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收看第七十六期:

附文字版:

我们说谈商丘古城必谈应天书院,谈应天书院必谈范仲淹,谈范仲淹必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这背后其实代表的是“忧乐意识”或“忧乐哲学”,‌‌那么忧乐哲学一方面其实把它诠释成‌‌中国传统的政治哲学,另一方面诠释成中国传统知识分子所代表的家国情怀,而这家国情怀里其实也含有强烈的入世意识。

在这样一个诠释过程中,可能我们能够重新为目前只有硬件设施和场所存在的应天书院,找到它的独特价值‌‌和独特灵魂,并在此基础上思考‌‌它的物理功能,或者它将来功能的打造中应当如何去‌‌获取另一种新的突破。

大家都知道,除应天书院和商丘古城外,‌‌谈重新发现商丘‌‌,还有一个‌‌必不可少的符号,那就是木兰传说。商丘虞城县有一个木兰祠,‌‌木兰祠的所在地,就一直流传着木兰‌‌传说。‌‌那在中国的很多地方都会有一些民间的小信仰,其中一个就是‌‌农村在算卦或占卜时,一般都会有一个自己所谓的神仙。而在木兰祠所在地的周边村子,他们占卜或者算卦时,心中的那个神,‌‌就叫木兰大神。‌‌从这个侧面‌‌也可以印证,木兰、木兰传说和木兰文化在当地具有悠久的历史和深厚的基础。商丘之所以能作为木兰故里被官方所认可,‌‌可能也是与此有关。

这几年我们也一直在谈,如此有影响力的一个故事,虽然有木兰故里,虽然有国家级的非遗木兰传说,但是它的木兰文化,‌‌在文化旅游和文创产业上的延伸,其实很欠缺。‌‌也就是说,在当地其实只有这样一个空头品牌,实际上并没有实实在在的产业化‌‌发展。同时,商丘近些年来可能也确实没有为木兰的流传,‌‌提供更多的新元素和新叙事,还不如好莱坞拍一部《花木兰》的电影来得实在。电影《花木兰》可能为整个木兰的文化体系贡献了一个新的形象、新的叙事,当然也贡献了新的经济增长和产业价值。

所以今天再谈重新发现商丘时也要思考‌‌,对于木兰传说这样一个更多的体现于文化、文学或文艺层面的资源,‌‌它应当如何与当今的消费、产业、城市、在地‌‌文化的复兴之间,寻找到关系,可能它和应天书院相比,恰恰是另外一种相反的路子。那么外界到这里,来到木兰故里,他们也一定是带着能够感受到‌‌木兰故里它的真实性‌‌所在的想法而来。

对于木兰文化的打造,传统上可能把忠和孝作为木兰文化的核心,‌‌那么在今天这个时间节点,面对一个新的时代变革时‌‌,立足于这样一个文艺作品,在忠和孝之外,是不是还有新的内涵的诠释空间,‌‌我想这个也是需要研究的。

另外我们再去看这篇文学作品时,可能它提到的东市和西市,‌‌它的这样一个表述‌对我们去研究当时的或者中国历史上的城市空间格局,‌‌也是具有启示意义的。‌‌还有一些就是关于民俗的思考,‌‌对于民俗的研究,可能也可以从这样的一个作品中得到启示。

同时,对于木兰传说这样一个表达忠和孝的文学作品,这样一个带有强烈民俗的这种叙事,它能够长期的流传下来,那么‌‌它的魅力其实是超越了现在的很多网络文学和通俗文学的叙事能力的。‌‌这也是今天很多的‌‌纪录片也好,影视作品也好,文学作品也好,可能对于技术的使用越来越频繁,也越来越多,但是叙事似乎并没有得到一个很大的突破。‌‌这也是我说木兰传说或者木兰‌‌这个故事,它这个文学作品,‌‌‌‌所能够给我们带来了一些新的启示。

这也是我们说的,并非主流的价值观不能够产生‌‌影响广泛的作品,‌‌其实完全是有可能的,所以今天在这个时候再去看‌‌木兰故里‌‌、木兰文化的价值时,‌‌无论是发现和讲述层面,还是产品化和产业化的路径,都是有很多新的可能性,这也是我们重新发现商丘时,‌‌在木兰传说这个关键词或者这个IP背后所要去深入去思考的,‌‌这也是商丘走向世界的非常重要的一个文化符号的依托。‌

文章样式: 
Video

留下评论

Plain text

  • 不允许HTML标记。
  • 自动将网址与电子邮件地址转变为链接。
  • 自动断行和分段。