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七十九期:

叶一剑:方塘智库创始人。以“既要在云端,又要在人间”的研究态度,践行行走、思考、写作、阅读、对话“五位一体”的治学路径,对区域经济、城市、建筑、商业与文旅等领域进行持续追踪,以实现对时代变革的记录和思考。

附文字版:

前几天参加广东省新一轮旅游口号的评审,当时我们就讨论了一个问题,虽然现在在全国的系统或者旅游局,或者全国的各个省里面,口号化营销都是一种主流的营销模式。那么每个省,或者每个地方的旅游局,也都提出了自己的口号。但是仔细想一下,就这么多年真正的能够让大家有深刻印象的,或者说能够记住的口号能有多少呢?大概可能有多彩贵州、清新福建、活力广东、老家河南、好客山东。

也就是说并不是所有的省份的口号都被大家记住,有的可能是昙花一现。那么这一方面可以体现在他们提炼的这个口号,和这个省份之间的文化并没有一个特别紧密的联系。另一方面就是所使用的口号被普遍使用。曾经《新周刊》统计过,全国所有的城市口号里,带“最美”这个词的城市口号就多达二百多个城市。所以这种情况下,城市的口号与口号之间并没有什么不一样,也就很难被记住。

所以今天讨论重新发现商丘,是因为河南提出的“老家河南”。我觉得在提河南的时候,老家河南这个口号印象还是比较深刻的。那么反过来说为什么有的口号没有被记住,而老家河南会被记住,原因可能也是一样的。一方面老家河南这个概念,对于解释河南地方文化应该是一个强关联的词,也就是两者之间的匹配度很高,另外一个就是老家河南有它的唯一性。

谈到老家我们说商丘这个地方,前一段时间我去虞城县一个做乡村旅游的点——郭老家调研。其实中原地区,特别是商丘有很多“老家”。比如李老家、田老家、叶老家、郭老家各种各样的老家。如果深入这些所谓的以老家命名的村庄时,你会发现,它们有一个共同的特点。这些村庄的产生,一定是和一个家族迁徙和定居有密切的关系。而且这个家族背后都是非富即贵,可能是在外做官被分封到这里定居,进而延伸出一个村落;也有可能是一个很富有的家族整体迁徙到这里。也就是这些以老家命名的村落,背后都有一个很强势的家族存在。那么因家族定居而产生的村落,因家族的兴盛而使得村落整个村史的记载中间,有的是文人文化荟萃,有的是深入的介入了整个中国历史变迁和历史进程。

那么今天再去看这些村庄,再去谈乡村振兴的时候,这些村庄也都在思考,既然它有深刻的历史,有深厚的家族传承,那么它在这一轮的乡村振兴中间,肯定先去寻找这个地方独特的资源禀赋,然后看看这些独特的资源禀赋背后,有哪些文化的基因和文化的符号,是可以被用来作为它的产品、它的旅游等等。我觉得这个思路是对的。但是最近我们看多了类似的村落,类似的乡村振兴的案例以后,就开始思考,如果过多的寄托于一个死的文化遗存,用它来做乡村旅游,那么你会发现可能都会流于同质化。

因为这些东西它虽然姓氏不同,但是背后的东西,其实已经很难再和今天的整个中国的历史进程,和区域的变迁产生很强的关联。而且更重要的是,其实这些村庄之所以能够长期的留存下来,而且曾经红极一时,曾经对中国的历史产生很大的影响。其实它背后真正的驱动力是家族的影响。那也就是说这个强势的家族不存在的时候,那么你再试图用这样一个故事去重新让这个村庄变成强势,在我看来这种可能性是非常小的。

所以说我们再去审视这个村落的时候,在这一轮的乡村振兴过程当中,或者你做乡村旅游过程当中,去审视这个村庄的它的振兴路径的时候,我想可能还是要回归到,今天这个乡村它现存的人口结构、人才结构和资源里面去。我想这才可能是真正的乡村振兴的一个可资借鉴的路径所在。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