术“突出重围”,我国才能彻底打破在人工智能、万物互联时代受制于人的困境。

中国光学光电子行业协会液晶分会的观点显示:2017年中国大陆显示产业营收同比增长37%,显示产业营业收入达到2000亿,出货量已经超过韩国,跃居全球第一。但在高端产品技术上,我们与世界先进水平还有较大差距。

按照规划,“十三五”期间,我国将重点培育新一代信息技术、高端制造、生物、绿色低碳、数字创意等五大战略性新兴产业,而以AMOLED、超高清量子点液晶显示、柔性显示等为代表的新型显示产业是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发展重点。

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钟灿曾公开表示,随着信息技术的普及,显示屏正在人类生活中占据越来越重要的地位。地球上每个人平均拥有3.7块显示屏。中国在AMOLED柔性显示技术上近些年的突破,将保证国人在智能终端应用的产业安全和市场份额。

而谈到中国在显示产业的突破,就不得不谈河北固安,不得不谈华夏幸福建设运营的固安产业新城。

2、悄然崛起的新型显示产业集群

谈到固安产业新城,广为流传的发展故事是,2002年,作为典型农业县的固安,全县年财政收入仅1.1亿元,经济发展水平常年居廊坊市十个县(市、区)的后两位,经济发展模式单一,全县经济水平落后。同年,固安县政府通过公开竞标,与民营企业华夏幸福签订合作协议,双方采用PPP模式建立固安工业园区。秉承“以城带产,以产兴城,产城融合,城乡一体”的发展理念,固安进入了快速发展阶段。

2017年,固安县财政收入完成98.5亿元,同比增长21.9%,一跃成为廊坊市仅次于香河县的经济大县。与此同时,截至2018年6月底,固安产业园区累计引入企业620余家,实现项目签约投资额1400多亿元。此外,固安工业园区在规划范围内实现了“十通一平”,完成修建道路204.67公里,并完成了城市居住所需要的其他相关配套设施的建设,成功推动固安实现了从工业园区向产业新城的身份转换。

2014年以来,在京津冀协同发展和创新驱动战略大背景下,固安产业新城凭借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在产城融合发展的总体格局下,以国际化的视野,依托G45自主创新发展示范区,创新性地提出了全球技术商业化中心(GTC)模式,以“全球技术、华夏加速、中国创造”的价值链整合路径,构建从技术引进、自主研发,到孵化加速、尝试生产、规模生产的全体系创新链,形成国际先进科技成果转化的核心枢纽。

如果说产城融合发展成为河北固安产业新城发展的重要特点之一的话,那么,作为固安产业新城三大主导产业的新型显示产业在当地从无到有,从有到强的发展历程,则是观察这种发展模式的最具代表性的案例之一。时至今日,固安已成为中国显示产业发展的新高地。

固安的新型显示产业主要分布在维信诺基地、京东方产业基地、新材料产业园,集聚了维信诺、京东方、鼎材、翌光等多家企业。

在这里,以维信诺(固安)第6代全柔AMOLED生产线、京东方、翌光科技、鼎材科技为代表的千亿级新型显示产业集群悄然崛起,初步形成了覆盖“材料—装备—集成电路—光电显示器件—智能终端”产业链条。

在这里,固安不仅注重生产,更注重技术创新。聚焦全球尖端创新成果,坚持龙头带动、全产业链布局,新型显示产业“固安军团”已登上国际舞台,成为中国新型显示产业的重要新生力量,引领中国新型显示产业加速迈向价值链高端,重塑全球新型显示产业未来格局。

3、固安产业新城价值再发现

 当然,以更宏观的视野来看,新型显示产业只是固安高端产业集群的一部分,是产业新城发展中产业集聚和产业集群打造的的一部分,只不过,基于全球产业变革和中国经济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战略背景,这一产业故事的发生和发展逻辑,让我们对正在蓬勃发展的产业新城模式又多了一个观察维度:在产业新城发展中,产城人文融合发展,从来都是一个动态博弈和适配的过程,只有这样产业才能不断实现迭代,城市才能不断实现更新,宜居才具有更长久的可能性,文化才能够实现不断的传承与创新。

产业是城市发展的动力和支撑,而城市则要为产业发展提供空间与载体,人则是二者之间的纽带。拿固安来说,固安县开始时候的基础很差不再赘述,是产业的导入和崛起给这座小城镇带来了活力,而配套完善的固安产业新城则为产业的迭代升级打下坚实硬件基础,而在这两个过程中,都是人的不断集聚。

一个繁荣的城市,必须以发达的产业做支撑。所谓“以产兴城”就是指靠产业集聚和产业链延伸带来的外部经济和规模经济来促进城市的经济发展,在此基础上会带来进一步的空间规划和城市配套升级,进而不断吸引人才聚集。

当产业发展到一定规模后,多样化的产业之间形成互补、配套、分工、协作的复合关系,产生了巨大的规模效应和集聚效应,在这个过程中人才也大量集聚。由此形成的城市多元配套服务体系就开始反哺产业,因为“好”的城市对于人才的吸引是无止境的,而人才带来的创新能力是产业实现迭代升级的源动力。

在这一点上,固安产业新城可谓是产城互动、产城融合的良好典范之一。

如今,业内的共识之一是,谈产业新城必谈华夏幸福,谈华夏幸福必谈固安产业新城。这不仅是因为华夏幸福在产业新城概念上做出了巨大贡献,更重要的是华夏幸福经过十几年的努力和坚持,在PPP模式、运营策略、招商引资、投融资创新、品牌营销等多方面,为产业新城作为一个企业乃至一个行业的产品线提供了可能,并不断推进这种产品线的标准化和迭代升级,以实现在不同区域的复制落地。

在我们看来,在这种不断复制和新项目拓展中,对固安产业新城的观察也应该开始进入新的阶段:对于一个产业新城而言,不能永远依靠招商引资来实现其产业集聚和产业生态的打造,更重要的是,在经过第一阶段甚至是第二阶段的基础性产业集聚以后,更要通过城市综合发展,立足既有的产业基础,实现产业价值链的不断延伸,并通过面向全球的产业资源整合和市场化的资源配置,实现更具创新性的产业转型升级,并致力于引领全球产业发展趋势,这将越来越成为考察和评估一个产业新城是否实现了健康可持续发展的重要标准之一。

所以说,中国显示产业在固安的集聚、发展、迭代、升级,并逐步成为中国乃至全球显示产业的重镇,不仅是一个成功的产业故事,还是中长期考察一个产业新城发展的难得的样本,从这个角度来看,固安产业新城也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不仅要解决产业集聚的问题,还要解决产业迭代的问题。而今天固安产业新城的现实,就是今天很多产业新城的未来。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